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王维洛 > 三峡人物 >  文章

为重庆准备后事!学者呼吁撤消张钱工程院院士资格

作者:王维洛 来源:凯迪社区 本网发布日期:11/25/2011 8:03:00 PM

前言

    在SARS疫情在中国爆发的过程中,国内外的一些学者对中国工程院院士洪涛等的学术水平和缺乏作为科学家应有的道德情操提出批评,要求撤消其中国工程院院士资格。

    原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李锐先生在三峡工程批准时给中共中央的信中提出的建议:为重庆准备后事!因为三峡蓄水必然要淹没重庆部分城区,必然造成重庆港口死亡。

    本文讨论的是,对造成这个损失要负主要技术责任的张光斗和钱正英,是否也应该撤消中国工程院院士资格呢?

一、“高峡出平湖”的梦想终於实现了!

    2003年6月1日,三峡工程下闸蓄水,中央电视台进行实况转播。”中国人民梦想了100多年的“高峡出平湖”的梦想终於实现了!“中央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张羽激情地说。为了让观众更好的了解“高峡出平湖”的壮观,中央电视台除了在大坝坝址处安排了两个转播点,在大坝上游的奉节和万县又各安置了一个转播点。在大坝处的记者向观众说,大坝上有标尺,由於雾大可能看不清,并说此次蓄水的目标是海拔135米。在奉节的记者是花费了一番心血,在依斗门的台阶上每隔五米安放了一个高程标牌,120米,125米,130米,135米。记者说,当三峡水库蓄水到海拔135米时,奉节的水位也在135米,请摄影师把镜头对准135米的牌。由於角度不好,图面上只有130米的标牌。画面转到了万州的一艘测量船上,记者却说,当三峡水库蓄水到海拔135米时,万州的水位为海拔150米。之后出现的张羽的脸上总是出现尴尬的笑容,他在想什么?

    也许他在想万州的水位150米,大坝坝址的水位135米,这就不是“高峡出平湖” 了,而是高峡出“斜”湖了!也许他在想,如果2009年他还作蓄水转播时,大坝坝址的水位上升到175米,那么万州的水位该是多少?比万州更远的重庆的水位该是多少?

    和张羽一样想的还有记者刘卫宏和陈敏,他们写道:“6月15日三峡工程二期蓄水结束后,大坝前水面的海拔高度是135米,而在上游的巫山约为143米,万州约为150米。记者了解到,到6月3日,长江万州段的水位已经比巫山培石的水位高出3米左右。按常理,无论长江河床的高低如何,一旦润,水面应该是平的。但三峡水库上下游的水位何以会出现这么大的落差呢?”

二、三峡工程论证移民组:三峡水库的水力坡度为零

    关于三峡水库是否有水力坡度的问题,在国外的网络上早有争论。1998年长江流域发生洪水灾害,损失惨重。三峡工程的决策者们说,要是有了三峡工程,何愁长江洪水逞凶狂。”他们说三峡水库有221亿立方米的防洪库容,可以保证大坝下游的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笔者在接受记者北明女士的采访时指出,利用三峡水库的221亿立方米的库容防洪,虽然能减轻荆江地区的洪水压力,但是增加了大坝上游地区的洪水损失,而且会淹没重庆市的部分市区。三峡水库的防洪库容是在大坝处海拔145米到175米之间的库容,当大坝处蓄水至海拔175米时,大坝上游的水位不是175米,而是高于175米,距大坝越远,水位增高越大。三峡水库的表面,不是一个绝对的平面,而是一个有水力坡降的斜面。如果采用三峡论证泥沙组组长林秉南提出的三峡水库的平均水力坡降为万分之零点七的数字,届时重庆市的水位为海拔217米,重庆的朝天门码头被淹,重庆火车站被淹,重庆的部分城区被淹……北明
女士将采访发表在华夏文摘上(1998年9月4日第388期)。

    之后,一位名叫伊文给华夏文摘编辑部写了一封信,也发表在“华夏文摘”上(华夏文摘”1998年9月11日第389期):到这里我真的怀疑这位王水利专家的水平,怎么竟会把重庆的水位给算错了.照他这么一算,重庆的水位就变成了217米,那么重庆真的被淹得差不多了.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真的从中央到地方不是傻瓜就是疯子,否则怎么会让这样愚蠢的工程上马呢?只要稍有流体力学或者水力学基础的人都知道,水库基本是没有比降的,也就是说水位是平的,只是在库尾及其上游才有比降.

