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文章 > 争议三峡 >  文章

谁的三峡?

作者: 来源: 新华网 时代周报 中国经营报 本网发布日期:2014/4/1 11:45:00

  三峡“税”

  有媒体估算,从1992年至今,全国人民交给三峡工程的钱超过5000亿元。三峡是名副其实的“人民的三峡”,但事实却是,20年过去了,随着三峡工程发电量的增加,三峡集团的收入节节攀升,百姓生活中实际收取的电费却远高于当时预算的价格。这里所谓“全国人民累计交给三峡工程的钱”,就是指一般老百姓不知道、不注意的暗藏在电费之中(每度电7厘至1.5分)的向国民征收的一种特别税—三峡建设基金。

  三峡工程完工后,三峡建设基金停止征收,但为其筹资的电价附加税不取消,而是改名为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继续征收。从2010年1月1日起,至2019年12月31日止。也就是说,全民还要为三峡的后续工程继续缴费达十年之久。据重庆市移民工委书记谭栖伟透露,预计这个基金总共可征收2400亿元,主要用于南水北调工程和三峡后续工作,其中用于三峡后续工作的资金是1238亿元。

资料来源:三峡官网、新华网、凤凰网
  本月24日,中组部宣布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主要领导调整的决定:免去曹广晶董事长、党组书记职务,免去陈飞总经理职务。这被看作是一场不寻常的人事变动:央企一把手、二把手同时去职并不多见。

  今年2月17日,中央第九巡视组向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领导班子反馈的巡视情况显示,该集团公司有的领导人员亲友插手工程建设,一些招投标暗箱操作,工程建设项目分包现象比较普遍。三峡集团对公司内所有招投标资料全部进行封存备查,并要求任何人都不得对原始资料进行修改、转移。

  “巡查已引起集团内部大地震。在三峡内部,领导及相关亲属染指工程招标、输送利益的事不计其数,已是公开的秘密。领导,分门别派,甚至个别退休的老领导,也继续插手其中。目前集团上下人心惶惶,随时牵一发而动全身,拔出萝卜带出泥。”三峡集团一名不愿具名的内部人士感叹道。

  双巨头被免职

  “去年年底,中央第九巡视组对三峡集团公司进行了巡视,踢爆腐败几乎涉及各个领域”

  本月24日下午,中共中央组织部一名副部长到三峡集团宣布了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主要领导调整的决定。该决定任命了新的董事长和总经理;免去了曹广晶的董事长和陈飞的总经理职务。初看起来,这个人事任免决定再正常不过,似国有企业管理层的有序变动。不过,媒体马上注意到这个决定的非同寻常之处,有的媒体则干脆把这个决定的反腐背景直接写进了报道的标题。

  媒体报道说,“三峡集团的腐败社会上屡有所闻,去年年底,中央第九巡视组对三峡集团公司进行了巡视,踢爆腐败几乎涉及各个领域,其中选人用人腐败频遭点名、工程建设招标专案暗箱操作令人惊心”。此外,“巡视发现了三峡集团存在众多问题。包括:领导人员亲友插手工程建设,一些招投标暗箱操作,工程建设项目分包现象比较普遍;有些领导人员违规占有多套住房,存在办公用房面积过大,超标购置公务用车,公务消费存在铺张浪费现象;决策不规范不透明;选人用人工作问题突出,个别领导人员带病上岗,一些关键岗位长期不交流。”

  招标全是“明箱操作”

  “三峡集团每年招标的工程总规模至少在100个亿以上。2014年以前,绝大部分都没有经过正规招标”

  自1993年成立以来,三峡集团几乎每年都没有离开舆论场中心位置。三峡工程,目前为止是中国最大规模的工程项目。为建设三峡,经国务院批准,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于1993年9月27日成立,2009年9月27日更名为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截至2013年12月31日,集团合并资产总额4331亿元,净资产2466亿元;从业人员17748人,其中在岗职工17193人。目前共有11个全资和控股子公司。

