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潘家铮 > 三峡人物 >  文章

潘家铮:三峡工程论证始末(代序)

作者: 来源:三峡工程论证 本网发布日期:10/6/2010 8:01:00 PM

      发表时间:1999年11月

      潘家铮: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能源部水电总工程师,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举世瞩目的三峡水利枢纽工程重新论证工作已基本完成。三峡工程究竟起什么作用?存在什么分歧意见?为什么要重新论证?论证的结论怎样?这是许多同志关心而又不太了解的。作者愿在本文中做个扼要的介绍。
  
  一、简短的回顾
  
  有些人把三峡工程比做是中国工程师或中国人民的一个伟大的梦。最早做这个梦的是我国民主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70年前,他的建设计划中就有开发长江三峡水力资源的设想。40年代,国民党政府和美国垦务局合作,对三峡工程做过一些勘测、设计和研究工作。当然,那时研究的程度很浅,提出的建设方案衡诸当时的政治、经济、技术条件也接近于梦想。
  
  新中国成立后,这个梦逐渐向现实接近,但仍然经历了漫长曲折的路。建国伊始,国家为了治理长江水害、开发长江水利,成立了长江水利委员会(后改称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即“长办”),从事长江流域的规划工作。1954年长江流域发生特大洪水,损失惨重,加速了包括三峡工程在内的治理开发研究步伐。在地质、电力、交通等部门的协作下,开展了三峡工程的勘测设计和科研工作。当时三峡工程的首要目标是防洪,曾设想过修建二百一十几米高的坝,迁移重庆,一举解决长江中下游的洪灾,同时装机3000万千瓦以上,还推荐尽快开工修建。这一构思是不符合当时的国情和现实条件的,
  
  理所当然地引起许多人士的怀疑和反对。1958年3月,党中央成都会议决定,对三峡工程需采取既积极又慎重的方针,重庆不能受淹,水库蓄水位不能超过200米,而且要研究更低的方案。在此以后,研究的方案都倾向于蓄水位200米,装机2500万千瓦。由于60年代初期的天灾人祸以及随之而来的十年浩劫,这样的方案也无法实现。只是在70年代中修起了三峡工程的组成部分,即其下游的反调节水库葛洲坝枢纽,并作为 “三峡工程的实战准备”。
  
  葛洲坝工程也曾引起大量批评和非议,但它毕竟已屹立在长江干流上并发挥着巨大效益,至少证明了中国工程师有能力斩断万里长江,修坝发电通航!
  
  “四人帮”的溃灭,葛洲坝的建成以及全国经济的发展,建设三峡枢纽的问题自然又提到议事日程上来——这已是80年代了!水电部考虑到蓄水位200米方案的移民量过大,困难太多,指示“长办”研究提出各种较低的方案供国家决策。“长办”于1983年提出可行性研究报告,推荐正常蓄水位150米的方案。此方案可装机1300万千瓦,有一定的防洪能力,也能改善数百公里川江航道。这个方案经计委组织350多位专家和领导审查,1984年4月国务院原则批准可行性报告,只将坝顶高程提高了10米,以便遇到特大洪水时超额拦蓄洪水,以减轻中下游洪灾,并着手筹建。三峡工程不再是一个梦,而似乎是即将实现的现实了。
  
  1984年9月,重庆市人民政府报告国务院,要求将三峡工程正常蓄水位提高到180米,以便万吨级船队可直达重庆港。交通部也持同样看法。因此,国家计委、科委受国务院委托,组织专家进一步论证三峡工程的水位问题。
  
  在此期间,出现了许多反对修建三峡工程的意见;在主张修建三峡的人中,对水位和开发方式也有很大的意见分歧。1986年4月,中央领导和有关方面视察三峡后,中央和国务院下达了15号文件,责成水电部负责,重新组织对三峡工程的全面论证工作,并重编可行性报告供中央决策。
  
  二、重新论证工作的组织和进行
  
  水电部领导认为:要完成中央交下的任务,做好重新论证工作,一是要靠各界的监督指导,二是要依靠专家的研究分析。
  
  为了接受各方面的指导监督,论证领导小组商请了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全国政协经济建设组、国务院经济技术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中国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科协、财政部、交通部、机械电子部、四川省、湖北省、国务院三峡地区经济开发办公室等单位推荐人选,聘为特邀顾问,共计21位。他们都是德高望重、经历丰富、负责着或负责过重要部门或全国性科技组织的领导,并带有广泛的代表性。
  
