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动态 >  文章

戴晴:“官儿迷” 李鹏的大手笔

作者:戴晴 来源:端传媒 本网发布日期:7/31/2019 6:00:00 AM

今晨,微信里收到这位前总理走掉的消息。那帖子的抬头:好消息——

不少心怀悲悯的朋友温和抗议:再怎么着,也不能这么说吧?

笔者跟帖解释:统而言之,或可依照人类天性,伤伤其类。但此刻走掉,对他本人,的确是好。因为,这位吃俸禄的,以生命之结束,躲掉了公众问责——任何正常社会都无法规避的问责。

责?什么责?罪责。

对官员罪责的追索,需要法制支撑,需要专业团队扎实调查。而今,在本人纳税的国度,这两项都不具备。这里,作为前总理治下公民,只在有限的篇幅里,给出些许印象与证词——供后世检索。

这就是:在刚刚过去的30年和20多年前,身居高位之“官儿迷”李鹏,为家国大政数次出手当中的两则——沉甸甸的两则:1989 -《426社论》;1992 - 三峡工程的全民搜刮。

91岁走掉的李鹏,厚道地说,还真够不上如今官场比比皆是的阴鸷恶徒。笔者认识好几位他们“4821”赴苏留学的天之骄子。在这厮一天比一天显赫的时日,老伙伴们对他的评价,也就仨字:官儿迷。

李鹏天资一般。做学问,无创造性可言,才艺也说不上。组织能力与执行力么,平平。而他童、少、青年时代最突出的,是貌似憨厚下的心计:“跟”和“拍”——阿姨、老师、苏方管理员、上司……只要对自家前程有用,跟呀拍呀——用林汉雄的话说,“他功课不好,但一直当班干部”——“跟、拍”之后进北京、“跟、拍”之后从局到副部正部、直“跟、拍”到了政治局,到了胡子叔叔、邓妈妈、小平同志。

有一件很少为人关注的历史要件,托衬其“官儿迷”,实在是凑巧得紧:

距他“两眼一闭”整整30年前 - 1989年的7月21-25日,江泽民——尚未正式加冕、但已笃定当稳了的总书记——突然匆匆出京,视察起看似与局势、与他本人专业(包括即将到手的大业)毫不相干的三峡工程。接着,返京。7月25日,赶到医院探望李鹏同志。

费解么?一点也不。试想,一批小伙伴搭梯、搬凳、摇杆子,合力采摘枝头苹果。那果子落下了,正正落在底下仰脖儿看的那人手里。在一口啃下之前,那人是不是得表个态,对那些下了大力、却无所得的众位?

老江这回,是以支持您的三峡工程,给您道谢道乏了!也算是咱们日后(不管对错)搭手合力的一个表态。

凭啥呢,给他道谢道乏?这就是这里要说的他的一个大手笔:30年前那篇《4.26社论》。

大家都知道,这篇东西,在最后酿成血案的50天里,一直是众方推拉之宝,堪称纽结在每个人心头的或利器、或把柄。

它,怎么来的?

都以为《4.26》是邓小平专利。不错,从事发到血溅长街,邓一次次坚持,“不后退”、“不让步”……其魂灵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一场有计划的阴谋”、“极少数别有用心的人”……无疑都出自邓;或者说得再具体点,这些狠话之所本,原是“小平同志425讲话”的A版与B版。

但这两版怎么出笼、又怎么立即在共产党关键部位火速传达、以及接下来的高效运作?

这都离不开“官儿迷“李鹏啊!

本来,胡耀邦葬礼之后,“小平同志同意”了一线指挥总书记的办法,即“赵三条”;从赵出访前的叮嘱、到一线班子的照规矩动作,都没什么大异议;乔石和北京警方,也控制住了局面。无奈“官儿迷”李心有不甘——手头依照应允做着,心底里难免揣摩掂量:这可是个大机会啊!小平是说了,可未必……心里头……全同意他啊。

他出手打探(4/23到邓宅);他出手做局(4/24让万里把北京市教委招来大放“左”辞);他出手火速部署(再到邓宅,套出狠话)……这一步步,“4821”当年,真把人家低看了,不过还不算走眼,因为他步步前逼的根本动机,既不在”一个很有希望很有前途的中国”、也不是“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官儿迷”李一心想的,只是:这回,你老赵怎么着也该下去了吧!

