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主建派 > 争议三峡 >  文章

三峡工程的利弊,这位亲历者讲清楚了

作者:高俊才 来源:中国发展网 本网发布日期:7/11/2019 3:46:00 AM

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在由贫到富、由弱变强的伟大复兴过程中,建设了一系列重大工程。缘于国家发展改革委(原国家计委)和所在司局的职能,农经司原司长高俊才在职期间参与和见证了很多重大工程的前期工作和建设运行,尤其是三峡枢纽、南水北调和退耕还林三大工程,造福当代、惠及子孙,可称为百年大计甚至千年大计工程,每一项工程的投资额都是数千亿元,受益人口数以千万计甚至数以亿计。这些国家重大工程凝聚着无数人的智慧和心血。本文为高俊才关于三峡工程的回忆。

长江三峡工程上游,西起重庆奉节县白帝城东至湖北宜昌南津关208公里范围内,有群峰竞秀、天下闻名的瞿塘峡、巫峡、西陵峡,三峡工程因此而得名。

三峡工程是世纪工程,承载着几代人的梦想。1918年孙中山先生在《建国方略》中就提出了三峡工程的设想:“以水闸堰其水,使舟得溯流以行,而又可资其水力”。1956年毛泽东主席写下“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气势磅礴的诗篇;1958年中共中央南宁会议期间,毛泽东主席要求会议安排讨论三峡工程问题,提出“积极准备,充分可靠”的三峡建设方针,并请周恩来总理挂帅,以加强对三峡工程的领导。

从1950年国务院成立长江水利委员会,担负起统一规划长江治理、开发、建设的重任,到1992年4月3日七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通过《关于兴建长江三峡工程的决议》,40多年间,在争议中不断优化规划设计方案。从上世纪初到现在的100多年时间里,不断发现和解决新问题。这项举世瞩目的伟大工程,凝聚着无数人的智慧和心血。

我在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作32年多,从走进国家计委农林水利局机关门口到退休于国家发展改革委农经司,从三峡工程前期工作到建设运行和解决一系列后续问题,始终参与而且有些工作深度参与。

准备和论证

我刚毕业参加工作的1982年9月,党的十二大提出“在本世纪末,工农业总产值翻两番”。为适应工农业总产值翻两番对能源的需求,结合改善长江中下游的防洪、航运条件,当时兴建三峡工程的呼声很高,但考虑到国情,建设规模要适当,尽量减少水库淹没,在三峡工程大坝高、中、低三个方案中,最初的决策意见拟采用低坝方案,即正常蓄水位为150米。经过国务院16个部委和鄂湘川3省以及58个科研施工单位、11所大专院校的专家的努力,编制了正常蓄水位为150米的综合利用方案可行性报告。1983年,由国家计委组织审查这项报告。

1984年4月,国务院初步确定三峡工程实施蓄水位为150米的低坝方案。三峡工程的各项准备工作紧锣密鼓地展开。葛洲坝集团公司迅速组织一支施工队伍,欢天喜地、浩浩荡荡地开进了三峡工地。三峡省筹备组也宣告成立,我所在的国家计委农林水利局,派了一名副局级领导朱好生同志到湖北宜昌负责三峡省计委的筹建工作,我陪同当时的处长陈沛深同志到宜昌出差时,还专门到朱好生同志处调查了解三峡工程进展情况。