  具体的论证工作由专家组承担。为此,首先确定了论证专题,共计地质地震、枢纽建筑物、水文、泥沙、生态环境、施工、机电、投资估算、移民、防洪、发电、航运、综合规划与水位以及综合经济评价等14 个,相应成立了14个专家组。我们在1984年国家计委、科委所组织的全体专家的基础上,聘请了各专家组的顾问、组长和专家。聘请专家时既考虑专业需要,又打破部门界限,尽量多聘请外部门专家。中国科协也推荐了25位专家。具体专家组成员主要由顾问和组长们推荐、协商确定。例如,地质地震组的两位顾问聘自中国科学院和地矿部,五位组长来自地矿部、中科院、国家地震局和水电部,并由他们协商聘请来自各部门、各高等院校的地质专家组成专家组及工作组。参与三峡重新论证的14个专家组全体专家共412位,来自40个专业,其中学部委员15人,教授、副教授、研究员、副研究员和高级工程师251人。外部门专家 213人,占51.7%。
  
  各专家组独立开展工作,从拟定工作纲要,组织调查研究试验计算,举行各种形式会议讨论,直到起草、通过、修改和确定论证报告,全由专家组独立进行并对报告负责。领导小组扩大会议仅起确定专题、组织专家组传达学习中央文件精神、提出论证要求、审定工作大纲、协调各组工作和审议论证报告的作用。
  
  论证工作分两步进行。由于各方面对三峡工程的要求各异,对蓄水位及开发方式看法不同,因此首先通过综合分析和讨论,初选出一个可以满足经济部门及地区最低要求而又在移民、泥沙和生态环境等制约因素容许范围内的方案,也就是各方面都可以接受的水位方案,作为三峡工程的代表性方案,以便深入论证比较。1987年4月,领导小组第四次扩大会议审议通过了最终正常蓄水位175米、一级开发、一次建成、分期蓄水、连续移民的初选方案。
  
  第二步是围绕这个方案开展各专题的深入论证,并拟定各种替代(比较)方案,比较不建、早建或晚建三峡工程的利弊得失。在14个专家组完成论证报告后,再根据专家组的结论重新编制可行性研究报告。
  
  有的同志认为,中央不应将论证工作交由水电部负责,担心“水电部领导的错误思想”会影响专家得出客观的结论。我希望通过上述介绍可以消除一些误解。重要的一点是:专家组是独立进行工作并对他们的结论负责的。
  
  这400多位专家都是国内甚或国际上享有盛名的科学家,具有强烈的责任心和荣誉感。他们只尊重事实和真理,不受人左右。结论是通过科学论证集体研究后得出的,怎么能设想一个部领导的“错误思想”能影响到他们呢?
  
  三、三峡工程的作用和效益
  
  为什么许多中国水利工程师如此迷恋三峡工程?难道是为了个人或部门树碑立传、好大喜功而不顾国家利益,弄虚作假去贻害子孙吗?这当然绝非事实。这是由于三峡工程确实具有巨大的作用和效益,中国的经济发展和现代化建设迫切地需要它。
  
  三峡工程首先是为解决长江中下游地区防洪问题提出的。数百年来长江流域洪灾不断。1860、1870年的特大洪水使人们至今谈虎色变。本世纪中,1931、1935以及解放后的1954年洪水,都损失惨重,余悸犹存。在没有找出较妥善的防御方案和完成必要的建设以前,中国的水利工程师是无法安枕,也无法向国家人民交代的。三峡工程就是长江防洪体系中重要的一环。
  
  现在有些同志对三峡的防洪作用不断责难,甚至提到害大于利的程度。专家组的研究指出:像长江这样大的流域,上、中、下,干、支流的洪灾成因十分复杂,洪灾影响十分严重,不可能单靠某一类措施或某一项工程来解决所有问题,必须采用泄、蓄、分洪等多项措施综合解决。三峡工程是这些综合措施中的重要环节。由于它的位置和库容,可以有效地控制川江来水,直接保障荆江河堤安全,使遭遇百年(及以下)的洪水时不需动用荆江分洪区,遇千年大水可防止荆江两岸溃决,免遭毁灭性灾害。这个作用是其它措施替代不了的。同样,三峡水库也替代不了加固加高堤防和建设支流水库的作用。
  
  对长江的洪灾问题不能存在侥幸心理。且不说发生一次巨大洪灾将给人民带来空前灾难,打乱国家经济发展的战略规划与布局,就是动用一次分洪区,其后果也难以想象。要知道,这里已成为商品粮基地,居住了百万人民!如果有条件,为什么要反对修三峡这个水库呢?
  