    可惜国内的读者无法看到华夏文摘上的文章。

    从伊文的来信可以得到以下一个重要的信息,就是“水库基本是没有比降的,也就是说水位是平的,只是在库尾及其上游才有比降”这个观点在中国流传很广,这从张羽、刘卫宏和陈敏那里都可以得到证实;伊文也认为,如果三峡水库不是平的话,那么这个问题就十分严重,三峡工程上马就是愚蠢决策,而且可以得到“中央到地方都是傻瓜或疯子”的这样结论!

    那么三峡水库的水面是平的观点是从哪里来的?这个广泛流传的观点显然受到
毛泽东 “高峡出平湖”的诗句的影响。但是诗是浪漫主义的体现,不是三峡工
程建设的依据。

    这个观点来自三峡工程论证移民组!移民组的一项主要任务是确定三峡工程的移民人数和淹没损失。在国务院批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查通过的三峡工程论证报告中,有这么一张表,就是三峡工程的移民淹没红线表:

    当长江流量在二十年一遇的洪水流量时、当三峡水库蓄水在正常蓄水位海拔175米时,大坝上游三峡水库各地的水位为:
    
    三斗坪三峡大坝坝址:175米;

秭归老县城:175米;距三峡大坝坝址37.6公里,移民迁移线177米

巴东县城:175米;距三峡大坝坝址72.5公里,移民迁移线177米

巫山县城:175.1米;距三峡大坝坝址124.3公里,移民迁移线17
7米

奉节县城:175.1米;距三峡大坝坝址162.2公里,移民迁移线17
7米

云阳老县城:175.1米;距三峡大坝坝址223.7B,移民迁移线177


万州:175.1米;距三峡大坝坝址281.3公里,移民迁移线177米

忠县:175.1米; 距三峡大坝坝址370.3公里,移民迁移线177


丰都县城:175.1米;距三峡大坝坝址429公里,移民迁移线177米

涪陵 :175.3米;距三峡大坝坝址483公里,移民迁移线177米

涪陵李渡镇:175.4米; 距三峡大坝坝址493.9公里,移民迁移线1
77米

(根据原全国政协委员陆钦侃先生提供的资料)

    从三峡坝址到涪陵李渡镇,一共493.9公里,两地水位差为0.4米,水力坡度为万分之0.008,由於两点的移民迁移线均为177米,可以视为没有水力坡度.

    为什么要选定海拔177米作为标准,这是在三峡水库的正常蓄水位海拔175米上再加了2米高的风浪保险。

    根据这张表,三峡工程在三峡水库区各地用红线标出了这175米的高程。三峡库区的人民陪伴着这根水平红线十余年,到三峡旅游的中外游客都是这根水平红线的见证人,世界上上亿的电视机前的观众也看到了这根水平红线。三峡工程公布的移民113万人,就是以这条红线确定的。居住在这条红线以下的人们,必须为三峡工程、为“国家的利益”作出牺牲,在限制的时间内迁家挪坟。同时这条红线也是三峡地区今后发展建设的基准点,一切建设,无论是公路、铁路、桥梁还是工厂和住房,都要参照这根这条红线。人们常常看到计算机模拟模型,600多公里长的三峡水库中水位上升,然后到海拔175米处停住,形成一个高峡中的“平湖”。我想中央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张羽一定还记得这样的模型。  

    钱正英是原三峡工程论证领导小组组长,张光斗是三峡工程论证的特邀专家,三峡工程论证审查组成员,三峡工程初步设计审查组负责人。 三峡工程的移民淹没红线表都是经过他们两人的审查批准的!

