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动态 >  文章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五十六)——父亲走了,我还活着…

作者:李南央 来源: 本网发布日期:2019/3/3 1:35:00

二月十六日晨8点32分,父亲李锐走了,他没有等到三中院开庭审理“李南央状告海关案”。

一次回国,父亲问我案子的进展,我告诉他:“没进展。”父亲便说:“你把案子的经过简单地写一下,我替你批转给王岐山,把书要回来。”我大笑:“爸,你还是你的条子文化。要书不是我的目的,我是为了走出‘依法治国’的道路。”老头子也笑了:“好、好,你搞你的,我不管。”

父亲在他的《李锐口述往事》“整风、抢救运动的四大总结”一节中有这样的话:

延安整风抢救运动的影响太大了,最后还想总结一下,产生了哪些严重后果。

确立了“一把手”说了算的领导体制。在整风运动伊始,整风学习委员会已超越中央政治局、书记处;如同后来的文革,由领导小组代替了书记处的职能。随着整风的不断深入,毛泽东着手改组书记处。一九四三年三月,在周恩来等人缺席的情况下,将自己的左右手刘少奇、任弼时纳入书记处,并以多数表决通过,毛有最后决定权,开启了中共名为集体领导,实为“一把手说了算”的历史。毛泽东随后提出的四个统一:“统一思想、统一意志、统一步调、统一行动”,成为统一于中央一把手的党的组织原则(这一发明权属于列宁,见《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沿用至今。受李维汉谈话的影响,一九八零年邓小平发表“党和国家领导制度改革”的长文,严厉批评了这种制度,但是邓自己不仅立即将此文置之高阁,很快提出新权威主义,随后又出现他制造的“六四”风波,并在江泽民接班时,正式宣告:“毛在毛说了算,我在我说了算,你什么时候说了算,我就放心了 。”…

几十年来,共产党拒绝倾听党内亲历者对那场“整风抢救运动”的剖析,执掌政权后更是将它生出的恶果促生得愈见肥大、毒汁四溢,将中国的土壤、水源、空气、人心,毒化到今日无以复加的程度。我想,“当今”害怕李锐对共产党从犯错到犯罪的历史追溯,是三中院不开庭审理我案的重要原因之一。父亲走了,我还活着,我必得继续地努力让人们听到李锐的声音,为清洗这个党对国家、对国民肆虐的污染尽一份公民的责任。

一位朋友在读完上篇“跟进——弱势者的启动”之后对我说:“这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一件事呀。”我即回复:“是的,我一点希望也看不到。但是抱着‘行为艺术’的心态去做,就会保持一种愉悦的心境,就会长久地做下去。我只是希望自己余下的生命活得更有意义些,以弥补前40年时光的空掷。”

还有一位读了上期“跟进”的朋友写来这样的话:“你提到有人说,李锐这面旗帜不能倒,然后讲了你的看法,你的看法是对的,我也同意,但是感觉好像把拥护李锐的人一个大棒闷了回去,得罪人了。这是你的风格,否则也就不是李南央。可是政治,是讨厌的行业,有时说话不能随心所欲。”

很巧,一位九十四岁的老先生也就“旗帜”发来了他的意见:“让一个躺在病床上的百岁老人来扛大旗,这也太残酷了吧。不!我们每一个人就是一面旗帜!我这个九十四岁老人的任务,在我这个二、三十人的血缘家族中,就是一面旗帜,具体的日常工作就是把八十年来的真相原原本本告诉子孙。”

我将这话转给了朋友,说:“1.谈论政治议题不等于‘搞政治’,需要的就是谈出自己的想法,而无需想到会得罪谁。2.将李锐视为旗手跟将毛泽东视为旗手本质一样。老先生说的对,只有每个人将自己视为自己的旗手中国才有希望!我就是我,我说自己的话。政府和国民尊重每个人的发言权,不同意是正常的,‘不要这么说’就干涉了别人说话的自由。只有每个普通人自由地思想,自由地表达,无任何‘政治’顾忌,社会才会前进,人的幸福指数才会高。”

父亲走后,这位朋友听了我的声、字并存的PPT文件后在依妹中对我说:“南央,文章看了,声音听了,眼泪撒了。‘四种限制’载入历史,用这个做主题送别老父亲,是最好的纪念。”

我当然相信将李锐拥戴为旗手、视为自己领军人的人们是真诚的,但是这种真诚中包含的文化是危险的,祸害无穷的。旗手是共产国家的文化,选民的奴仆是宪政国家的文化,旗手很容易被无限拔高,不容置疑,听不得批评,批评就是恶意的抹黑。领军人就是跟着那个人的屁股后面,不要自己的脑袋,既然贬低了自己在领军人面前平等的地位,自然地就会以为自己更多的应该是听从而不是质疑,惟马首是瞻。毛泽东走了以后,人们以为不会再有毛泽东,结果出了个习近平。李锐走了以后,请不要再寻找另一个李锐充当旗手和领军人物,至要、至要!

我在发给朋友们“李锐走了”的简短讣告中说:“李锐走了,我们还活着。我们只需追随自己心灵的召唤,为了个人的利益和尊严,为了自由自在地思想和表达,努力地、坚韧地做自己能够做的事情。”是的,父亲走了,心灵中引领我继续前行的那面“宪政开张”的旗帜并未倒下。

正拟将这篇“跟进”定稿,收到三中院发出的第十七次“延伸通知”,内容与上次无一字更动,只是落款日期从2018年8月31日改为2019年2月25日。看来,贾志刚庭长以为这是一场“看谁活得长”的比赛,只要耗到李南央也走了,这个案子便可不了了之。有一位网友请我转信儿与贾志刚庭长,现公示于此:“大官们都把财产、子女送到美国,你就不为自己的家庭考虑后路吗?一朝树倒猢狲散,牵牛的走了抓住拔橛子的,奈何?”



北京传知行研究所版权所有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华清嘉园23号楼401。 本网热线:010-62618102

冀ICP备08103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