  三峡枢纽又是世界最大的一座水电站。装机1768万千瓦,年发电840亿千瓦时,除供电川东外,主要电能将就近东送华中、华东。这些地区是我国经济最发达而能源最短缺的地区,几十年来饱尝缺电缺煤之苦。开发三峡相当于建设一个年产4200万吨原煤或年产2100万吨原油的巨大煤矿、油田,而且是廉价、清洁、永远不必担心枯竭的能源。华中、华东地区目前的电力供应、煤炭运输和污染问题已经达到严峻程度,但今后10年暂时还只能继续
  
  大量增建火电来救急,瞻望以后,令人焦虑。有什么理由不考虑开发三峡来有力地缓解一些困难呢?反对修建三峡的同志也始终提不出一个更好的“替代方案”。
  
  三峡工程还有一个明显改善川江航道的巨大作用。三峡枢纽建成后,万吨级船队可以直达重庆,可满足年货运量5000万吨的要求,可以大大降低运输成本,使长江这条贯穿中国东西的交通大动脉真正起到黄金水道的作用。当然,交通部门和重庆市对这个问题是十分慎重的,所以选派了最有经验的专家和领导参与并主持了航运专题的论证工作。我们没有理由不相信他们的意见和结论。
  
  四、建设三峡工程存在哪些技术问题
  
  开展论证以来,社会各界乃至国外人士提出过许多技术上的疑问或不安。最重要的,如:坝址区地壳是否稳定,有无未发现的隐伏大断裂,水库蓄水后是否会引起强烈地震,水库两岸是否会发生大崩坍堵塞江流,危及大坝?水文和泥沙资料是否可靠?水库的寿命有多长?泥沙淤积对航道、港口有什么影响等等。还有些同志担心水工建筑物是否过于巨大复杂,施工是否十分困难,工期很长,以及机电设备是否要大量进口等等。有关的专家组除充分分析引用已有的资料外,并补充了大量的勘探、调查、数学分析、模型试验和综合研究工作,全面地、科学地、明确地对这些问题作了答复。
  
  要详细介绍各专家组的研究过程和结论,超出了本文的范围。但我们可以扼要提一下:在地质条件上,专家组确认三峡坝址工程地质条件良好,区域地质构造相对稳定,基本地震烈度为6度,水库诱发地震引起的烈度最高也不超过5.5至6度。库岸主要由坚硬半坚硬的岩石组成,整体稳定条件是好的。某些河段存在崩坍体,但可能发生大规模失稳的是少数,且远离坝址。
  
  按最不利假定进行计算和试验,涌浪不会影响工程安全,而且因水库蓄水后河面加宽,水深加大,因滑坡入江而碍航的风险将大大减轻。
  
  专家组鉴定了所有重要的水文成果,认为观测系列长、质量高,成果可信,可以作为可行性研究的依据。由于人类活动影响,确实加剧了上游的水土流失,但进入长江干流的历年沙量没有明显的增长趋势。这是由于上游侵蚀下来的物质较粗,多就地沉积,带进支流甚至干流的很少。
  
  泥沙淤积问题是大家关心的焦点。几乎集中了全国所有最优秀的泥沙权威的专家组所下的最终结论是:由于三峡水库是河谷型水库而且采用蓄清排浑的运行方式,水库绝大部分有效库容可以长期保留。蓄水后,常年回水区的航道条件显著改善,变动回水区的滩险也不同程度地改善,基本上可以满足万吨级船队通航的要求。在特殊情况下,某些河段的航道和港区会出现航深不足或影响港区作业情况,但可从优化水库调度、综合港口改造、研究整治和疏浚措施加以解决。专家组还研究了具体的整治措施。
  
  根据有关专家组的研究,三峡工程水工建筑物的规模虽然巨大,施工任务艰巨,主要的机电设备具有世界水平,但技术上并没有不能解决的困难。
  
  中国人民完全有能力承担设计、施工和设备制造任务。包括三年准备期在内,第一批机组可在12年后发电,18年完建,20年搞完移民任务。当然,其中通航建筑物的规模是空前的,需要特别认真细致的工作,少量机电设备和施工机械需进口,但所需外资极为有限,绝大部分设备都可立足国内生产。
  
