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动态 >  文章

中国环境比雾霾更可怕的是江河成了糖葫芦串

作者:汪永晨 来源:凤凰博报 本网发布日期:2016/1/24 6:52:00

2016年1月20日参加凤凰网和一点资讯联合主办的自媒体人盛典,很高兴社会进步到自媒体终于成为知识分子抒发自己情感的重要渠道。这一渠道有人得意于小众的一席之地,也有人张扬自己有百万,千万的点击率。
   我,则更希望在这一平台上,让更多的人和我一起关注中国的大江大河。


1998年长江源沱沱河

2008长江源沱沱河

过去出门就喝大河水
  我们中国已经好多年了,每当参加全球气候变化国际大会时,碳排放的问题,一直是被拿来说事的。而我们自己受气候的影响。却没有在这样的大会上得到应有的同情。
我采访过两位官员,我问他们为什么我们中国不能像那些小岛国那样也在国际气候变化大会上诉诉苦。
这两位官员一位说,这个是要保密的。另一位说,如果我们说了这些影响,人家可得说了,那你们更要减排了。
不管官员怎么说,我1998年拍的长江源沱沱河是一江大水。同一地方,同一季节,十年后2008年我和凤凰卫视做《江河水》节目再到沱沱河大桥时,拍到的长江就成了这样。
  这位家住长江源的老人不明白什么是全球气候变化,也不同意河源的草场退化是过度放牧,他和我们说的是:过去出门就喝大河水,现在要走很远,很远才能打到水喝。

 


2009年黄河源—约古宗列

2010年黄河源—约古宗列一年中退缩了整整两米
   2003年,我作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在汉江采访南水北调时,接到当时国家环保局一位官员的电话。他告诉我,除了西藏的雅鲁藏布江和云南的怒江以外, 中国所有的大江大河上都建了大坝。而当时雅鲁藏布江大拐弯上大坝已经开始施工了。这位官员希望我通过媒体和民间环保组织呼吁,并和他们一起努力为中国留下 最后的自然流淌的大江——怒江。
   从那以后,我的视线投入到了中国的大江大河。2006年,我们民间环保组织绿家园发起了“江河十年行”,就是用媒体的视角关注西南六条大江:岷江、大渡 河、雅砻江、金沙江、澜沧江、怒江十年中的变化。除了关注这六条大江的十年以外,我们也选择了十户住在江边的人家。希望记录十年间,因为经济发展他们的生 活会有哪些变化。
   2015年12月,我们走完了第十年的“江河十年行”,参加我们大江大河十年变化记录的记者有100多位。地质、生态、水利、社会学、人类学、法学的专家20余位。


中国大江大河上的水电分布


四川省水电分布

世界自然遗产“三江并流”上的水电分布

   河流是有生命的。人类对待河流的态度,就是人类对待生命的态度,对待生存的态度,对待生活的态度。
今天,人类肆无忌惮地利用水资源创造了繁荣,与之相伴的却是全球水资源的危机,曾经奔腾的河流变的干涸,曾经清澈的河流变的污浊,曾经生机盎然的景色变的荒凉悲怆……
   为追求河流的利益最大化,大大小小的河流上竟然有几十座,几百座大坝的拦截,让大江大河象火星表面一样的荒凉。
2600 多年前修建的都江堰,靠水的流量不同,季节不同,洪峰不同的四六分水。洪水时四成水流入内江,六成水流入外江。枯水时,六成水流入内江。因使用至今,都江 堰在评为世界文化遗产时,被认为是“活”的,2000多年了还在使用。而因紫坪铺大坝的拦截,人为影响了水的自然流量,它又被人称为退休了。
   紫坪铺水库2000年开始修建,2006年基本竣工,水库距离都江堰世界文化遗产有6公里,修坝后的调节水,首先用于发电。


岷江紫坪铺大坝前的山上


今天拦在岷江的上紫坪铺大坝旁尽是大钉子


2009年在汶川地质爆发点牛圈沟
   2010年“江河十年行”时,记者们采访了四川地矿局地质勘探大队总工程师范晓。这位地质学家对今天江河的大开发深深地忧虑着。是他第一个提出了汶川地 震是紫坪铺大坝的诱发。美国《科学》三次采访和刊登他的文章。下面是“江河十年行”2010年采访范晓的一段采访记录:
   范晓:山体滑坡把岷江这段改变了,河床完全改变了,形成了一个个很险的险滩。而且从5•12地震以后,每年雨季山体滑坡后,都有泥石要冲刷下来,从不稳定,慢慢趋于稳定,这是一个自然的过程。
   在这里,不能只考虑要政绩。我们已经看到了,现在的路修起来又冲毁,桥建起来又断。不能拍拍胸脯就说:冲毁100次就再修100次。这是不对的。
   记者:你觉得紫坪铺电站现在还有威胁吗?
   范晓:肯定有威胁。现在还在维修,地震以后,一直没有蓄到最高水位。
    记者:闲置的发电机组也是一个很大的浪费?从全球的角度来看,都有哪些水库的建设导致了地震的发生?
   范晓:这个案例很多。六级以上的现在公认的有四、五个,有一个还没有完全公认,就是青海的龙羊峡电站,诱发青海共合的七级地震,这是1990年4月份。


