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动态 >  文章

中国碳排放交易计划面对挑战

作者:帕特里克•坦普尔-韦斯特 来源:FT中文网 本网发布日期:6/20/2020 8:38:00 PM

过去几年,中国的碳排放交易计划一直被推迟,尽管官方对该计划的声明仍然乐观。

今年1月,中国生态环境部(Ministry of Ecology and Environment)应对气候变化司司长李高向路透社(Reuters)表示:“我们将努力在年底前取得突破性进展。”

自那以后,该计划的支持者担心,新型冠状病毒导致的经济放缓——最近中国经济出现了逾40年来的首次收缩——以及国际社会谴责北京方面对香港采取高压手段,可能使绿色政策在中国政府日程上的位置下降。

麻省理工学院(MIT)的研究科学家迈克尔•梅林(Michael Mehling)表示:“我们已经可以看出下一波延期公告的苗头了。”他一直在与中国生态环境部就碳排放交易计划,特别是其透明度和监督事宜进行合作。

他补充说:“这种规模的国家排放交易计划有如此多的活动环节,如此多的复杂因素——政治、技术——我认为这就是我们所看到的。他们遇到了各种各样的障碍,并意识到他们有更多的工作要做。”

智库保尔森研究所(Paulson Institute)的执行主任黛博拉•莱尔(Deborah Lehr)补充道:“(北京方面的表态)总是说他们将继续把重点放在绿色政策上。(但是)我们还没有看到这一点变成现实。”

2015年,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表示,中国将在2017年推出一个排放交易体系。这让人们对这项全国计划寄予厚望。它几乎肯定会成为同类体系中规模最大的,超过欧盟的体系。

包括美国前副总统阿尔•戈尔(Al Gore)在内的环保人士,曾对这项声明表示欢迎,认为这是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迈出的积极一步。国际碳行动合作组织(International Carbon Action Partnership,简称ICAP)的数据显示,该体系将覆盖中国全国约三分之一的排放。

就像始于2005年的欧盟排放交易体系一样,中国的计划将允许最大的污染企业从排放不那么多的企业那里购买信用额度。

然而,拟议中的计划在建立一个全面的数据收集系统方面遇到了困难,该系统将使政策制定者能够设定目标水平并相应地分配碳排放信用额度。

该计划已经缩减范围,碳信用交易仅限于发电行业,而非最初规划中包含的8个行业。

中国的能源需求大多依赖煤炭;根据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数据,自2011年以来,中国的煤炭消耗量超过了世界其他国家的总和。

一项全国计划的要素已经到位,包括北京和广东在内的8个地方政府正在试行自己的排放交易体系,尽管规模较小。根据ICAP的数据,自2014年以来,这8个试点项目已经筹集了1.17亿美元,相比之下,欧盟的计划仅在2019年就筹集了160亿美元。

从短期来看,试点项目有望与国家计划同步运行,因为这些项目涵盖的不仅是能源生产领域。ICAP称,从长远来看,这些试点项目有望被纳入国家计划。

然而,有人质疑这一交易计划能在多大程度上真正降低中国的碳排放量。

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研究员、白宫和美国国务院前官员戴维•桑德罗(David Sandalow)表示:“尚不清楚这个二氧化碳交易计划是否会在限制排放方面发挥重要作用。这将取决于上限的严格程度、执法机制、电力部门改革和其他因素。”

麻省理工学院的梅林补充说:“当欧洲开始其交易计划时,第一阶段存在一些问题,成员国在游说压力下有些屈服。”他接着说道,欧盟体系一度容易受到欺诈和逃税的影响。“我们不知道中国在确保这些事情不会发生方面会有多认真,以及情况可能有多糟糕。”



北京传知行研究所版权所有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华清嘉园23号楼401。 本网热线:010-62618102

冀ICP备08103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