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反对派 > 争议三峡 >  文章

三峡集团“六宗罪”

作者:《今日话题》 来源:腾讯 本网发布日期:2014/3/13 11:29:00

 编者按

  2月17日晚,三峡集团官网公布了中央第九巡视组的巡视结果。消息一出,引来舆论一片哗然,一时间,三峡集团成为千夫所指。人们愕然,全国人民耗数十年之功哺育的三峡集团竟如此不让人省心。是耶?非耶?三峡集团究竟犯下了哪些“罪行”?人们的牢骚与不满又从何而来?敬请关注本期综合报道——《三峡集团“六宗罪”》。

  ■本报综合

  三峡基金何时了?

  从1992年到2009年,全民缴纳三峡基金17年,还要再交10年。

  1992-2009,全民缴费支持三峡电站从启动到完工。

  1992年三峡工程启动时,国务院决定全国(西藏、贫困地区的农业排灌用电、县及县以下的孤立电网除外)用电每度加价3厘钱,与葛洲坝电厂上交利润一并作为三峡建设基金。随后十几年,每度电加收的数额几经调整,局部最高达1.24分。

  可是一直到三峡工程2009年全面完工,这个基金的收支详情也没有公布,人们只能从各种资料的只言片语中估算。例如《中国三峡建设年鉴(2009)》透露,截至2008年底,三峡总公司(即现在的三峡集团)筹集三峡基金1070.96亿元。但是其他的数据又和这个1070.96亿元打架。

  2010-2019,全民还要为三峡后续工程再缴费10年。

  三峡工程完工后,三峡建设基金停止征收,但为其筹资的电价附加不取消,而是改名为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继续征收。从2010年1月1日起,至2019年12月31日止。也就是说,全民还要为三峡的后续工程继续缴费达十年之久。据重庆市移民工委书记谭栖伟透露,预计这个基金总共可征收2400亿元,主要用于南水北调工程和三峡后续工作,其中用于三峡后续工作的资金是1238亿元。

  根据财政部信息,2012年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实际征收242.12亿元。

  如此一来,是不是就意味着全民要为三峡集团接下来的一个又一个十年“买单”?这一个十年投资这儿,下一个十年又要投资哪里?

  便宜的三峡电

  为何没让老百姓受益?

  就在全民还要继续为三峡的移民安置等后续工作掏钱的时候,三峡集团却成了赚大钱企业。

  由于三峡电站的美好前景被广泛宣传,加之全民为三峡建设掏了钱出了力,所以当时社会普遍预期“电站建成后电价会下调”,然而就在全国人民期盼着可以从三峡集团收获“果实”的时候,预期的“电站建成后电价下调”却迟迟未兑现。

  以广东省为例,2003年广东平均上网电价约为0.39元/度,三峡电价的确定原则是“按照受电省市电厂同期平均上网电价水平确定落地电价,并随受电省市平均电价水平的变化而浮动”。 所以三峡电在广东的落地价格也就被国家发改委定为0.39元/度,而云南贵州输送至广东的落地电价才0.32元/度。这就意味着三峡电的供应不仅没有让电价下调,而且对于广东来说,买电还更贵了。

  实际上,三峡的发电机组都掌握在三峡集团控股的上市公司长江电力手中。上市公司要为股东负责,而股东们当然希望公司多赚钱,长江电力的投资者提问中最多的主题就是要求公司争取提高电价。

  钱投到哪里去了?

  如果三峡不能以低电价回馈社会,那么以利润回馈也好。但事实是,三峡赚了很多钱,但老百姓看不到一个铜板。那么钱哪里去了呢?主要被用于再投资。三峡集团四处出击,投资风能、太阳能、核能、火电以及非主业领域等。这样的投资固然可能把三峡集团做大做强,但是老百姓什么时候能得到回报呢?所谓“人民工程人民建 举国出力力无穷”倒是早兑现了,现在“人民”还在给工程“擦屁股”。可是说好的“三峡工程全民共建 长江电力厚报人民(原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总经理陆佑楣语)”,“厚报”在哪里呢?况且国企四处投资,不但会挤占民营经济的空间,而且往往伴随着低效浪费。

