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动态 >  文章

曝周永康之子曾染指三峡工程获利数十亿

作者: 来源:多维新闻网 本网发布日期:2016/1/19 7:01:00

北京时间1月12日,中国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胡保林被免职。有分析称,胡保林遭免与近年长江两岸生态环境的严重恶化有关。稍早前,习近平在重庆与11省负责人的座谈会上说,今后对长江“不搞大开发”一度被解读为追责三峡工程的信号。

备受争议的中国三峡工程


综合媒体报道,2016年1月5日,习近平在重庆召开的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说,长江拥有独特的生态系统,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要用改革创新的办法抓长江生态保护。

有舆论认为,习近平强势表态“长江不搞大开发”,实际上也间接印证当年上马三峡工程,这个重大错误已经对长江造成了难以挽回的伤害。在长江开发项目中,遗祸最深的就是当年江泽民强推上马的“三峡工程”。

三峡工程在上马前就受到多名水利专家的质疑、反对。但时任中共总书记的江泽民一意孤行,强行上马。此后,中国大陆自然灾害不断。大旱、高温、洪水、地震等灾祸频发。早先许多专家预言的三峡工程危害正在一一兑现。

财经网曾刊文称,三峡工程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超级工程之一,耗资超过220亿美元,移 民人数约为130万人。如今三峡大坝上游正面临着山体滑坡和水 污染 等始料未及的问题,大面积山体落入江中。如果大坝遭到恐怖袭击,或者因为质量问题而导致溃堤,专家认为,大坝下游数省瞬间就会被淹没,其破坏的严重程度难 以想象。

周永康之子插手水电年捞9亿元

2014年大年三十,《财新网》以《周滨的三只“白手套”》为标题,据报道,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之子周滨就有三只“白手套”:其岳父母(黄渝生、詹敏利)、“中旭系”实际控制人吴兵、米晓东以及四川汇日电力公司法人代表陈炜民。

周滨和他的“白手套”们频频出手,攫取了巨额的利益。文章指,大渡河水电站的开发,按照规划应该归五大电力公司之一的国电来做,但是,周滨白手套之一、吴兵的中旭系却拿下了这个水电站。

这个水电站每年的发电量大概是在31亿千瓦时。四川的发改委定的电价是每度电 0.288元(1元人民币约合0.1545美元)。这样算下来的话,这 个水 电站每年卖电的收入是9亿元。《财新网》评论说:“想一想,9个亿,每天从大渡河那里流过的水,那真的就不是水,那是钱呢。这么令人眼红的生意,却不是什 么人都能做的。”

2014年3月,三峡集团总经理、并转任三峡办副主任的陈飞被免职。从2003年开始,陈飞任国电集团公司副总经理,但是在其任职期间,本来属于国电的大渡河项目却到了周滨的手上。

周滨倒卖两座水电站净挣22亿元

《新京报》报道称,2001年,四川商人刘汉为讨有关领导欢心,刘在阿坝州投资建设两 座水电站;2005年,刘汉把经济效益良好的天龙湖电站和金龙 潭电 站以5亿元卖给四川汇日电力公司。2个月后,汇日电力公司将这两座电站以27亿元卖给大唐电力集团旗下桂冠电力公司,转手净挣22亿元。

资料显示,四川汇日电力公司由注册于英属维尔京群岛的汇日电力公司全资设立,法人代表叫陈炜民,是一名香港商人。汇日电力公司的幕后老板就是周滨,陈炜民的作用就是替周滨把“黑钱”漂白,为其打掩护。

《新京报》援引熟悉刘汉之人的话称:“以刘汉的精明和不会吃亏的性格,他会把营利的水电站转手给人,背后一定有很复杂的关系,也许是为了讨好某位高层,也许是洗钱,很难说清。”



北京传知行研究所版权所有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华清嘉园23号楼401。 本网热线:010-62618102

冀ICP备08103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