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反对派 > 争议三峡 >  文章

三峡工程论证错误的原因分析——组织结构错误

作者:瞿无希 来源:网络 本网发布日期:2010/3/2 23:20:00

  计划在1997年11月或12月,长江三峡就要对长江主航道截流。这样截流工程,也与香港回归、中共十五大被宣传为1997年的三大重要事件。长江三峡工程的截流工程,使人想起了埃及尼罗河上的阿斯旺大坝的合拢典礼。想当初,尼罗河两岸人山人海,参加庆典的有埃及总统纳赛尔和苏联首脑赫鲁晓夫,连苏丹、伊拉克总统也到场助威。纳赛尔总统指出建设阿斯旺大坝的伟大意义,是要将埃及人带入天堂,当时周围的群众欢呼跳跃,憧憬着美好的未来,留下了幸福的眼泪。但是阿斯旺大坝的建成,并没有使埃及进入发达国家的行列。阿斯旺工程所带来的长期的不可逆转的负效益,远远大于它所带来短期的经济效益。
  
  长江三峡工程将是阿斯旺工程悲剧的再演,三峡工程的负面影响面要比阿斯旺大坝更大,层次更深,灾难更大。三峡工程的悲剧性的命运,许多人士认为,有四百余位专家教授参加了三峡工程论证,不可能出现错误,但是由于三峡工程论证中的错误,是由更高一个层次的错误所决定的,比如论证组织结构的错误就是重要的原因之一。
  
  参加三峡工程论证的四百多位专家,组成十四个专业组,组织结构如图所示。这张组织结构图看起来十分严密,各专业组之间的联系,信息交换错综复杂。三峡工程论证的报告至今没有公开发表。但是这张组织结构图却受到额外的青唻,无非是要来炫耀一下工程论证的所谓的综合性、复杂性和科学性。
  
  其实,这张组织结构图并不神秘。首先,专业组之间的箭头可以理解为信息交换,有的专业组与其他专业组信息交换多,它在工程论证中的地位就高,有的专业组与其他专业组信息交换少,它在工程论证中的地位就低。如综合规划水位组与其他专业组信息交换最多,地位最高,地质地震、文水、综合经济评价组与其他专业组信息交换最少,地位就低。其次,箭头是有方向的,有的专业组只对别的专业组施加影响,而不受别的专业组的影响,因而它的箭头总是指向其他的专业组,如地质地震组。有的专业组对别的专业组没有任何影响,而只受其他的专业组的影响,因而它的箭头总是指向自身,如综合经济评价组。有的专业组既对别的专业组有影响,又受其他的专业组的影响,因而它的箭头既有对外又有指向自身的,如综合规划水位组。通过直接的和间接的信息交换就形成了信息反馈,而各个专业组就是依据信息交换和信息反馈作出专业论证。
  
  根据发出信息和接到信息,可以将专业组之间的关系分为积极的关系(对外施加影响)和消极的关系(受外界影响),同样以关系的多寡来确定地位,分析结果如下。
  
  ---积极的---消极的---关系
  
  ----关系-----关系----总数综合规划水位组9918水文505移民426发电336大坝枢纽336泥沙淤积336机电设备336航运347生态环境358地质地震202施工224投资246防洪123综合经济评价044
  
  从专业组关系分析入手,来解释长江三峡工程论证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谬误。
  
  1,长江三峡工程上马,不是三峡工程论证的结果,而是其他原因所致。
  
  人们一直认为,通过三峡工程论证,明确了长江三峡工程上马的必要性,论证了工程的正效益大于负效益,这样三峡工程得以上马。事实并非如此。
  
  无论是从积极关系还是从消极关系来分析,在整个论证中,只有综合规划水位组(以下简称水位组)的地位特别突出,与其他专业组的关系也最为密切。论证长江三峡工程是否要上马的重任是非由水位组来回担当不可了。十分遗憾的是,水位组的任务是比较了六个方案,它们分别是正常蓄缩水为50米,160米,170米,180米以及两级开发和“一级开发,分期蓄水”,无论水位组选取或推荐哪个方案,都是要上长江三峡工程,而不可能有其他的结果,其差别只是蓄水位和坝顶高低而已。因此长江三峡工程的上马,是来自于工程论证之外的干预,而非是建立在工程论证结论上的决策。
  
  三峡工程的论证,几十年来就是围绕着坝高和水位这一题目在进行。五十年代有苏联专家提出的265米方案,以林一山为首的长江水利委员会又提出235米方案。1958年中共中央成都会议上初步定下200米方案,可选的对比方案为195米和190米。八十年代初,有过150米方案,还有128米方案。必须着重指出的是,1958年初中共中央成都会议初步定下的方案,为什么选定200米,当时重点考虑的是重庆市所能承受的淹没能力,海拔200米,正好接近重庆市朝天门码头的最上面一个台阶的高度。当时人们就把这个高度作为设计的标准,而忽略了这个高度的绝对地理位置。这样就把参照点的水位从重庆市朝天门码头向下游移了600余公里,成为三峡工程的水位高程。人们的嘴里念的是毛泽东的诗句,“高峡出平湖”,脑袋里装的是个“平”字,认为三峡工程的水位200米,淹到重庆市的朝天门码头也正好是200米,正好淹没朝天门码头的最上面的台阶。这个错误一直延续到今日,未作任何修改。
  