  在三峡工程的建设中,招投标环节成为了孳生腐败的温床。“三峡集团每年招标的工程总规模至少在100个亿以上。2014年以前,绝大部分都没有经过正规招标,说暗箱操作是客气了,实际上全是"明箱操作"。”一名多次参与三峡工程招标的匿名人士告诉记者。
  今年是张西川(化名)承接三峡各种工程的第八个年头。不过他决定洗手不干了,因为“三峡没有规矩,投标的环境太差了” 。来自成都的王金平(化名)则告诉记者,三峡招标有个要命的潜规则,就是评标委员会的专家私相授受,毫无监督可言。“三峡内部自己有一个30多人的专家库,每次评标组5-7名委员中都由集团内部派出一人,担任组长的角色,再从专家库里摇出其他几位专家。按规定评标前各位专家身份应该保密,但三峡却会在评标前组织开会,贯彻领导的"指示",影响评标结果。在评标时间频频出来与投标人密会、碰头、受贿的场景司空见惯。”王金平表示。

  藏在电费中的特别税

  从1992年至今,全国人民交给三峡工程的钱超过5000亿元

  “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三峡工程,由于其照亮中国的美好愿景被广泛宣传,国家的自然资源,人民的血汗心力,全部为其所用。

  当初决定建设三峡工程,国家没有足够的资金,解决的办法就是建立三峡工程建设基金。有媒体估算,从1992年至今,全国人民交给三峡工程的钱超过5000亿元。三峡是名副其实的“人民的三峡”,但事实却是,20年过去了,随着三峡工程发电量的增加,三峡集团的收入节节攀升,百姓生活中实际收取的电费却远高于当时预算的价格。三峡沦为利益集团的牟利机器。

  这里所谓“全国人民累计交给三峡工程的钱”,就是指一般老百姓不知道、不注意的暗藏在电费之中(每度电3厘至1.5分)的向国民征收的一种特别税—三峡建设基金。而为一个具体的建设项目而向国民征收特别税,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所仅见。1996年,三峡工程直接受益地区和经济发达地区等十六个省、直辖市居民上缴的三峡基金上调为每千瓦时七厘钱;1997年,江苏、浙江、湖北省和上海市三峡工程建设基金征收标准由当时的每千瓦时7厘提高到1.5分;安徽、湖南、河南、江西省的三峡基金征收标准提高到1.3分,四川省和重庆市加征3厘钱;2002年,湖南、江西、河南三省三峡基金分别调整为每千瓦时0.98分、1.12分、1.24分……

  按照政府有关部门的说法,三峡工程建设完工,就将停止征收三峡建设基金。2009年,三峡开发总公司宣布三峡工程完工,并因此改名为中国长江三峡集团。按照三峡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三峡工程的资金投入回报是每年12%以上,因此,当时国家计委对工程的资金回报率要求是12%。由此,纳税人一共为三峡工程缴纳了5000亿元的特别税,每年的回报应该在几百亿元以上,可是,纳税人不仅没有收到一分钱的回报,并且还要继续往三峡这个大漏斗里缴税,而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三峡工程到底肥了谁?

  有人向财政部、国务院三峡建委办公室、三峡集团、国资委、国家电网申请公开三峡基金的信息却处处碰壁

  根据巡视组和审计署的报告,三峡集团内部人员多年来利用各种方式侵占国家资产、垄断公共资源、贪腐浪费、输送利益,几乎到达失控的地步。有人向财政部、国务院三峡建委办公室、三峡集团、国资委、国家电网申请公开三峡基金的信息却处处碰壁。三峡集团开发举世瞩目的三峡工程,成为世界数一数二的水电开发企业,因国有独资背景,其央企身份在各种社会事务中如鱼得水,受到特别“保护”,多年来基本不受监管。正因如此,三峡工程到底肥了谁才更应该被追问。

  在知情人士的口中,三峡集团“领导及相关亲属染指工程招标、输送利益的事不计其数,已是公开的秘密”、“个别退休的老领导,也继续插手其中”,但究竟具体涉及到哪些领导,姓甚名谁却总是很难给公众一个痛快的说法。再比如近来在诸多媒体报道中频繁出现、涉及多起重大案件的所谓“神秘富商”,对其具体情况的传言、揣测,从语焉不详到几乎每个人都心知肚明,却独独等不来权威发布。问题被集中披露,但其后续处理由于不同案件司法流程的快慢,使得结果分散揭晓,不仅是公众的知情权被延迟和稀释,而且让不少问题和责任人得以避风头,得以“下不为例”。

http://news.ynxxb.com/content/2014-3/30/N13380916097.aspx


北京传知行研究所版权所有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华清嘉园23号楼401。 本网热线:010-62618102

冀ICP备08103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