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动态 >  文章

埃及不高兴了,埃塞俄比亚竟然用一座水坝控制了尼罗河59%的水量

作者: 来源:大明号 本网发布日期:2019/4/28 21:33:00

2011年4月,埃塞俄比亚为一座计划修建在尼罗河之上的水力发电站举行了奠基仪式,然而此举却引起了埃及的不满和忧虑。那么埃及为什么会特别关注一个他国修建的水利设施呢?这还要从尼罗河的开发利用和尼罗河水资源的分配说起。

尼罗河是世界上最长的河流,其从赤道附近的非洲湖区到地中海南岸的陆地,蜿蜒流淌六千余公里,滋润了40%的非洲人民和335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约为非洲大陆面积的10%)。从开发利用的角度分析,尼罗河有以下几个特点:

1)水量偏少

尼罗河虽然很长,流域面积又广,但其水量却只相当于亚马逊河的1/45,刚果河的1/17,长江的1/12和珠江的1/4。如果按流域内总人口进行分摊,每人每年只可分得800立方米。

埃及不高兴了,埃塞俄比亚竟然用一座水坝控制了尼罗河59%的水量

 

2)供需矛盾尖锐

尼罗河是非洲东北部很多地区的唯一地表水来源,在其6670公里的总长度中,约有1/3流淌在年降水量不足25毫米的贫水区,另有1/6流淌在年降水量25至200毫米的干旱区。其中尼罗河进入埃及后,为埃及造就了一条数百公里长的绿色走廊,走廊宽度二十公里左右,走廊内是聚集的城镇群落和稠密的人口,走廊外则是一望无际的荒凉沙漠。

3)时空分布不均衡

据统计,流入埃及的尼罗河总水量中,64%集中在了8月至10月。而在空间分布方面,尼罗河各个支流对水量的贡献分别如下:青尼罗河59%,白尼罗河14%,阿特巴拉河13%,索巴特河14%。由此可见,发源于埃塞俄比亚的河流对尼罗河水量的贡献率可达80%左右。其中埃塞俄比亚在青尼罗河修建水电站的举动使其控制了尼罗河59%的水量,这是埃及不愿看到的。

在历史上,埃及的穆罕默德·阿里政权和占领埃及的英国都想获得对整个尼罗河流域的控制权。其中,穆罕默德·阿里在1821年征服了苏丹尼罗河沿岸部落,而英国则镇压了1881至1898年的苏丹马赫迪大起义,并使苏丹成为了英埃共管之地。至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除埃塞俄比亚之外,尼罗河流域主要国家,如埃及、苏丹和乌干达等都沦为了英国的殖民地。所以在此阶段,对尼罗河水资源的分配利用完全是英国主导的,并受英国利益的驱使和干扰。

埃及不高兴了,埃塞俄比亚竟然用一座水坝控制了尼罗河59%的水量

 

二十世纪时曾经出现过两份对尼罗河水资源进行分配的官方协议。一份是1929年协议,由英国设在开罗的高级委员会和埃及政府之间通过换文的方式确立,其规定尼罗河每年840亿立方米水量中,埃及获得480亿立方米,苏丹获得40亿立方米;第二份是1959年协议,由埃及和苏丹两国签署,其规定埃及和苏丹分别获得555亿和185亿立方米的尼罗河水量,其他则计作蒸发流失。这两份协议明显是不公平的,第一是没有包含尼罗河流域的所有国家;第二是没有为人口增长和经济情况的变迁流出修正的空间。所以埃塞俄比亚等国纷纷表示这些协议对自己没有任何约束力。

埃及认为其对尼罗河流域拥有历史上先天的、自然的权利,因此其反对埃塞俄比亚等国建设任何可能影响尼罗河下游水量的工程。但埃塞俄比亚则说尼罗河沿岸国家都有权享有公平、平等的河水份额。所以说尼罗河水资源争端日益尖锐的主要原因是埃及不愿放弃对尼罗河用水的不公平控制权。起初埃及通过强硬的军事威胁和阻挠国际金融机构向尼罗河上游国家发放贷款等方式,有效阻止了埃塞俄比亚等国的开发活动。但随着近年来经济的持续走高,埃塞俄比亚已经具备了独自开发尼罗河的能力,其中复兴大坝从理想走向现实就是最好的明证。埃塞俄比亚的复兴大坝位于毗邻苏丹边界线的青尼罗河之上,主坝高度155米,长1780米,装机容量六千多兆瓦,建成后将是非洲最大的水电站和提振埃塞俄比亚经济的强劲引擎。

埃及不高兴了,埃塞俄比亚竟然用一座水坝控制了尼罗河59%的水量

 

对于复兴大坝的修建,埃及十分不悦。因为埃及认为此举严重影响了其对尼罗河的使用。一是大坝蓄水将使尼罗河下游水量减少,进而导致当地农田灌溉面积的下降和电力供应的萎缩;二是大坝蓄水后形成的水库将增加尼罗河蒸发量,进而导致尼罗河水资源的永久性损失。近年来,埃塞俄比亚等国经常要求召开重新分配尼罗河水资源的国际会议,但均被埃及拒绝。但随着经济的放缓和国内紧张局势的加剧,埃及在复兴大坝蓄水和尼罗河水资源分配等问题日益趋向与周边国家合作。虽然目前的合作之下仍然隐藏着着汹涌的波涛,但可以肯定的是,妥协与合作才是彻底解决尼罗河水资源分配问题的唯一途径。




北京传知行研究所版权所有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华清嘉园23号楼401。 本网热线:010-62618102

冀ICP备08103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