  以上就是地质地震、水文、泥沙、枢纽、施工和机电专家组所作的结论。
  
  五、三峡工程的移民和生态环境影响
  
  移民和生态环境问题比技术问题更多地引起人们的疑虑与不安。
  
  三峡工程的淹没损失和移民数量确实很大。600公里长的水库,淹没两岸耕地和果园42万亩。目前住在淹没线以下的人口共72.5万人(175米水位),考虑人口的自然和机械增长以及随迁因素,按动迁113万人规划,淹没补偿及移民投资达110.6亿元。
  
  能不能妥善解决好移民问题取决于三个因素:
  
  首先要问的是,实物指标是否可靠?这些数据是有关单位会同各级地方政府逐户调查、反复核实确认的,因此是完全可信的。
  
  第二,库区有无足够的环境容量可以安置?移民专家组经反复调查分析,认为可以解决。因为(1)移民分散在数百公里范围的县、市中,淹没耕地和动迁人数占全县的比例很小;(2)农业人口不到移民总人数的一半,大部分均可不出乡安置;(3)通过多种调查手段核实,可利用的荒地和低产地(改造为耕地、柑桔园和高产田)为数很大,至少可安排百万农民,还可以通过渔业和二三产业安置数十万人;(4)以地方政府为主,已作了具体周密的规划,所考虑的二三产业都切实可行。
  
  第三,取决于组织和政策。三峡水库移民根据中央精神采取开发性移民方针,把移民安置与库区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结合起来解决。在库区进行的移民试点证实这是一条正确的路。移民专家组还提出了重要的政策建议。所以结论是移民任务艰巨,但有解决的途径和办法。我们深信,按照这个规划进行,不仅移民能安居乐业,生活提高,城镇换上新貌,而且整个库区经济将有巨大发展。这是几十位移民专家和400多位有关部门参加工作的同志得出的结论,这也是为什么广大库区人民、干部积极拥护开发三峡的原因。
  
  关于三峡建库对生态环境的影响。55位生态环境专家调查分析了各个方面的因素,客观地分析了建库对环境的有利及不利影响。专家组指出:有利影响主要在中游,包括减轻洪灾对生态环境的破坏,减少燃煤对环境的污染,减缓洞庭湖的淤积等。不利影响主要在库区,除淹没耕地、改变景观和大量移民外,尚对珍稀物种、库尾洪涝灾害、滑坡、地震、陆生动植物等等有影响,并认为尤以移民环境容量是个制约因素。专家组还对如何维护改善生态环境、减轻不利影响提出了具体建议。如果兴建三峡工程,这些建议无疑要认真地执行。
  
  还有同志担心战争对大坝的破坏将造成难以想象的后果。我们姑且不讨论当前国际形势的变化以及和平因素的增长远远超过战争因素等问题,就三峡水库本身来讲,其库容与长江在一个大洪水过程中的总水量相比,只占很小比例。而长江具有极其巨大的行洪能力,三峡枢纽又拥有极大的泄水容量,水库可在极短时间内放低水位。在极端不利的设想下,大坝瞬时全溃也只造成地区性灾害,不会使荆江大堤溃决,更不会出现“半个中国被淹”、“三江两湖人民尽为鱼鳖”的情况。这和拥有千万人口的中心城市、重要军事、工业基地遭受核弹袭击的影响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六、建比不建好、早建比晚建有利建三峡究竟需要多少投资?建好还是不建好?早建有利还是晚建有利?
  
  根据专家组的估算,按1986年底价格水平,三峡工程静态总投资为361.1亿元,其中枢纽本身187.67亿元,移民工程110.61亿元,高压输电 62.82亿元。在这个基础上,考虑价格调整因素和计算施工期利息,可以估算从不同开工时期到完工为止各年度所需筹措的资金。
  
  361.1亿元这个基数是可靠的。因为三峡工程的前期工作已做到惊人的深入细微,不可能再有大的遗漏,毋宁说,估算中留的余地是较大的。
  
  怎么样进行建或不建三峡工程的比较呢?我们知道,国家为了满足一定期限内长江防洪、通航和华中华东地区用电的需求,必须投入资金进行一定规模的基本建设,三峡工程只是这个系统中的一环。为了满足相同的国民经济需求,不建或晚建三峡工程,就要改用其它组合方案。有关专家组在综合研究大量的可能组合方案并作了试算后,拟定了几个比较合理、现实的比较方案,其中有排除三峡工程的、早建三峡工程的,以及推迟建设三峡工程的。
  
