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其他观点 > 争议三峡 >  文章

王维洛:重新解读三峡工程蓄水

作者:王维洛 来源:中国报道周刊 本网发布日期:2010/3/3 0:42:00

  三峡工程2003年6月1日9时起开始正式蓄水,至6月10日22时蓄水至海拔135米,中国的新闻媒介中出现了一个新的宣传高潮,为中国人民实现了这个百年梦想而欢呼,“三峡工程将照亮半个中国”,“三峡航运带来无限商机”……
  
  笔者将从另一个角度,重新解读三峡工程蓄水∶
  
  ——三峡水库在未清理完库底的有机物质就开始蓄水,必然危害未来三峡水库水质;
  
  ——三峡水库蓄水时机的选择违反“蓄清排浑”的原则,增加泥沙淤积危害;
  
  ——三峡工程的泄洪能力表明三峡水库的自身安全,高于水库的防洪目标;
  
  ——三峡水库提前完成蓄水任务,有两个可能,一是三峡水库库容计算有误,一是三峡工程偷步,提前蓄水;
  
  ——三峡工程的两线五级船闸只能是限制长江航运发展的门坎.
  
  一、三峡水库的清库做得怎样?
  
  三峡工程蓄水的一个前提,就是三峡水库完成了清库任务。水库清库的主要目的是清除淹没区里的树林、灌木、农作物等有机物质和淹没区里的有害有毒物质,保护水库的水质。因为有机物质在无氧的条件下,会变质腐烂,破坏水质,会产生甲烷,破坏环境。而三峡工程清库的重点,则是用爆破拆除淹没区里的建筑物及附属设备。爆破拆除的建筑物,其主要成分是砖瓦、水泥,这些建筑材料对水质没有严重的影响,而且爆破拆除的剩余物,最终还是留在水库中。
  
  如果砖瓦、水泥也会对三峡水库的水质产生危害,那么首先应该爆破拆除的应该是大坝本身了。再说这些建筑也不会妨害航运,长江轮船吃水3米,这些建筑都在水库水面以下十几米甚至几十米。随着爆炸声,对水质有害、本来应该清除的木质门窗等也变成了碎末,却永远留在水库中了。
  
  当三峡水库开始蓄水时,三峡水库淹没区里的楼房建筑物都被爆为平地了,但是淹没区里的树木依然屹立,芳草葱葱,能说清库任务已经完成了?
  
  二、泥沙淤积和蓄清排浑措施
  
  三峡水库蓄水原来准备在2002年11月份开始,但是由于工程进程和移民的问题,推迟到2003年6月分开始。
  
  三峡工程声称已经解决了泥沙淤积问题,采取的就是“蓄清排浑”措施。每年十一月到次年4月长江水比较清,含泥沙量小,这时要蓄高水库的水位,以利于航运发电,称为“蓄清”;每年六月到九月长江水比较浑,含泥沙量大,这时不能蓄水,而是要排泄浑水,以利于防洪和冲沙,就是“排浑”。两者之间的五月和十月则是过渡期。
  
  此次三峡工程蓄水正好选择在浑水期间,这不是“蓄清排浑”,而是“蓄浑”。中央电视台在转播时记者和泥沙测量船上的技术人员有这么一段对话∶
  
  记者∶水是不是比蓄水前清了?
  
  技术人员∶是的,蓄水后流速减小了。
  
  记者∶泥沙到哪里去了?是不是都沉到河底了?
  
  技术人员∶是的。
  
  记者∶那怎么办?
  
