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动态 >  文章

新型肺炎疫情能有多糟糕?这里是六大关键问题

作者: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版 本网发布日期:2/1/2020 5:26:00 PM

随着冠状病毒疫情持续在中国各地蔓延,一些早期研究正在更清晰地描绘出病原体的行为方式,及其能否得到控制的关键性决定因素。
虽然这种病毒现在是一个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但对中国以外的大多数人来说,其风险仍然很低,季节性流感才是一个更直接的威胁。为了避免染上任何病毒性疾病,专家建议勤洗手,生病时不要去办公室或学校。专家说,大多数健康的人无需口罩,囤积口罩有可能导致医护人员口罩短缺,他们才是必须佩戴口罩的人。
1. 这种病毒的传染性如何
随着冠状病毒疫情持续在中国各地蔓延,一些早期研究正在更清晰地描绘出病原体的行为方式,及其能否得到控制的关键性决定因素。
虽然这种病毒现在是一个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但对中国以外的大多数人来说,其风险仍然很低,季节性流感才是一个更直接的威胁。为了避免染上任何病毒性疾病,专家建议勤洗手,生病时不要去办公室或学校。专家说,大多数健康的人无需口罩,囤积口罩有可能导致医护人员口罩短缺,他们才是必须佩戴口罩的人。
THE NEW YORK TIMES
将它和传染性相对低的病毒做一比较,比如季节性流感。平均来说,一个流感患者会感染1.3个人。差异虽然看起来可能不大,但造成的结果却大相径庭:在同样的情况下(一组五名感染者加上五个感染周期),可能只有45人被流感感染。
THE NEW YORK TIMES
但任何一种疾病的传播数量并非一成不变。通过有效的公共卫生措施,如隔离病人、跟踪他们曾经接触过的人,可以减少疾病的发生。2003年,当全球的卫生部门对SARS感染者进行有条不紊地跟踪和隔离后,每名感染者的平均感染人数降至0.4人,足以阻止疫情的扩散。
世界各地的卫生部门正在付出巨大努力,试图再次做到这一点。
截至目前,中国境外的病例数量很少。但是最近几天,包括美国在内的几个国家的新增病例都没有到过中国。而且,中国的病例数量在加速增长,远远超过了2003年SARS的新增速度。
注:世界卫生组织对SARS的官方病例统计在疫情刚暴发时有所延迟。一些病例疑似但未得到确诊;SARS是一种排除性诊断,因此以前报告的病例在进一步调查后可能被删除。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的诊断数据截至美东时间1月30日晚上11时30分。
注:世界卫生组织对SARS的官方病例统计在疫情刚暴发时有所延迟。一些病例疑似但未得到确诊;SARS是一种排除性诊断,因此以前报告的病例在进一步调查后可能被删除。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的诊断数据截至美东时间1月30日晚上11时30分。 THE NEW YORK TIMES
2. 这种病毒有多致命?
现在还不知道。但是死亡率可能不到3%,远低于SARS。
这是决定疫情暴发杀伤力的最重要因素之一,也是最不为人知的因素之一。
评估新病毒的致命性很难。最先发现的通常是最糟糕的病例,这可能会使我们对患者死亡概率的理解产生偏差。在武汉报道的首批41例患者中,约有三分之一不得不在ICU中接受治疗,其中许多患者出现发烧、剧烈咳嗽、呼吸急促和肺炎的症状。但是,轻症患者可能始终没有去看医生。因此,患病者数量可能比我们知道的要多,并且死亡率可能比我们最初认为的要低。
同时,由病毒引发的死亡数字可能被低估了。疫情暴发中心的中国城市缺少检测试剂盒和病床,许多病患无法就医。
多伦多西奈山医院(Mount Sinai Hospital)的传染病专家艾里森·麦基尔(Allison McGeer)博士曾是加拿大应对非典的前线医护人员,他说:“这种病毒的性质和机制仍存在很多不确定性。”
早期迹象表明,该病毒的死亡率大大低于另外两种冠状病毒:致死率三分之一的MERS,以及致死率约十分之一的SARS。所有这些疾病似乎都附着在肺细胞表面的蛋白质,但MERS和SARS似乎对肺组织更具破坏性。截至1月31日,在已证实感染的人中,死亡率低于四十分之一。许多死亡病例都是有基础疾病的老年人。
以下是新型冠状病毒与其他传染病的比较:
注:图中显示的是平均致死率和传播数。不同机构对致死率的估计可能有所不同,武汉冠状病毒的传染数只是初步估计。
注:图中显示的是平均致死率和传播数。不同机构对致死率的估计可能有所不同,武汉冠状病毒的传染数只是初步估计。 THE NEW YORK TIMES
麦基尔说,即使死亡率很低,病原体可能仍然非常危险。例如,即使流感的死亡率低于千分之一,在美国,每年仍约有20万人因这种病毒而住院治疗,约有3.5万人死亡。
3. 出现症状需要多长时间?
可能2~14天不等。
感染后到出现症状所需的时间对于防控至关重要。这段时间被称为潜伏期,可以让卫生官员隔离或观察可能接触了该病毒的人。但是,如果潜伏期过长或过短,这些措施可能难以实施。
有些疾病,例如流感,潜伏期只有两到三天。人们可能会在表现出流感症状之前就将传染性病毒散播出去,几乎不可能鉴定和隔离感染该病毒的人。然而,非典的潜伏期约为五天。此外,症状开始需要四到五天,此后病人才能传播病毒。麦基尔说,这给了官员时间来阻止病毒,并有效地控制了疫情。
美国疾控中心的官员估计,武汉冠状病毒的潜伏期为2至14天。但是,尚不清楚一个人是否可以在症状发作之前传播病毒,也不清楚疾病的严重程度是否会影响患者传播病毒的难易程度。
位于纳什维尔的范德比尔特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传染病专家马克·丹尼森(Mark Denison)博士说:“这令我担心,因为这意味着感染可能会躲过检测。”
4. 感染者是否广泛旅行?
这个病毒之所以传播迅速,是因为它始于一个交通枢纽。