三、为重庆、涪陵、万州准备后事

    根据这根在493.9公里内只有0.4米水位差的三峡工程的移民淹没红线,万州市(现万州区主城区)的三分之二城区被淹,涪陵市(现涪陵区)的三分之一的城区被淹,但是重庆不受水库的淹没影响。为了抢救涪陵老市中心,涪陵市投资了9.54亿元修建坝高为海拔182米防护堤。长江北岸的忠县石宝寨始建于明末清初,距今已有400多年的历史,因为寨门高程正好是海拔175米,所以没有拆迁,而是原地保护,不久前刚整修完毕。如果三峡水库的水面没有水力坡度的话!

    2003年年6月4日中新网发表了刘卫宏、陈敏的文章,题目是;权威专家:三峡水库“高峡平湖”水面其实不平。

    中国水利界泰斗、清华大学张光斗教授解释说,长江上游的水源源不断地流进库区,上下游的水面始终存在一定坡度。并且这一坡度要受水库水深的影响,水越深坡度越小,水越浅坡度越大。因此,三峡水库的水面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是平的。他说,即使三峡工程全部竣工后,坝前水位达到175米,库区水面的坡度也依然存在,只是会比现在要小一些。 “如果大坝无限高,这个坡度就会无限小,”张光斗说,“这才有可能出现真正的平湖。”

    长江水利委员会高级工程师廖志丹进一步解释说,三峡水库是典型的河道型水库,其最大特点就是水的“比降”比较大。他解释说,“比降”就是上游水位减去下游水位的差,再除以两点间的距离。比降越大,水位落差越大。“长江三峡两岸都是高山峡谷,这对江水有较大的控制作用,使这一段江水的比降比平原型水库高得多,达到千分之一点九至千分之三左右,因此高峡平湖其实不平。”

    水力坡度,又称比降(WATER SURFACE SLOPEOR GRAD
IENT):

    河流水面单位距离的落差,常用百分比、千分比、万分比表示。

    如河道上A、B两点的距离为100公里,B点的水位比A点高20米,则水力坡度为万分之二(20米除以100公里,即2米除以100,000米。)国外常用另一种表示方法,称每100公里升高20米)。

    在自然状态下, 在没有葛洲坝大坝时,从重庆到宜昌的平均水力坡度为万分之2.3,即100公里长度中有23米的水位差。

    张光斗说:“三峡工程全部竣工后,坝前水位达到175米,库区水面的坡度也依然存在,只是会比现在要小一些。”现在的平均水力坡度为万分之2.3,比现在小一些到底是多少呢?张光斗没有说。

    三峡大坝上游各地的水力坡度不是一个常数(constant value),而是一个变量,她取决于入库的流量(in-flow)、出库 (out-flow)的流量、水库的截面(cross- sections)及截面上的与粗糙度(roughness)等。 三峡水库各地的水位,则取决于三峡大坝处的蓄水位的高程和沿程的水力坡度.

    笔者现在掌握的关于三峡水库的平均水力坡度有四种说法1、水力坡度为零(三峡工程论证移民组)2、水力坡度为万分之零点七( 三峡工程论证泥沙组)3、水力坡度为万分之零点六到万分之零点七(长江水利委员会高级工程师汪小)4、水力坡度为千分之一点九到千分之三点(长江水利委员会高级工程师寥志丹)
 
    采用也是经过钱正英和张光斗审查批准的三峡工程论证泥沙组提出的平均水力坡度为万分之零点七的数据,三峡水库的淹没红线就是另外一个样子:三斗坪三峡大坝坝址:175米;