  技术人员∶不要紧,只要上游采取水土保持就可以了。(作者注∶这话在黄河三门峡工程时就说过)
  
  三、三峡大坝的泄洪能力
  
  从三峡水库蓄水过程中,观众对大坝的构造有了新的认识。这里就引出了一个大坝设计的哲学问题∶三峡大坝设计中,是以工程的主要目标为出发点,还是以大坝自身的安全为出发点。三峡工程的最主要的目标是防洪,就是削减洪峰流量,使出库的流量小于入库的流量。要是在洪水期出库的流量等于入库的流量,工程没有防洪效益;要是出库的流量大于入库的流量,三峡工程制造了一个人为的洪水灾难。
  
  三峡工程有许多泄洪孔,可以排放洪水(不是拦蓄洪水),三峡大坝总的排泄能力为113000立方米每秒,而三峡坝址处宜昌的百年一遇的洪水流量为83700立方米每秒。这113000立方米每秒的流量,相当于万年一遇的洪水流量。
  
  为什么要这么大的泄洪能力?这不是为了长江中下游的防洪需要,而是为了三峡大坝的自身安全。一旦遇到敌方的威胁,三峡水库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倒空库容,这就需要这么大的泄洪能力。或是三峡水库在防洪运营中出错,也要求有这么大的泄洪能力能来弥补。至于下游河道是否有能力承受这个泄洪能力,这不是三峡工程的事。这就是大坝的哲学!如果下游河道能行,三峡工程还有存在的意义吗?
  
  同样,在这次蓄水过程中,三峡大坝只把下泄量控制在3410─4590立方米每秒,由此造成了长江中游的宜昌至临湘的河段的碍航和断航,沙市的水位降到历史最低点。可见三峡大坝所考虑的不是中下游或上游的利益,而只是自身的利益,这也是大坝的哲学!
  
  四、水库库容
  
  三峡水库从6月1日9时起开始正式蓄水,6月10日22时蓄水至135米,历时9天,共229小时,比原计划提前5天,形成水库库容123亿,完成蓄水100亿立方米。
  
  在三峡水库蓄水时,入库流量只有10700立方米每秒,为了保证蓄水期间下游葛洲坝工程的发电和和长江航道的运行,下泄流量将按3410─4590立方米每秒控制,水库蓄水量在7290立方米每秒和6110立方米每秒之间。按此计算,每天最大的蓄水量在6.3亿到5.3亿之间,经过9天加13个小时的蓄水,最大的蓄水量应该在60.1亿到50.4亿之间,怎么可能蓄满100亿立方米的库容?
  
  对这个问题的解释有两个∶第一是三峡工程水库库容计算有误。这个问题在2000年5月16日清华大学教授张光斗给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副主任郭树言的信已经谈到∶“或许你知道三峡大坝的防洪能力比我们对外宣称的要低,清华大学曾做过一份调查研究,政协副主席钱正英看过后曾以此质疑长江资源委员会,该委员会承认清华大学的这份报告没错。”第二是三峡工程蓄水不是按照国务院的计划从6月1日开始的,而是更早,在5月20日左右就已经开始蓄水。从程序上来看,5月21日国务院三峡工程蓄水验收小组组长汪恕诚向三峡开发总公司颁发了验收合格证。5月27日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在北京开会,批准了三峡水库在6月1日开始正式蓄水的计划,国务院副总理曾培言向新闻界宣布了6月1号正式蓄水的决定。所以任何“偷步”的行为都是犯法的。
  
  五、提前完成蓄水是为了试验船闸
  
  据说三峡水库提前5天完成蓄水任务,是为了争取时间,试验船闸,保证在6月16日长江重新通航。
  
  三峡工程论证曾保证,三峡大坝在施工期间不会中断长江航运,但是事实却是另一回事。从2002年11月起,长江航运发生严重碍航;2003年4月1日起,长江航运在大坝坝址处就完全中断了,货物被迫改走公路、铁路和航空线路。
  
  三峡工程采用两线五级船闸,一线只供上行,另一线只供下行,条件是两线船闸中的任何一线都不能出故障。多级船闸与一级船闸相比有致命的弱点,多级船闸运行复杂、保证率低,就是在正常运行时,也有50%的能源和50%的时间花费在无效的水位调节上。如果轮船通过船闸的时间仍然为30分钟,两线船闸一天最多只能保证24只(批)轮船上行和24只(批)轮船下行,与一线一级船闸的能力相仿。
  