用当时新华社国内部主任张万舒的话说:

4/23下午赵出访,4/24李鹏就(召开常委会)听北京市汇报,4/25给邓小平汇报,4/26发表社论。三天之内,就给学潮定了反党反社会主义制度“动乱”的性。

 

这手干得实在漂亮。弄得严谨智睿的陈云——跟他一样,也时时琢磨着怎么把邓的一线干员弄掉——都派当年大秘(后来已经晋衔上将)许永耀,上赶着道乏。

还不要说到了6/1-3日,他这个“戒严总指挥”,在本可采纳别种措置的时候,再度顺着小平的意思开杀戒。

不意,元老政争的结果,他这个常委No.2,竟没能顺序上位。老江怎能不表态——三峡视察之后奔医院。

这里,再说他下一个大手笔:1992年主持 “205次总理办公会议”之决策 -《关于筹集三峡工程建设基金的紧急通知》。

目前,已经没有人能把李鹏和三峡这个已经、并将继续给中国造成无可挽回灾难的工程分开了。但李鹏对此工程,并不是如王震、钱正英那样从头至尾宝爱。在他的擢升中,三峡工程不过一块敲门砖——镶嵌着民族与共产金光、遭晃者或被忽悠晕,或一词不敢置。门敲开,他从副部、到部、到副总到总理……那砖本可置于一边(1989年春,国务院的确发出“搁置五年”之辞),不料他亲手制造的六四,把不同意见弄得弱势再弱势,到了1992年,这灾难的政治工程,已是轰轰然非上不可。但开放的世界,开展了对中国的狙击——人权与环境双领域——世行、亚开发等等,均贷不到款。工程非得上,钱到哪里拿?

怎么办?百姓身上刮呀。

 

于是他召集(不再管周遭叽叽喳喳、国务院独断专行的)总理办公会议。

于是做出民间搜刮通知:为解决三峡工程建设中的资金困难问题,国务院设立专项专用的“三峡工程建设基金”。该基金最大头来源,是从全国电力消费中,征收“电力附加”。其附加征收范围:除西藏等个别地区和孤立电网,为每度电征收3厘钱——这是1992;

自1994年起,“三峡工程建设基金” 按照每度电4厘钱征收;自1996年2月1日起,在三峡工程直接受益地区和经济发达地区的湖北省等十六个省、直辖市,每度电提高到7厘钱征收……也就是说,作为用电人,快30年了,我们所缴的钱,除了自己的电消费,还包含有每度电3厘、4厘、7厘等数额不等的“电力附加”——用于建设三峡工程。

 

今天已经知道的是,“三峡工程建设基金”的投入,占到了工程最终投资的一半以上——不仅没人能说个“不”,连想弄清具体钱数、弄清这么老大一笔究竟怎么个来去,都成了居心不轨。

李鹏独断专行的1992-205次总理办公会议!

“官儿迷”做了两届之后,于1998年转任人大委员长。随着工程开始运营发电,此项“三峡工程建设基金”照征不误,不过该了个名头:“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2010年1月1日起征。据称征到2019年12月31日。咱们拭目以待。

也正在此期间,一个名叫“长江电力”的国企,横空出世。于是我们知道,三峡工程之后续,凡是出了事、要用钱的地方,移民、崩塌、污染、碍航……都归国家;盈利的,32台水轮发电机组,划了出去。归谁呢——

中国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简称:长江电力,股票代码:600900)是由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作为主发起人,联合华能国际电力股份有限公司、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中国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勘测规划设计研究院等五家发起人以发起方式设立的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创立于2002年9月29日。

在网上,可以查到相当诡秘的股权配置。这是本著者不熟悉的领域,但一定有人能把它分析得透透的。

最后说两句题外话:

李鹏把出身底层、教育程度不高的朱琳娶到手,恩爱终生——幸事?败笔?

几十年来,关于朱琳,业内最多的传言,是她的奢与贪。有业内言者谓:他们家都阔成那样了,怎么这么点小利都不放手(指东北某地一电站转型;还有昌平的一家什么宾馆股权)。

这样的母亲(当然也包括功课从来不好的父亲),子女都无能于学业,但权钱面前,都不遑多让。

李小勇怎么15岁就参军(又不是文革时候)——地方恶少啊。当爹的只好把他交自己4821老伙伴管束。武警水电的崔军说:“哪里管得了?才来多久,军车撞了几辆了?” 衙内最后还是掉进军火倒卖与金融诈骗(1998,“新国大”)。虽然逃到境外,冤孽和血债,并未了结。

“官儿迷”李鹏,在红色政权里如愿以偿。虽然有如上所述“毫不利人 专门利己”之大手笔屡屡亮出,依旧得以顶着金晃晃的高帽——“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以及“采取果断措施平息了反革命暴乱”、“三峡工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之历史评价,进焚烧炉。

高帽归高帽。多少冤魂怨鬼,正等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财政部、国家计委、能源部、国家物价局〔1992〕财工字576号文。

 2) 李鹏1998年卸总理职。朱镕基再以总理办公会议征收南水北调费。由于不符合《宪法》和《国务院组织法》有关规定,该办公会议,在温家宝任内(2004年初)取消。



北京传知行研究所版权所有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华清嘉园23号楼401。 本网热线:010-62618102

冀ICP备08103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