秭归老县城:距三峡大坝坝37.6公里,水位177.6 米

巴东县城:距三峡大坝坝址72.5公里,水位180.1米

巫山县城:距三峡大坝坝址124.3公里,水位183.7米

奉节县城:距三峡大坝坝址162.2公里,水位186.4米

云阳老县城:距三峡大坝坝址223.7公里,水位190.7米

万州:距三峡大坝坝址281.3公里, 水位194.7米

忠县:距三峡大坝坝址370.3公里, 水位196.5米

丰都县城:距三峡大坝坝址429公里, 水位205.0米

涪陵 :距三峡大坝坝483公里, 水位208.8米

涪陵李渡镇:距三峡大坝坝址493.9公里, 水位209.6米

    重庆:距三峡大坝坝址按600公里计, 水位217米
虽然各段之间的水力坡度和平均值之间会有些偏差,或大於平均值或小於平均值,但从这简单的计算中可以看到水库沿程水位上涨的趋势。那时,淹没的就不是三分之二的万州市,也不是三分之一的涪陵市!到那时,用江堤保护的涪陵老市中心全在水下!到那时,石宝寨只露出一个楼塔尖!到那时,重庆的部分市区会被淹没!重庆的朝天门码头被淹!重庆火车站被淹!重庆新建的高速公路被淹!重庆新建的铁路被淹!

    如果我们采用长江水利委员会高级工程师寥志丹的数据(水力坡度为千分之一点九到千分之三点),那么后果更加严重,长江三峡水库的水“就涨上了天”。

    这就是伊文所说的,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真的从中央到地方不是傻瓜就是疯子,否则怎么会让这样愚蠢的工程上马呢?
 
    其实在张光斗的讲话中,已经暗示了这个可怕的结局。张光斗说:“如果大坝无限高,这个坡度就会无限小。”只是大坝无限高时,也是没有水力坡度时,万州、 涪陵、重庆全部都在水下!

    为重庆准备后事!是原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李锐先生在三峡工程批准时给中共中央信中提出的建议。已故清华大学教授黄万里先生多给中共中央写信,要求给他半个小时,听他解释为什么三峡大坝不可建的原因。但是他一直没有得到这样的机会。胡锦涛先生是清华大学水利系的毕业生,也是张光斗和黄万里的学生,三峡水库有水力坡度的这个事实,对他来说,不是一件难以解释的事:只要三峡水库中的水在流(这也是发电所必需的),三峡水库就有水力坡度!

    感谢中央电视台的记者和记者刘卫宏、陈敏,让大家来注意这个问题。当时我就说过,三峡水库是否是平的,等到三峡水库蓄水时就知道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现在蓄水的实践证明三峡水库不是平的。问题是,我们是否还要等到2009年,等到那时看看三峡水库动用防洪库容蓄水至175米时,重庆到底是否被淹?当然我们还可以等,等到2009年再看!


四、建议撤消张光斗和钱正英的中国工程院院士资格的建议

    如果这些问题都要等到被严酷的事实证明是错误时,才能改正,那么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又有什么用的?

    张光斗和钱正英是三峡工程论证、审查、设计、工程质量检查的主要负责人。

    在三峡工程论证中,移民组认为水库的水力坡度为零,而泥沙组采用水力坡度为万分之零点七的,这种互相矛盾的说法竟然能得到张光斗和钱正英的审查和批准。到目前为止,长江水利委员会高级工程师寥志丹还只能提供一个水力坡度为千分之一点九到千分之三点这样一个十分错误的数字。由於三峡工程论证中的这个错误,将导致三峡工程的彻底失败。要保证三峡工程的所谓的效益,就只能让三峡库区承受更大的淹没损失,放弃万州、涪陵以及重庆的部分城区,放弃部分新建的移民新镇,放弃部分新建的高速公里、铁路和桥梁……

    张光斗和钱正英负责的三峡工程论证已经出现过夸大三峡地区人口环境容量,得出三峡移民可以在本地安置的错误结论。只是国务院修改了移民政策,将14万移民异地安置,而没有追究张光斗和钱正英的责任。

    同时,张光斗和钱正英在三峡工程质量检查中隐瞒问题,针对三峡工工程的质量问题,他们两人是带着红牌去,最后由於三峡开发总公司的态度好,连黄牌也没有出示。这种做法违反了“做裁判”的基本规矩。

    鉴于张光斗和钱正英在三峡工程所犯的错误,建议撤消张光斗和钱正英的中国工程院院士资格。

作者为中国工程师,现旅居德国。


北京传知行研究所版权所有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华清嘉园23号楼401。 本网热线:010-62618102

冀ICP备08103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