  如今三峡工程正常蓄水175米,淹到重庆市也是175米。长江沿岸175米的等高线就是为移民线。但是三峡工程正常蓄水175米,淹到重庆市就绝不是175米,这里要考虑水位坡降。如果建成三峡工程后,三峡河道的水位坡降由原来的万分之二下降为万分之零点七,淹到重庆市的水位就至少是175米+600,000米x0.00007=175米+42米=217米
  
  三峡水库的淹没水位到重庆市将是217米,这个水位大大高于1958年提出的重庆市朝天门码头的200米水位高度。可是至今为止,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解释和承担这个错误。
  
  那么,三峡工程中是否作过建与不建,早建与晚建的比较呢?不可否认三峡工程论证中有这么一个简单的比较,这个比较是由综合经济评价组作的,而不是水位组作的。
  
  2,经济评价的结果对三峡工程论证不起作用
  
  从这张组织结构图来看,经济评价组的地位最弱,经济评价组对外没有积极的影响,而只是直接地受其他四个专业组(水位、投资、移民、生态环境)组的影响。方案评价,本是个工程论证中的最重要的任务,这里不仅应包括经济评价,还应包括生态、社会评价,是个综合评价。三峡工程论证中就缺少综合评价,而只是进行了经济评价。再说经济评价组的地位如此弱,根本无法承担这个重任。
  
  如上所述,坝高水位组在六个方案中选取一个方案送交经济评价组,综合经济评价组面对这一个方案,束手无策,由于只有一个方案,无法评价(作方案评价,最起码要有两个,一般要求有三个以上的方案)。这样只能由综合经济评价组再制造出两个方案出来,作为对比的对象,这样就有了所谓的早建、晚建和不建三个方案的比较。
  
  如果综合经济评价组的结论是晚建比早建好,或是不建比早建更好,是否能阻止三峡工程上马呢?答案是否定的。无论综合经济评价组作出什么样的结论,对其它专业组均无影响,这是由组织结构所决定的。综合经济评价组的任务是为评价而评价。因此,综合经济评价组只能按照这组织框架所决定的模式,按照上面的意图,作出水位组所提出的方案最好的评价,完成领导交给的任务。如果说综合经济评价组的专家都是独立工作,不受领导意图的干涉,有论证的自由,在如此的框架结构中又有何用?
  
  三峡工程上马的理论基础就是三峡工程不可替代论,三峡工程的防洪效益不可替代。而要作工程评价,就要对建与不建等不同方案的评价,三峡工程不可替代的理论就自然不能成立。因此三峡工程综合经济评价组的专业报告就与总报告互相矛盾。
  
  3,三峡工程的防洪目标能实现吗?
  
  据说三峡工程的最主要的目标是防洪。可是,这个特征在组织结构图中根本没有反映出来。防洪组的积极影响只有一,消极影响有二,是专业组关系中最弱的之一。防洪组只对水位组有直接影响,而对其他组如泥沙、航运、发电、移民等专业组都没有直接影响。
  
  比如,泥沙组提出了“蓄清排浑”的解决水库泥沙的措施,这个措施在一定的条件下可以延长水库的寿命,但不可能彻底解决泥沙问题。那么这个条件是什么?条件就是三峡工程放弃防洪目标,因为泥沙组的这个措施可以用一句话来解释,在洪水期(浑水),三峡工程开闸放水冲沙,在枯水期时(清水)蓄水发电通航。为什么泥沙组可以提出这种与最主要目标相矛盾的措施,关键就是防洪组对泥沙组没有直接影响。再者,防洪组提出,要保证三峡工程防洪目标的实现,工程的防洪库容至少要在250亿立方米以上,泥沙组指出,由于水库泥沙淤积,三峡水库的防洪库容在水库运行百年之后,不到200亿立方米,不知未来的防洪目标如何实现?
  
  再看航运组,在计算三峡工程船闸的通运能力时,得到的结论是,三峡工程可以使川江的下水航运能力从现在的一千万吨提高到五千万吨,但其中的条件之一是,三峡航道全年能通航万吨船队。而防洪组在专业报告中白纸黑字地写道,在汛期,三峡工程要控制在低水位运行,以腾出防洪库容,准备拦蓄万一可能出现的洪水。这样,一年中有六到七个月的时间,三峡航道不能通行万吨船队,对此,航运组根本不予理睬。到头来,不是每年五千万吨的航运能力达不到,就是三峡工程起不到预期的防洪效益。从中国大陆的许多水库工程来看,并没有起到预期的防洪的作用,有时反而加重洪水灾害。这是因为,水库的防洪库容往往被占用,用于发电、航运或灌溉,洪水到来时,工程发挥不出防洪效益。表面上三峡工程有防洪库容220亿立方米,兴利库容160亿立方米,其实防洪和兴利是共享一个库容(国际上的水库数据,防洪和兴利均有各自的库容),到头来,防洪库容很容易被发电和航运占用。
  
  4,地质地震问题解决了吗?
  