  而在6月16日只有一线五级船闸投入使用。此时船闸的通过能力小,等待时间长。由于现在蓄水至海拔135米,只要投入三级船闸或四级船闸就可以克服水位差。但是根据试验的数据来看,上行或下行的时间仍为2个半时。由于只有一线船闸运行,在实行上行时,下行的船必须等待;在实行下行时,上行的船必须等待.所以一线一天最多只能保证4.8只(批)轮船上行和4.8只(批)轮船下行。
  
  六、万吨船队抵重庆
  
  人说∶随着三峡蓄水,使3000吨单轮或10000吨船队将可直达重庆(现在只能行驶1000吨单轮和3000吨船队),使长江的年运量提高5倍左右。
  
  三峡工程原来的目标是要使万吨轮船直达重庆,后来改为万吨船队(由4艘3000吨推船捆绑而成)。这里要指出的是,重庆是指朝天门码头处的原重庆市,而不是包括巫山、、奉节在内的大重庆市。就是这个万吨船队直达重庆,也只是在一定的时间内能实现,在一年时间内有4—5个月的时间,万吨船队可以直达重庆,而在其他7—8个月的时间,有一段航道还是保持老样子。这就看人们怎么来看这个成绩,如果说三峡工程好,人们可以说,万吨船队可以直达重庆;如果说实话,万吨船队只有4—5个月的时间可以直达重庆,还有7—8个月时间不能直达重庆.
  
  其实在没有建设三峡大坝时,宜昌到重庆的航道,可以行驶3500吨轮船,豪华型的旅游船和客户轮都是3500吨,而不是所说的1000吨单轮。另外,5000—6000吨的船队船队也试航成功。在不建三峡大坝的情况下,只要通过常规的航道整治,川江的单向年运量可以达到2500万吨,这点三峡工程论证也不否认。
  
  现在所说的,两线五级船闸的年单向通过能力是5000万吨,这是一个夸大的数字。那么这个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呢?在三峡工程论证中,有三个计算模型∶模型1∶长江航运局按3000吨的船队担任下水过坝总运量的20%,其余的80%由6000吨和12000吨的船队担任,三峡船闸的每年单向通过能力为2900—3600万吨。
  
  模型2∶长江水利委员会按3000吨的船队占过闸次数的20%,其余闸次均为12000吨的船队计算,结果是每年单向通过能力为4438—4650万吨;
  
  模型3∶长江水利委员会按全部使用12000吨的船队计算,每年单向通过能力为5226—5473万吨。
  
  从这三个模型中,三峡工程论证得到的结论是,计算结果虽然有一定的差距,但可以看出,三峡船闸单向通过能力要达到5000万吨,需要尽可能多使用万吨级船队。但是这个结论最后却成了三峡船闸的每年单向通过能力为5000万吨,经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批准。
  
  说实在的,这个结果∶“三峡船闸单向通过能力要达到5000万吨,需要尽可能多使用万吨级船队”,并没有说三峡船闸的每年单向通过能力为5000万吨。因为三峡工程完工之后,由于水库水位的调节,万吨级船队只有4—5个月时间可以通航。所以100%使用万吨级船队不可能,80%使用万吨级船队也不可能。所以长江水利委员会的这两个计算都是不符合实际的计算。就是长江航运局预测的每年单向通过能力为2900—3600万吨,也偏于乐观。因为目前长江航运的主要是1500吨——3000吨的船队,通过船闸的还有许多小型货船。所以三峡船闸的实际通过能力比2900万吨还低,应在2000—2500万吨。而这个通过能力,只要通过常规的航道整治、不需要建造三峡大坝就可以达到的。
  
  作者为中国工程师,旅居德国。
  
  原载:《观察》首发,(6/18/2003),网址:http://guancha.org
  
  


北京传知行研究所版权所有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华清嘉园23号楼401。 本网热线:010-62618102

冀ICP备08103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