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动态 >  文章

《流浪地球》与《一秒钟》在中国缘何待遇如此不同

作者: 来源:美国之音 本网发布日期:2019/2/24 1:37:00

在台湾台北举行的第55届金马奖典礼上,中国导演张艺谋以《影》获最佳导演奖(2018年11月17日)。

《流浪地球》是中国本月上演的一部科幻片,《一秒钟》是一部题材涉及中国文化大革命的故事片。《流浪地球》受到了中国共产党当局的全力宣传和吹捧。《一秒钟》则受到了中共当局的全力封杀。在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们看来,中共当局对这两部影片冰火两重天的不同对待,展示了中共当局的宣传手法和操控舆论的新动向。

中共当局当局对《流浪地球》和《一秒钟》的截然不同态度,由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清晰地表现出来。根据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报道,2月13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外交部例行记者会,针对记者询问张艺谋新片《一秒钟》无法在柏林国际电影节放映的问题时,华春莹表示,这件事应该问相关主管部门。她紧接着,说:“我知道现在大火的电影是《流浪地球》,不知道你看过没,建议你去看一下。”

随后,中共喉舌新华社旗下的《参考消息》报道,英国《经济学人》杂志评论《流浪地球》展现“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意图塑造《经济学人》对该电影赋予正面评价的印象,尽管《经济学人》的文章称该影片荒诞无稽(absurd),并且配有一个显然是讽刺的大标题,“习近平思想拯救世界”。

2月20日在中国国家电影局主办的研讨会上,中共中宣部常务副部长、国家电影局局长王晓晖称:《流浪地球》的成功,首先得益于它树立的“价值标杆和占据的道义制高点”。“影片展现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当中的集体主义和家国情怀,展现了中国人民不计功利、天下大同、共克时艰的精神境界,诠释了中国传统价值和当代价值,宣介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为战胜人类可能面临的灾难提供了与西方不同的中国方式和中国方案。”

中共当局对该电影如此重视,进行如此高调的宣传,这种局面使中国国内外很多人猜测,这部电影可能是得到了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首肯甚至喜爱。

在前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生江棋生看来,中共当局给《流浪地球》这部影片的超规格宣传耐人寻味。他说: “《流浪地球》这部影片或许不是习近平操控推出的,但是,至少是得到他首肯的。否则的话,外交部发言人有必要提这部电影吗?新华社有必要在《参考消息》上动那样的手脚吗?中宣部有必要就这么一部影片召开什么会议吗?我想,《流浪地球》这部影片跟习近平本人应该有一定的关联。”

纽约政论杂志《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认为,很明显,中共当局确实是在利用《流浪地球》在给习近平做宣传。他说,“当然就是借此来推销习近平思想,借此来推销中国模式,中国方案。这也是借题发挥。这就给他一个借口,让他有很大的发挥空间,爱怎么说就可以怎么说。你要说得很实在,难免就让人觉得你太浮夸。就像是《厉害了,我的国》会遭到嘲笑。可你是借科幻片在说事,别人就不容易说你不符合实际了。”

胡平说,中共当局如此高调地宣传《流浪地球》并且借此推销习近平思想,也可能事与愿违。他说,“这次中宣部常务副部长的讲话太高调,我觉得可能会起适得其反的作用,会引起更多人的反感。何况本来《流浪地球》就有一定的道德含义和政治含义,有些已经本来就引起了很多人的批评。只是先前有人批评,反驳者会说,这就是个电影,就是个科幻片,不该扯政治。现在当局这么赤膊上阵,从政治的角度给予宣扬,这就让这部片子本来可能达到的政治宣传效果反而打了折扣。”

对中共当局所宣传的《流浪地球》“宣介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为战胜人类可能面临的灾难提供了与西方不同的中国方式和中国方案”的说法,在北京的社会政治评论家江棋生认为,这不过是自欺欺人的宣传,很像是中国疯狂的文化大革命时代宣扬自己是世界革命的中心,人类的希望,红太阳升起的地方。

江棋生说:“世界上的主流是民主宪政。民主宪政制度是人类迄今为止所找到的最好的社会制度,远远要比一党专制制度要好。尽管民主宪政制度在世界一些国家的实践过程中也拉开了档次,也表现得有好有坏,但总体上是超过一党专政。像中国这样的一个拒绝宪政坚持专政的国家怎么可能去构建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呢?”