武汉是一个在控制疫情方面难度很大的地方。它有1100万人口,比纽约市还多。平均每天有3500名乘客乘坐直飞航班从武汉前往其他国家。这些城市最先报告了中国境外发现冠状病毒的病例。
注:上图显示的是2019年10月至11月的客运量,这是目前可获得的最新数据。
注:上图显示的是2019年10月至11月的客运量,这是目前可获得的最新数据。 THE NEW YORK TIMES
武汉也是中国的主要交通枢纽,通过高铁和国内航空公司与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相连。去年10月和11月,近200万人从武汉飞往中国各地。
注:上图显示的是2019年10月至11月的客运量,这是目前可获得的最新数据。少于1000名乘客的目的地没有被标识。
注:上图显示的是2019年10月至11月的客运量,这是目前可获得的最新数据。少于1000名乘客的目的地没有被标识。 THE NEW YORK TIMES
2003年非典暴发时,中国的交通还远没有这么发达。现在,大量农民工在国内和国际流动——他们前往非洲、亚洲其他地区和拉丁美洲,中国正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在这些地区大力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在卫生系统不具备应对疾病能力的国家,这样的旅行会造成疾病暴发的高风险,比如面临日益恶化的饥饿和经济危机的津巴布韦。
总体而言,中国的火车和飞机乘客数量是SARS暴发期间的四倍。
注:航空旅行数据仅包括搭乘中国航空公司的乘客。
注:航空旅行数据仅包括搭乘中国航空公司的乘客。 THE NEW YORK TIMES
中国采取了前所未有的措施,对居住在武汉和附近城市的数千万人实施旅行限制。但专家警告,封锁可能来得太迟,限制了食品和药品的供应。武汉市长承认,在限制措施开始前,已有500万人在春节前离开了这座城市。
“你不可能把细菌封起来,新感染总会传播,”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法学教授、世界卫生组织国家和全球卫生法合作中心主任劳伦斯·O·戈斯汀(Lawrence O. Gostin)说。“它会出来的,总会出来的。”
这个病毒之所以传播迅速,是因为它始于一个交通枢纽。
武汉是一个在控制疫情方面难度很大的地方。它有1100万人口,比纽约市还多。平均每天有3500名乘客乘坐直飞航班从武汉前往其他国家。这些城市最先报告了中国境外发现冠状病毒的病例。
注:上图显示的是2019年10月至11月的客运量,这是目前可获得的最新数据。
注:上图显示的是2019年10月至11月的客运量,这是目前可获得的最新数据。 THE NEW YORK TIMES
武汉也是中国的主要交通枢纽,通过高铁和国内航空公司与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相连。去年10月和11月,近200万人从武汉飞往中国各地。
注:上图显示的是2019年10月至11月的客运量,这是目前可获得的最新数据。少于1000名乘客的目的地没有被标识。
注:上图显示的是2019年10月至11月的客运量,这是目前可获得的最新数据。少于1000名乘客的目的地没有被标识。 THE NEW YORK TIMES
2003年非典暴发时,中国的交通还远没有这么发达。现在,大量农民工在国内和国际流动——他们前往非洲、亚洲其他地区和拉丁美洲,中国正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在这些地区大力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在卫生系统不具备应对疾病能力的国家,这样的旅行会造成疾病暴发的高风险,比如面临日益恶化的饥饿和经济危机的津巴布韦。
总体而言,中国的火车和飞机乘客数量是SARS暴发期间的四倍。
注:航空旅行数据仅包括搭乘中国航空公司的乘客。
注:航空旅行数据仅包括搭乘中国航空公司的乘客。 THE NEW YORK TIMES
中国采取了前所未有的措施,对居住在武汉和附近城市的数千万人实施旅行限制。但专家警告,封锁可能来得太迟,限制了食品和药品的供应。武汉市长承认,在限制措施开始前,已有500万人在春节前离开了这座城市。
“你不可能把细菌封起来,新感染总会传播,”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法学教授、世界卫生组织国家和全球卫生法合作中心主任劳伦斯·O·戈斯汀(Lawrence O. Gostin)说。“它会出来的,总会出来的。”

数据来源:

每日报告病例数据来自湖北省卫健委、中国国家卫健委和世界卫生组织。

关于死亡率和每名病人传播人数的数据来自世界卫生组织、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全球卫生数据交换中心、美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全球传染病风险地图、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欧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牛津大学、韩国东方医学研究院、法国国家健康与医学研究院、帝国理工学院、哈佛大学、香港大学、兰开斯特大学和伯尔尼大学。

旅行人流数据来自国际航空运输协会、中国国际航空运输总公司、中国铁路总公司、中国国家铁路局和民航局。

翻译:杜然、晋其角、邓妍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北京传知行研究所版权所有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华清嘉园23号楼401。 本网热线:010-62618102

冀ICP备08103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