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文章 > 争议三峡 >  文章

水电开发区社会经济发展效应分析

作者:陈国阶 来源:三峡探索 本网发布日期:2013/11/29 15:16:00

水电工程是资本密集型产业,但工程投产之后,也是高利润产业。在人们的一般想像中,水电开发密集区(即现在干支流水电开发梯级化区域)一定会给地方经济发展带来巨大利益,一定会对改善当地广大民众生活做出巨大贡献,为当地老百姓谋了幸福。然而,令人失望的是,水电开发除了给当地政府带来了GDP增长的空喜之外,对水电所在地的居民并没有带来多少好处。这里,我选择岷江上游水电开发大县汶川县和理县为例,以官方统计资料为依据,来说明这个问题。这两个县不仅在岷江上游而且在西南地区都称得上是水电开发密集区,其干流、支流、小支流都基本上被梯级开发了,两县拥有的大中小水电站应在百座以上,是水电无序开发的-个缩影,具有代表性和典型性。

汶川是岷江上游干流的重要县份,而理县是岷江上游主要支流杂谷脑河的重要流经区,都是典型的山区县,地多人少,汶川县面积4083平方公里,人口约10.1万;理县面积4318平方公里,人口4.6万(2011年)。现已建成水电站总装机容量至今没有确切的统计数据,但汶川县不包括紫平铺电站(76万千瓦),总装机容量也约有100万千瓦,理县装机容量也在50万千瓦以上,按人口平均,每人拥有装机容量应在10千瓦以上。除了映秀湾电站建成于1971年外,绝大部分电站都是在近20年内建设的。下面就水电开发的若干社会经济效果作-分析。

1、水电建设推进两县GDP快速增长

1990年汶川县GDP总量仅17660万元,2000年增至100327万元,2005年227481万元,2010年达337730万元,2011年为408865万元,是1990年的23倍。同样,理县1990年GDP总量6337万元,2000年达21713万元,2005年46029万元,2010年91364万元,2011年131198万元,是1990年的21倍。

相应的,人均GDP也呈快速增长态势,汶川县1995年人均GDP7539元,2000年9111元,2005年21436元,2010年32465元,2011年40482元。理县,1995年人均GDP3502元,2000年4941元,2005年10382元,2010年19924元,2011年28521元。不论是经济总量还是人均经济量,两县的增速都很高。汶川县2011年三大产业的比重是4.7:71.1:24.2,理县是9.8:69.8:20.4,显然都是以第二产业为主体的结构,是典型的工业化中期发展阶段的特征。

2、居民生活水平依然低下

    在中国的统计资料中,反映居民生活水平的指标主要是两个,即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从表1可见,作为水电大县,汶川县和理县人均GDP高于四川省的平均水平,其中汶川县还大大超过全国的平均水平。按理应该是一个富县;但事实恰恰相反,两个县都是穷县,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和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汶川县和理县都低于四川省的平均水平,更远低于全国的平均水平。这是一种典型的高GDP低国民收入的二元结构,在-般地区较少见,但在水电密集开发区却较普遍。这说明,水电开发带来的经济成果,老百姓并没有享受到,唯一对地方政府有贡献的是GDP,但与农民和一般居民却没有多大关系。

汶川县和理县几个主要经济指标的比较

年份

人均GDP(元)

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元)

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元)

汶川

理县

四川

全国

汶川

理县

四川

全国

汶川

理县

四川

全国

1995

7539

3502

3043

5046

979

981

1158

1577

 

 

3586

4283

2000

9111

4941

4956

7858

1550

975

1904

2253

 

 

5894

6280

2005

21436

10382

9060

14053

2272

1474

2803

3254

 

 

8386

10493

2010

32465

19924

20828

29524

4065

3520

5140

5919

14535

15046

15461

19109

2011

49482

28521

26147

35083

5152

4400

6128

6977

17535

17365

17899

23979

笔者在此基础上,又将汶川县、理县与水电站较少、主要以牧业和旅游业为主的九寨沟县和红原县作比较,发现在人均GDP上,汶川县和理县远高于九寨沟县和红原县。2011年九寨沟县人均GDP仅18639元,不及汶川县的一半,但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为4700元,与汶川县差别不大,而其三大产业结构为9:31:60,明显是以旅游为龙头的第三产业作支撑。红原县2011年人均GDP仅14880元,远低于汶川县和理县,但当年红原县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5498元,高于汶川县,而红原县三大产业的比重是38.56:22.92:38.53,明显是仍以农牧业为主的产业结构。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九寨沟县和红原县也高于汶川县和理县(2011年分别是18919元和19570元)。