2009年大渡河上的泸定电站


2007年大渡河国家地质公园


2013年国家地质公园内在修枕头坝电站


   2013年国家地质公园里要的是高效,优质,和谐枕头坝。大渡河及其支流上现在有365座大坝
记者:中国这些年所规划的水坝要是全都修完,会是一个什么情况?
   范晓:现在水坝对大自然的伤害已超过严重的天然林砍伐了。天然林砍伐造成大量的水土流失,1998年长江洪水以后国家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了,停止砍伐了天 然林。但是,森林还可以植树造林,可以把它重新恢复起来的。河流截断以后,那么多大坝给炸掉?也不是不可以炸掉,但是这个付出的代价太很高了,而且有的是 不可逆转的,包括长江的鱼类毁灭以后,它们还能重新又出现吗?这个很难预料。大熊猫这个物种灭亡以后,还能不能再生?
   记者:有不少人说水坝是绿色能源?
   范晓:不都是绿色能源。特别是大坝是一种地质灾害、包括社会问题也没解决。有很多的后遗症,现在一个又一个新建的大坝开始蓄水以后,会有一系列的地质灾害,会出现一个地质灾害高发的时段。不能不引起人们的重视了。
金沙江也好、大渡河也好,未来在“十二五”五年或者是十年期间,大量的水库都会建成投入使用,一系列的问题都会出现,包括地质灾害,也包括还会出现水资源的问题,就是水资源短缺。
   就是说,水库的库容远远超过河流每年的净流量,只有这么多水,要修这么多水库来装,没有这么多水来装。大家都要装,那有的河就要断流。黄河已经断流过。如果水库都修起来了,长江也要断流的。这个不是我说的,是长江原保护局局长翁立达说的。


上世纪有西方专家认为雅砻江为香格里拉


2015年被认为是香格里拉的雅砻江


2007年的金沙江


2009这里成了金沙江上的梨园电站


   2015年12月“江河十年行”第十年,范晓焦急地对记者们说,白鹤滩电站所在的金沙江段被称为世界泥石流博物馆,地质状况十分脆弱。这里的农民是金沙江流域最富裕的一群农民,而他们的土地马上就要被水库所淹没


2014年给溪洛渡水库移民盖的房


五月就要蓄水,三月房子还是这样


2014 “江河十年行”云南永善黄华溪洛渡水库移民


没有修大坝的金沙江流域

   2015“江河十年行”在没有修大坝的金沙江农民家。这里,本因要修虎跳峡大坝,经农民与媒体,民间环保组织的共同努力,十万潜在水库移民的家保住了


2015“江河十年行”住在金沙江农民家

   有人称我们为反坝派。我们也要用电,我们并不是反对所有的大坝。我们呼吁的是要有序,是要公平,是不要在地质活跃的地方建大坝。
   地质学家杨勇多次在“江河十年行”的路上对记者们说,如果西南规划的大坝都建成,这些水库的水,在高山峡谷地质极为活跃的地方蓄着,后果不能想象!


2015年第十年“江河十年行”拍到的澜沧江

至今还在自由流淌的怒江

如天然壁画般的怒江边


自然流淌的大江的水是这个颜色

“江河十年行”在怒江第一湾

2015怒江边的村庄

   从2003年当时的国家环保局官员给我打了电话,希望我们一起为留住中国最后一条自然流淌的大江—怒江,到今年整整13年了,我去了16趟怒江。在我们 2015年第十次“江河十年行”走在怒江时,我接到中央电视台一位记者朋友的电话,他告诉我在他采访中得知云南省政府做出决定,坚决不开发怒江小水电工 程,并上报国务院,停止怒江大型水电工程。
   2015年三年,怒江举办了国际皮划艇大赛,世界排名前十位的高手几乎都来了。在江边,我目光和当地一位穿制服的人相遇了,我俩都笑了。我说:你应该请 我吃饭,他想了想说:吃饭可以,别的不谈。2015“江河十年行”第十年的时候,这位穿制服的人真的请我吃了一顿。我们相约等到怒江真的不建大坝了时,我 再请他吃。
   回到文章开头说的,有了凤凰网和一点资讯搭建的平台,我们这些自媒体人,把自己看到的,想到的,要做的在这里告诉更多的人,这是今天大时代给予我们的机会,更是在这一大时代中我们所应尽到的一位自媒体人应尽到的社会职责。
   传承大河文明创建的华夏文明,就不应该让养育我们的母亲河都成了糖葫芦串。让我们的子孙后代还能看到自由流淌的大江大河。



北京传知行研究所版权所有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华清嘉园23号楼401。 本网热线:010-62618102

冀ICP备08103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