  然后详细计算每种组合下,逐年需投入的资金和以后的产出,并将每年的费用都折算到“现值”。计算时期算到工程的综合折旧期止。这样就可比较哪个方案的“费用总现值” 最小,也就是最佳选择。当然,这样浩繁的计算只能在大型计算机上实现。专家组采用的软件是研究部门开发并通过鉴定、得到世界银行采用的GESP数学模型。大量计算给出的成果是:早建三峡工程的“费用总现值”最小,不建三峡工程为最大。专家组据此下了“建比不建好、早建比晚建有利、建议早作决策”的结论。
  
  为什么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呢?我们知道,选用任何比较方案,总有其利弊得失。早建三峡工程的弊,就是投资集中、移民多、产出期长,在开工后12年内只有投入没有产出,对2000年前的国民经济不能见效。利呢?就是在投产后将对国民经济各部门提供强大后劲,产出巨大效益,年年上缴巨额利税,将对国家做出很大贡献。在比较方案中,如采用火电替代,初期投资分散,见效快,但愈到后期费用愈高,困难愈大(这里还不去考虑煤的生产、运输和环境污染中难以解决的问题);采用其它水电替代,则真正能起替代作用的是金沙江上的巨型电站。它的投入期更远,输电线投资更大。所以,从国家稍长一些时期的经济战略目标和最大综合利益来衡量,早建三峡工程就必然成为一个最优选择。
  
  上述仅是经济评价中的部分工作内容,专家组还进行了其它论证,包括具体的财务可行性研究。从财务分析看,三峡工程需国内投入的资金集中在前十多年,其中在第一批机组投产前所需的静态总投资为169.19亿元(1986年底不变价格)。第一批机组投产后产出就急剧增长。以稍较合理的上网电价9.3分/千瓦时计算,工程建成后的第二年就可收回全部投资,还清全部本息。我国还没有一个水利工程具有如此强大的还贷能力。
  
  许多同志原则上并不反对国家最终应修建三峡工程,但是认为当前国家资金短缺,经济形势紧张,十三届三中全会决定明后两年的重点是治理经济环境,整顿经济秩序,控制通货膨胀,要大力压缩基建规模。在这个气候下提出建三峡工程是不合适的,并担心会加剧通货膨胀,影响物价甚至社会安定。我们愿意诚恳地说明,所谓“建比不建好、早建比晚建有利”是在一定基础上通过科学论证计算所得到的客观结论,只是说明情况,比较利弊得失,不等于决策。国家究竟对三峡工程怎么考虑,那还要统览全局作出最佳和可行的安排。另外,我们始终认为,作为社会主义国家,总不能像小企业主一样只搞短期行为,总得有个中、长期的宏观规划和布局。我们认为,三中全会的精神是积极的。只有大力压缩那些计划内和计划外的不应建的楼堂馆所,那些重复引进、能源材料和销路不落实的项目,大力削掉那些浪费大、质量差、污染严重的项目,国家才能改变投资结构,发展短线项目,考虑那些具有战略意义为子孙后代造福的项目。难道说,近来通货和物价极不正常猛涨的局面是由于国家多修建了能源、交通、原材料工业的缘故吗?而且根据专家组计算,三峡工程投资只占同期国民收入的1‰,所需三材只占同期总产量的2~3‰。一个三峡工程就会造成如此深远的影响吗?从电力需求讲,除非华中华东地区国民经济不再发展,否则电力建设总是要进行的。不建三峡工程必然需要建火电、煤矿、铁路,或建金沙江上的水电站。难道这些工程就不需投资、不要三材吗?这是不辩自明的。总之,我们相信三峡工程是要兴建的。在兴建前,为了控制移民人数增长和减轻困难,我们将提出一些可行的建议供中央考虑。
  
  三峡工程,绝非是一个梦想,而是可以实现的现实。三峡工程,这个中国的国宝、世界水利建设史上的奇迹和明珠,终将会由中国人民摘取到手的。
  
  让我们满怀信心地为完成这一伟大事业而奋斗吧!
  
  



北京传知行研究所版权所有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华清嘉园23号楼401。 本网热线:010-62618102

冀ICP备08103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