  从这张组织结构图来看,地质地震和水文专业组只对其他专业组发生影响,而不受其他专业组影响。历史和现状的地质和水文条件,构成了三峡工程规划的基础资料,对其他专业组发生影响。但这只是论证的第一步。三峡工程的建立,将在很大程度上改变现状的水文和地质条件。由于大坝的存在,自然河流成了人工湖泊,水文条件完全不一样。同样,水库蓄水拦洪还是开闸冲沙,径流和泥沙含量也不一样。特别是水库诱发地震问题,水库蓄水引起的滑坡问题,是大家十分关心的问题。况且,水库蓄水的高低,水库蓄放水的速度,都是影响水库诱发地震的重要因素。从这张结构组织图可以看出,水位组确定的水位高低,无论是150米还是180米,对地质地震和水文专业组均无影响。确切地说,地质地震专业组只着重研究了三峡工程坝址所在地的地质情况,历史上有否发生过地震,而没有回答,三峡工程的建立是否会诱发水库地震,影响范围有多大,危害多大,如何预防。
  
  地质地震、水文和综合经济评价这三个专业组在规划论证中被隔离,这里无法构成信息的反馈。
  
  5,保护生态环境的措施并没有投资的保证
  
  三峡工程生态环境组的专业报告的结论是﹕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的影响是弊大于利。生态环境组组长马世骏教授为了缓和与论证领导小组的关系,在结论后面加上了一句﹕但是一些不利的影响是可以通过人为的措施加以限制。生态环境组顾问侯学煜教授不同意加上这句话,拒绝在专业报告上签字。
  
  事实上,三峡工程投资估算中,根本没有考虑保护生态环境的措施的投资需要,没有资金保证,所谓的措施都是纸上谈兵。这张组织结构图很说明这个问题,只有电力系统组,大坝枢纽建筑物组和移民组,对投资估算组有直接的影响,而生态环境与投资估算组没有直接的关系。因此,侯学煜教授的意见是对的。就是这份生态环境组的专业报告,人们也不可能再见到。人们现在听到的是,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的影响是利大于弊。一个完全颠倒黑白的结论。马世骏教授和侯学煜教授都已经作古,这种更改已故人的论证结论的事,不可能属于科学论证的范畴。
  
  6,在三峡工程施工过程中,长江航运极可能断航
  
  在三峡工程施工过程中,很可能会出现长江航运的中断问题,这是航运组最关心的问题。在葛洲坝大坝建设过程中,长江航运受到极大阻碍,长江航运曾中断半年之久,损失巨大(这部份损失并未记到葛洲坝工程的账上),航运部门是掉了牙齿往肚子里咽,怨气很大。在三峡工程论证中,航运组提出要保证大坝施工期间的长江通航,这个要求先经过水位组,再经过大坝枢纽组达到施工组,施工组提出相反的意见,长江短期(实际要长达几年)断航有利三峡工程施工,将意见返回,信息又经大坝枢纽组、水位组,最后到航运组。航运组坚持无论如何不能断航,这意见又经过水位组和大坝枢纽组达到施工组,施工组提出只有升船机提前投产,才能作到长江航运不断航,把球又打到机电设备组,再从机电设备组又回到航运组。航运组和机电设备组对这世界上最大的升降船机本来就心中无数,更不要说保证提前投产。到最后,航运组仍坚持施工期间要保证长江通航,施工组仍要中断长江航运,坝高水位组则把牌全压在升船机的提前投产上,机电设备组连象样的升船机图纸也拿不出来。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最终还是悬而未解。长江航运在大坝施工期间极可能断航。
  
  从这张组织结构图中还可以看出许多问题,如施工的环境保护问题,防洪对移民的影响,泥沙淤积对移民的影响等等。
  
  阿斯旺大坝的合拢典礼,是埃及总统纳赛尔政治生涯的顶峰。但他未能见到阿斯旺大坝完工,也未能见到阿斯旺大坝带来的巨大的危害,埃及人民进入天堂则仍是一个梦想。如今,长江就要被三峡工程截流,三峡工程的首要任务是制服川江的洪水。当奔腾的江水被三峡大坝锁缚时,以水为生的龙还能腾飞吗?
  
  转自:http://www.boxun.com/sixiang/991101/9911016.htm
  
  



北京传知行研究所版权所有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华清嘉园23号楼401。 本网热线:010-62618102

冀ICP备08103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