出乎意料的是,之后不久便发生了日益激烈的争论,很多专家对三峡工程150米的低坝方案提出了不同意见,有些专家甚至反对修建三峡工程。以四川省为主的一些专家建议采用中坝方案。一些政协委员、专家学者纷纷发表言论,撰写文章,反对三峡工程上马。93岁的全国政协常委孙越崎(曾任第五、六、七届全国政协常委,是中国近现代能源工业的创办和奠基人之一,新中国成立之前曾任旧政府的资源委员会委员长)率众考察三峡,向中共中央提交了《三峡工程近期不能上》的长篇调查报告。邓小平同志和党中央对各种意见非常重视。1986年3月31日,邓小平同志会见外宾关于三峡工程问题的提问时慎重地说,对兴建三峡工程这样关系千秋万代的大事,中国政府一定会周密考虑,有了一个好处最大、坏处最小的方案时,才会决定开工,是决不会草率从事的。4月3日,李鹏同志在六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关于三峡工程的提问时也表示,三峡工程是具有防洪、发电、航运等综合效益的一项伟大的工程,对这项工程,中国政府的态度既是积极的,又是非常慎重的。

面对三峡工程的争论,党中央国务院果断决定对三峡工程进行重新论证。1986年6月,党中央国务院下发15号文件,即《关于长江三峡工程论证有关问题的通知》。国务院从全国65个单位、部门、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抽调412名专家,着重吸收持不同意见的专家参与,还将方方面面的不同意见印成7大本资料,人手一册,分发给全体专家讨论、参考。最后形成14个专题论证报告。经过近三年的重新论证,1989年5月,《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可行性研究报告(审议稿)》在三峡工程论证领导小组第十次会议上通过,并于当年7月上报国务院审查。报告的定性结论是“三峡工程建比不建好,早建比晚建有利”;定量的实施方案是,坝高185米、蓄水位175米(即中坝方案)。

在上述1986年到1989年近三年的三峡工程论证过程中,国家计委领导多次主持论证会议,记得当时的国家计委副主任刘中一同志(分管农林水利局等司局)在京西宾馆主持会议,会上专家发言争论非常激烈,有一位80多岁的老专家发言,其大意是:代表包括孙老(指的是孙越崎)在内的三位专家,三位的年龄总和246岁,三位专家的意见是不赞同近期建设三峡工程……;在这次会上,另有更多的专家明确表示赞同近期建设三峡工程,提出了近期建设三峡工程的很多理由。在这样的会上,我们年轻同志开了眼界、长了见识,既加深了对三峡工程的了解,又感受到了科学决策、民主决策的气氛。我们农林水利局的胡德恒、刘尧传、上官长君、苏从瞻、魏昌林、陈沛深同志等司处领导和能源局的蒋兆祖、何格高同志以及国土局的刘善建同志等多位领导,数次参加会议,并在会上会下做了大量组织、服务工作,同时发表了意见。总之,在三峡工程论证的过程中,国家计委在组织、协调和引导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三峡工程的利弊,这位亲历者讲清楚了

 

 

获批和兴建

1990年国务院召开三峡工程论证汇报会之后,设立了审查委员会,邹家华副总理(兼国家计委主任)为审查委员会主任,1991年8月审查委员会通过了可行性研究报告。1992年2月20日,江泽民同志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讨论兴建长江三峡工程的议案,决定将这个议案提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1992年4月3日,在七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1767票赞成、177票反对、664票弃权、25人未按表决器,大会通过了《关于兴建长江三峡工程的决议》。三峡工程被列入中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年规划。

在最重要的决策性大会,即1992年的七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召开之前,根据国务院安排,国家计委副主任甘子玉带队,有关部门和全国各省(直辖市、自治区)参加(一名副省部级领导和多名相关部门同志),到实地考察调研,调研队伍100多人,乘坐两条大船(有几个晚上睡在船上)从重庆出发沿江而下,到四川(当时重庆还不是直辖市)、湖北、湖南三省调研库区、坝址和受益区的有关情况。在湖南洞庭湖地区和湖北江汉平原调研期间,看了以往洪水灾害留下的遗迹,听到大量居民诉说受灾经历和对建设三峡大坝、提升防洪能力和保护家园的期盼,人人皆感触至深,这次调研对三峡工程以防洪为主的功能定位、对早建三峡的认识统一、对最终决策的投票,都起到了重要作用。这次调研是国家计委组织的,当时的办公厅主任佘健明、农经司副司长边秉银、规划司副司长蓝世良等司局领导和多名处室的同志,参加了这次考察调研,我作为从事水利工作的专业干部参加这次调研,既对建设三峡工程的必要性及其中坝方案的可行性做了深入调查,又将自己的认识与很多专家代表做了交流,对这次调研我印象很深。