  根据审计署2011年的报告,1、三峡集团在可行性研究不充分的情况下,投入10.68亿元建设两座抽水蓄能电站,两项目处于停滞状态,面临损失风险。2、三峡集团参股投资建设陕西蒲城二甲醚项目和云南先锋煤化工项目,均未经发改委核准。3、三峡集团将部分贷款资金投向低收益理财产品,增加了集团整体财务费用1.21亿元,并存在直接指定中介机构、中介费用支付依据不足、重复聘请财务顾问公司等问题。4、三峡财务公司违规向不符合贷款条件的企业累计发放贷款11.17亿元。5、三峡集团所属金沙江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增加投资3.58亿元建设了高标准酒店。6、三峡集团在对外股权投资方面存在管理体制不够完善、非主业投资扩张较快、部分对外股权投资效益不佳等问题。

  奢靡贪占、挥霍浪费知多少?

  多总部、多豪华,这是业内对三峡的普遍印象。一个三峡集团就有三个总部,北京管理总部、成都建设总部、宜昌生产总部,电力系央企中仅此一家。其中北京总部基地建筑面积5.69万平方米,保守估计人均办公面积有好几十平方米。三峡集团一位内部人士指出,三峡集团的办公场所在业内被认为很“豪华”,“原本可以坐7-8个普通员工的办公室,基本上只坐了2个人左右,而领导层的办公面积比普通员工要大好几倍。”

  不仅是办公条件豪华,根据审计报告和巡视组报告,三峡集团内部人在利用各种方式侵占国资、挥霍浪费、输送利益。如拿出2亿多元为职工购房垫款,公务消费铺张浪费,招投标暗箱操作……。如一位三峡集团内部人士所言,“这种现象多得很,基本一查一大片,如果真的要严办,牵连很广。而目前暴露的问题,尚属小问题。”

  如此“小问题”已经让全民“消化不良”,那当“大问题”现身的时候会有多少人“食欲不振”呢?

  谁能管得动三峡?

  作为举全国人民数十年之力哺育的发电企业,三峡集团丑闻频出实属不该。

  据了解,从三峡基金起,不透明就伴随三峡建设。基金收支成了糊涂账。曾有人向财政部、国务院三峡建委办公室、三峡集团、国资委、国家电网申请公开三峡基金的信息,但财政部答复是“您所需申请获取的信息与您本人生产、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并无直接关联”;三峡建委答复是“根据工作职责,这两个问题不属于我办的管理范围”;三峡集团的答复是“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不是行政单位,也不属于公共企事业单位,不适用《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无义务向阁下提供上述信息”;国资委答复是“三峡基金的收支属企业自行管理的信息”;国家电网则无答复。在得不到答复后,还有人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状告财政部拒绝公开信息,但法院裁定不予受理。

  作为全球最大的水电开发企业,三峡集团成立虽然只有短短21年,但已经拥有多达17家子公司,集团员工近2万人。更重要的是,三峡集团作为央企,最高领导享受的是正部级待遇,这意味三峡集团的董事长和国务院掌管央企的国资委主任为同一级别。

  那么,三峡究竟归谁管?谁又能管得动三峡?

  仅“整改”如何叫人放心?

  据悉,三峡集团不仅不透明,而且其作为重大工程,还受到特别“保护”,很少能听到质疑的声音。可是没有了监督,作为执行工程建设的三峡集团难免就会出问题。可每每查出问题,三峡集团均以“整改”代替处罚。

  据了解,本次中央巡视组查出的问题,大多在审计署2010年对三峡集团的审计中就暴露了。如公务消费铺张浪费的问题,在当年审计署就指出“三峡集团领导人职务消费管理制度不够完善,标准不具体”。可是为什么老问题又犯呢?

  答案从当年查出问题后的处理方式上就可见端倪。审计署共查出三峡集团16类问题,但每一类问题都以“已经整改”了结,没有任何处罚责任人的内容。如此三峡集团的领导怎会把问题放在心上?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三峡集团,究竟要经过多少次整改才能将“野草”烧尽呢?百姓又怎么能放心呢?



北京传知行研究所版权所有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华清嘉园23号楼401。 本网热线:010-62618102

冀ICP备08103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