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陆佑楣 > 三峡人物 >  文章

陆佑楣:认识三峡工程需要几代人

作者: 来源:中国能源网 本网发布日期:9/14/2010 4:15:00 AM

  陆佑楣走到哪里,被问得最多的问题一定与三峡有关。不仅仅是陆佑楣曾经执掌过三峡工程建设最为关键的10年,更因为与三峡工程相关的综合效益、生态环境、库区移民等都是全球关注的热点。
  
  不管陆佑楣走到哪里,被问得最多的问题一定与三峡有关。不仅仅是陆佑楣曾经执掌过三峡工程建设最为关键的10年,更因为与三峡工程相关的综合效益、生态环境、库区移民等都是全球关注的热点。
  
  “对三峡工程的认识,对长江的认识,不是一代人就可以搞明白,需要几代人的时间甚至更长。”日前,前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总经理、中国工程院院士陆佑楣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直言:三峡工程取得了非常好的社会效益、综合效益,“这是一个伟大的跨世纪工程。”
  
  三峡工程本身就是生态工程
  
  陆佑楣称,三峡工程的决策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是几代中国人不断探索自然规律、不懈努力的结果。
  
  上世纪90年代初,长江中下游地区的经济得以快速发展,但受长江洪灾威胁的形势严峻,如不治水,经济发展不能得以保证。1992年,全国人大七届五次会议审议通过兴建三峡工程的决议。
  
  三峡工程的建设,把长江中下游地区的防洪标准由10年一遇提高到了百年一遇和千年一遇。从此,中下游地区经济发展不再受洪水威胁。
  
  环境效益方面,三峡工程本身就是一个生态工程,它提供的是清洁的能源,按照与火电的可比分析,如果建设同样装机容量的火电机组,每年要多消耗5000多万吨煤,要向大气排放1亿吨二氧化碳。二氧化碳的减排,关系到全球的气候变暖问题,三峡工程提供的清洁能源为此作出了非常大的贡献。
  
  陆佑楣称,库区的百万群众也是一个受惠群体,“建设前,我曾经多次去库区,那里的群众大部分都处于极其贫困的生存状态,移民之后,群众的生活质量和生存环境已经发生大的改变。”
  
  航运方面,重庆至宜昌段的通航能力得以全面提高,货物运输量是建设前的几倍,长江已经成为重庆乃至于西部货物出海的一个重要通道。
  
  大坝对环境的影响十分有限
  
  在陆佑楣看来,三峡工程取得的综合效益是史无前例的。对于一些批评声,陆佑楣说:“认为大坝的修建带来了生态环境问题,把问题归咎于大坝建设是不对的,三峡大坝对生态环境有一些局部影响,但都是十分有限的。”
  
  陆佑楣称,对回游鱼的繁殖、生衍有一些不利的影响,但国家每年都会在库区放养大量的回游鱼的种苗,并采取了一些积极的补救措施,如人工修建一些适合回游鱼繁殖的人工水道。在这些措施下,回游鱼种群不会消亡。
  
  还有哪些影响呢?还有待于观察,如泥沙,当初采用对物理模型、数学模型实验,得出的结论要等到七八十年后,九龙坡码头才会出现大量的泥沙淤积,现在看来要乐观得多,随着上游一些水电站的开建和退耕还林政策的实施,泥沙降低了50%。
  
  另一方面是库区水质的治理与保护。这个问题要寻查污染源从哪里来才能得以解决。对长江水质的治理,不能仅仅局限于库区,更应该包括沿江所有城市以及沿江土地化肥使用等方面。
  
  要让资源地获得更多的利益分配
  
  陆佑楣称,在后三峡建设时期,如何实现库区的繁荣稳定,这是需要思考的。“在利益的分配上,我认为,应该偏向资源输出地,尤其是为三峡工程作出巨大牺牲和付出的重庆、湖北,应获得更多的利益分配。”
  
  对此,陆佑楣分析,以三峡电的上网电价为例,原为每千瓦时0.25元,全国一个价,这显然不公平。通过争取,去年重庆获得三峡电的上网电价为0.2元。“三峡年均发电量为847亿千瓦时,如果把输送到东部经济发达地区的三峡电的上网电价,每千瓦时提高5分至1毛,并把这部分多出的收益全部用于库区的经济发展,对整个库区的帮助和贡献都是至关重要的。”陆佑楣称,在全国许多重要的会议上,他都会坚持不懈地阐述这一观点。
  
  


北京传知行研究所版权所有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华清嘉园23号楼401。 本网热线:010-62618102

冀ICP备08103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