三峡工程移民100多万人,如何“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是一项艰巨而长期的任务。为了解决包括三峡水库移民在内的大中型水库移民的后期扶持问题,2005年国务院成立了大中型水库移民后期扶持工作领导小组,通过联席会议方式协调解决具体问题,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杜鹰担任联席会议召集人,我担任办公室主任。从2005年到2014年近10年间,我和水利部、三峡办等有关部门同志多次到三峡库区调研移民后期扶持政策落实情况,同时提出有针对性的建议并形成了政策文件。

我是三峡工程验收委员会的成员,多次参加阶段性验收。印象最深的一次是2003年4月那一次,当时非典肆虐,北京是疫病重灾区,北京至宜昌的飞机上只有我们去三峡验收的7人乘坐,这说明北京人当时不愿外出,因为外出不仅有传染风险,到外地还受到一定程度的监视。我们开会时人人必须戴口罩,吃饭时每人一盘罩有塑料薄膜的饭菜,北京去的人有一部专用电梯,不能乘坐其他电梯。在这次三峡单项工程的阶段性验收期间,我做了以下打油诗:

三峡工程

(2003年4月28日)

(一)

瞿塘夔门巫山云,西陵大坝真雄峻。天人合一造奇物,百年梦想今成真。

(二)

万里长江第一坝,除害兴利效益大。规模宏伟惊世界,高峡平湖润中华。

(三)

滔滔江水生金银,浩浩船队过夔门。长江防洪增保障,多效造福数亿人。

(四)

天兵开出“第四峡”,神匠建成五级闸。水落水涨一百米,万吨船队过三峡。

(注:“第四峡”和“五级闸”都是指三峡永久船闸。)

完工和效益

三峡工程1994年12月14日正式开工;2003年6月1日开始蓄水发电;2006年5月20日大坝主体工程竣工;最后一台水电机组于2012年7月4日投产,32台单机容量为70万千瓦的水电机组装机总容量2240万千瓦,是世界上最大的水力发电站和清洁能源生产基地;2016年5~9月升船机通过工程验收、消防验收并完成实船试航。

三峡工程效益很多,主要是三大效益,即防洪、发电和航运。防洪效益被认为是最核心而且不可替代的效益,三峡大坝防洪总库容221.5亿立方米,可将长江中下游的防洪标准从十年一遇提高到百年一遇,大大减轻长江中下游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苏等省汛期的防洪压力。年发电量1000亿度左右,大部分电能通过西电东送工程,源源不断地送往华中华南等地区,对缓解这些地区的用电紧张起到关键作用。航运效益也非常大,在非汛期三峡水位保持在175米时,通过三峡船闸万吨船队可直达重庆。上述三大效益之外,还有灌溉、养殖等效益,总之,三峡工程综合效益是巨大的。

至于三峡工程的负面影响,比如泥沙淤积问题、诱发山体滑坡问题、库区水环境问题、珍稀动物保护问题、文物保护问题、移民问题等等,在决策之前漫长的前期工作阶段已经论证得比较充分。三峡工程建成后多年来观测,有些问题发生的程度比预测的还轻,而且发生的问题早有预案,可以说总体上符合“凡事预则立”的原则。当然,三峡工程在今后长期的运行管理过程中,还要在多方面加强观测和研究,按照问题导向、需求导向和目标导向,与时俱进地优化运行机制和创新管理技术。

(作者:国家发展改革委 农经司原司长 高俊才)



北京传知行研究所版权所有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华清嘉园23号楼401。 本网热线:010-62618102

冀ICP备08103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