纽约政治评论人胡平认为,《流浪地球》得到中共当局的高度吹捧,也跟《流浪地球》的作者刘慈欣多年来展示出来的反道德、反人类的思想倾向有关;刘慈欣作为一个科幻作家的最大问题是,他把人类难以确定的科学问题和道德问题简单化为可以确定的,而有了这一确定就给共产党独裁或任何独裁思想和政体提供了掩护。

胡平说:“他这个影片的荒诞就在于他设定了一个确定的局面,不这么做,人类的文明就要毁掉,然后赋予某几个人,某一个群体在这关键的时刻有决定人类命运的的全知全能的能力。这么一来,就符合了中共官方所宣传的为了整体可以牺牲局部,牺牲部分是合理的,而且是占据了道义制高点。这就可以用来给所有的人造灾难进行辩护。”

在舆论受到中共当局严密控制的中国,媒体没有关于刘慈欣的科幻创作和《流浪地球》当中所展示的反道德、反人类思想倾向的讨论或批评。不过,还是有网民发出了一些批评。一位网民写道:“中国偏偏有一群像刘慈欣这样的理工科傻缺,还认为这种反人类观点很有道理,动不动就要因为什么大劫难放弃三分之二的人口,甚至觉得自己想出这种反人类的主意还充当了救世主,还是良苦用心,实在是太恶心,太弱智了,你算哪根葱啊?我怎么从来没在外国科幻片里面看到这种‘抽三杀二’的残忍举动被公开正当化,得到辩护的?中国人离人类文明有多远,离普世价值有多远,你们自己好好想想吧!”

在《流浪地球》受到中共当局的热捧之际,中国著名导演张艺谋的涉及中国文化大革命时代的电影《一秒钟》在柏林电影节最后一刻因“技术原因”被撤出。

在北京的社会政治评论人、中国人民大学前博士生江棋生说,“‘技术原因’这话绝对不能信。肯定不是技术原因。张艺谋这个电影其实从批准他拍摄到后来拍摄成功,通过审查,其实官方已经做了很认真的审查。做了不是一次两次三次四次,而是再三审查,也得到了放行。最后关头估计又有比较更左的人捅了一下,或者是觉得不妙,就在最后关头以所谓的技术原因拿下。”

美国《纽约时报》在报道张艺谋电影《一秒钟》在柏林电影节被突然拿下的时候写道:“虽然张艺谋无疑是中国最受赞誉的电影导演,但他也并非一直受到当局的垂青。1994年,他的电影《活着》在中国被禁。2014年,他因育有三个孩子违反了独生子女政策而被处以748万人民币(相当于124万美元)的罚款。”

纽约政治评论人胡平说,张艺谋受到习近平当局如此羞辱,这种情况显示,虽然张艺谋多年来为中共谋划导演2008年北京奥运会、2016年杭州20国峰会的开幕演出立下了汗马功劳,为中共的自我宣传贡献甚大,但习近平掌控的中共当局显然不比毛泽东时代的中共当局重视宣传干将。

胡平说:“现在他们就是权力第一,就是赤裸裸的权力,他们认为你就是包装师,化妆师。就跟现在的王沪宁一样。王沪宁跟当年(中国文化大革命时期中共前领导人毛泽东手下的)中央文革小组、跟(毛的亲信)陈伯达、跟张春桥不一样。人们认为他们是理论家,而他们自己也认为在阐述一种非常伟大的意识形态。你王沪宁不就是为当权者涂脂抹粉嘛,替他们编出说法来嘛。张艺谋受到的这种羞辱不仅是他个人的羞辱,也显示了在当今中国体制之下,哪怕是被党高度认可的所谓文艺工作者都被摆在非常非常低的地位。”



北京传知行研究所版权所有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华清嘉园23号楼401。 本网热线:010-62618102

冀ICP备08103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