著名水利工程学专家、清华大学教授。1911年生于上海,是第一个获得美国工程博士学位的中国人。自1937年留学归国起,倾毕生心力于国内大江大河治理。

1956年黄万里向黄河流域规划委员会提出《对于黄河三门峡水库现行规划方法的意见》,全面否定苏联专家关于三门峡水库的规划,反对三门峡工程上马。黄万里认为,三门峡筑坝后,下游的洪水危害将移到上游,出库清水将危害下游堤防。针对综合规划及三门峡筑坝已形成全国人大决议的难以挽回的现实,黄万里特别提出了三门峡大坝一定要能刷沙出库的建议,为日后泥沙大量淤积预作准备。后来三门峡工程的一切问题和灾难都按黄万里的预言发生了。

1957年,因发表短篇小说《花丛小语》针砭时弊,被打成右派,历经磨难,22年后才得以平反昭雪,重返讲台。

上个世纪80年代,筹建三峡大坝的消息传出后,黄万里先后给众多国家领导人上书,不遗余力地反对在长江三峡上建大坝。他认为:从自然地理观点,长江大坝拦截水沙流,阻碍江口苏北每年十万亩的造陆运动;淤塞重庆以上河槽,阻断航道,壅塞将漫延到泸州、合川以上,势必毁坏四川坝田。目前测量底水输移率尚缺乏可靠的手段,河工模型动床试验在长期内长段落中尚欠合理基础,只可定性,不能定量,不足以推算长江长期堆积量。故此而论, 长江三峡大坝永不可修 。如果是为了发电,可在云贵湘鄂赣各省非航道上建大中型电站,它们的单价低、工期短,经济效益比三峡大坝发电要大四倍以上。就流域经济规划而言,也应先修四川盆地边缘山区之坝,如乌江电站等为宜。此外,从国防的角度看,大坝建起来后无法确保不被敌袭,也很不安全。黄万里预言:“ 三峡高坝若修建,终将被迫炸掉。 ”同时,他还指出,公布的论证报告错误百出,必须悬崖勒马、重新审查,建议立即停止一切筹备工作,分专题公开讨论,不难得出正确的结论。

2001年8月27日下午3时5分,在清华大学校医院一间简朴的病房,90岁的黄万里先生溘然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