至今,汶川县和理县农业人口都占总人口的60%以上,这对于以工业为国民经济主体的工业县来说,似很不相称,但也正好说明水电产业的快速发展并沒有给汶川县和理县创造多少非农的就业机会;另方面,说明占当地人口大多数的农民收入的增加与水电业的发展并没有太多的关系,反而是像九寨沟县和红原县这种依托农牧业和旅游业发展地方经济的县,对改善当地老百姓的生活贡献更大,更直接。

作为地方政府,谋求工业项目到当地建设,很大的动因是想借此增加地方财政收入,但实际效果也很差。我们得到的近年汶川县地方财政收入分别是:2007年12302万元,2008年5818万元,2009年9669万元,2010年19658万元,2011年30118万元,地方财政收入与GDP总量之比,分别为:2007年4.05%,2008年3.95%,2009年4.09%,2010年5.82%,2011年7.36%。其比值远低于全省,更低于全国的水平,甚至低于以旅游收入为主(旅游业一般被认为是对地方财政贡献不大的产业)九寨沟县的水平(见表2)

地方财政收入与GDP的比值

单位:%

年份

汶川县

九寨沟县

四川省

中国

2009

4.09

 

8.29

20

2010

5.82

9.78

8.83

21

2011

7.36

8.93

9.72

22

2012

7.34

 

9.99

23

3、农业生产条件没有得到大的改善

水电建设属于水利工程项目,筑坝、蓄水、修渠,本应对改善当地农业生产条件,特别是农业灌溉等的改善作出贡献,但从我们搜集到的资料看,汶川县的农田变化,实际上是处于恶化状况,一是耕地逐年减少,从2000年的5708公顷减少到2011年的2976公顷,几乎减少一半。二是水田几乎消失,到2011年耕地全部为旱地,2000年原有的10公顷水田在统计表中不见了。三是水浇地不增反减,2000年全县有水浇地191公顷,2011年只剩下4公顷,说明灌溉条件没改善,水电建设引水进洞后,沿河农田灌溉条件恶化。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我认为主要是两点:一是流域水资源开发沒有综合规划,由水电行业独家垄断,岷江上游成为水电开发商的天下。二是各个水电工程都只考虑发电,没有顾及灌溉、养殖、生态等功能(紫坪铺电站除外)。总之,水资源的多元服务功能被水电破坏殆尽。

汶川县耕地变化

单位:公顷

年份

水田

旱地

水浇地

总耕地面积

2000

10

5698

 

5708

2001

 

 

 

 

2002

6

4252

191

4258

2003

6

3252

191

3258

2004

6

3150

191

3156

2005

6

3501

191

3507

2006

6

3576

0

3582

2007

6

3570

0

3576

2008

6

3255

0

3261

2009

6

3129

4

3135

2010

4

3115

 

3129

2011

 

2972

4

2976

中国西南地区水电开发的无序状态已持续多年,并且至今还没有制止或减弱的迹象。“开发”越来越热,几乎找不到一条安静的河流。那么,这种局面的形成,除了管理薄弱,监管不力之外,开发热的动力从何而来?为什么国有的企业、民营的企业、集体的企业、股份的企业都纷纷涌入水电开发业?

无疑,这一定是有利可图,有大利可赚,有暴利可夺。不然,为什么屡禁不止?!那么,有暴利可图的水电产业,利到哪里去了?为什么赚了钱的企业对生态环境的破坏不补偿?对移民的贫困无动于衷?对当地居民的生活和生产不愿作点贡献?为此,笔者呼吁,水资源是国家重要战略资源,必须有偿使用,水电开发商必须向国家和地方政府上缴资源税(税额可按水资源多功能价值计算);必须对生态与环境的负面影响作岀赔偿(赔偿额按损失的生态环境功能价值或修复投入计箅);将因水电建设而损失的耕地和其他财产作为投资入股分红;对移民的补偿底线是让他们能与非移民同步实现小康;水电开发利润要重新分配,让政府得到更大的份额,以便改善当地民生。央企要带好头,以国家利益为重,多负社会责仼,多为民众办实事,反对国有企业(特别是央企)部门利益化、垄断化、小集团化、半私有化。

(注: 表格中空白处系找不到相关资料)

2013年11日11日于成都



北京传知行研究所版权所有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华清嘉园23号楼401。 本网热线:010-62618102

冀ICP备08103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