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文章 > 争议三峡 >  文章

我们想回大昌了(一封湖北当阳市移民的来信)

作者:王礼可 来源:三峡探索 本网发布日期:2012/10/9 9:30:00


【《三峡探索》编者按:本网收到国内资深记者柳白先生转来的一封信,写信者原住重庆巫山县大昌镇河口村,因三峡工程建设迁移至湖北当阳市育溪镇九冲村。

柳白先生在他的邮件中指出,当阳移民,是三峡库区移民中最大的“自主外迁”群体,总数达5000余人。所谓“自主外迁”,其实是湖北当阳市政府主动跑到巫山大昌镇,告移民以虚假的外迁条件,将移民骗至当阳,然后再经过当阳各级政府以各种名目层层盘剥,将每位移民本来就不多的3万移民款剥光,最后发到移民手里的移民款,已经所剩无几。此外,政府补发的二次移民补助,当阳移民至今也未领到。那些钱,都被当阳政府和移民局鲸吞了。移民款,养肥了一帮腐败分子!
移民因外迁所在地生计步履艰难,纷纷返回三峡。这既是迫不得已,也是对当局腐败作为的控诉。当阳市育溪镇九冲村发生的故事,只是移民生存现状的缩影。让我们持续关注“三峡移民”,为他们呼吁,倾听他们的心声。
据柳白先生刚刚发来的邮件,目前写信人王礼可已经从珠海返回当阳。随时准备返回三峡。】



尊敬的柳老师:

我叫王礼可。是来自重庆巫山县大昌镇河口村7社的自主移民。所谓"自主移民"就是当阳市政府派人到大昌,鼓动我们移民到当阳市。他们把移民条件说得天花滥坠,蒙骗我们。想当初,我们响应党的号召,舍小家,顾大家,为了支援三峡建设,就这样1999年,搬到湖北省当阳市育溪镇九冲村二组落户。搬到育溪镇,每人就先要交3400元的落户费,才给上户口。

上了户口之后,我们与当地政府签订了移民安置合同并进行了公证。合同中当时地方政府给我们移民每人的的生产、生活资金是15,469元。

1999年,我们移民相继嵌入当阳市育溪镇九冲村之后,九冲村村委会,根本不按合同行事。我们手里有5张村委会的“资金拨付申请”单据,他们打着给移民修桥修路等莫须有的工程,他们巧立名目,在短短的11天,很快就将我们337,920元移民款挥霍一空!这样应分到我们移民手里的1万5千多块钱就只剩下7千多块了。我们不服,上访告他们。他们说,我们无权监督村委会,谁要敢去上访告他们,谁家就要倒霉!

村委会和我们签的移民安置合同明文写着,来到当阳九冲村,分给我们移民每人可分到土地1.5亩。事实是,我们到了这里买的都是已经废弃的旧房。旧房房主原来有多少土地就给我们多少土地,许多户移民连土地都得不到。

2003年,村委会又卖掉九冲村一组的田,二组的山林,资金却不知去向。到现在,九冲村对外声称,还欠外债上百万。请问,这群败家子到底在捣什么鬼?

我因替移民告状,村镇干部对我严加监视,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2008年,我们走亲戚,育溪镇镇长带队,领着一帮村委会的干部,以及公安限制我们出村达一个月之久。

2010年,为了让我们喝上干净的水,政府出资免费为村民安装自来水管。可施工之后,村委会又让每户拿300元安装费。我说交300元可以,可你们要给我出个收据。村书记李必虎答“给你出收据,我们要亏300元!”我又找到镇书记,镇书记冯明江的回答和村书记回答的一样“给你出收据,我们镇就要亏300元!”请大家想一想,我们交钱给村镇上,要他们开个收据他们就亏了,这不是在闹鬼吗?

2011年,移民王仁伦家的农田被邻居鲍家武强行霸占,说要占地修条路。王仁伦找村委会,镇政府说理。他们的答复是:“村里没水泥路,人家有钱要修路是件好事,随他!”

2012年3月27日,王仁伦老婆又去找村委会要求还田。村长陈爱国大吼:“你给我滚出去!”把王仁伦老婆气的嚎啕大哭。天理何在?法理何存?

2011年,九冲村清理水沟,沟里清出的泥巴,就堆在我的田里,当时地里种的都是油菜。这一亩多油菜,当年颗粒无收。村委会说,“这是让我们明白明白”。

我们移民现在的生活处境十分艰难。处处事事受到欺压和歧视,我们中许多户人家被迫外出打工糊口。有家不能回,回去就受欺!请领导帮助我们呼吁,给我们一个家,还我们做人的尊严!

此致
敬礼!
移民王礼可敬上2012年7月12日



北京传知行研究所版权所有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华清嘉园23号楼401。 本网热线:010-62618102

冀ICP备08103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