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戴晴 > 三峡人物 >  文章

分文不发目的何在

作者:戴晴 来源: 本网发布日期:1/26/2010 9:02:00 AM

分文不发目的何在

 

       大家都知道,三峡工程会淹掉一批珍贵文物。政府当局,或者更确切地说,代

表政府具体负责的三建委(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主任李鹏)当局,打算怎么处置

呢?

        新中国的官员们,先前的是比较熟悉革命,眼下的是比较熟悉工程技术。对文

物保护,除了它在旅游和贸易上的小小功能而外,恐怕大都不甚了了。这就是为什

1988年底国务院三峡工程论证领导小组(组长钱正英)通过的《论证报告》,412

位专家中无一位文物考古专家、336 页的洋洋报告中,文物只占了1/3 页; 1992 

年国务院提请人大审议兴建议案时,对文物保护,在《总理讲话》中李鹏只字未

提,副总理邹家华万言《说明》中只有一句对文物古迹要尽可能地搬迁和保

,获得通过时当然也就没有专门列项,只将世上独一无二的枯水题刻、石宝

寨、古墓葬群等按其须搬移这一特征而归到了移民项下。所幸中国还有科学

院、研究所和数十所有声望的大学。在三峡工程当局对此尚未列入日程——当然也

就没有钱——的情况下,挤出自己本来就万分拮据的科研费,于1993年底开始了规

划调查,也就是说,先要弄清楚,三峡工程将要淹掉的,究竟有些什么。

       当时,28所研究机构数百名科学家同时出发到现场,有的教师只住一天元钱

的旅店,其艰苦可想而知。中国历史博物馆馆长、后来成立的文物保护规划制定小

组组长俞伟超当时用自己的名义签字画押,借钱救急。

      这次摸底并一板一眼地制定出保护规划,共用了两年半的时间。到了今年月,

规划上交,只等中央有关部门尽快审批下来,以便着手工作,因为用当局的话说,

双喜临门(香港回归、大坝截流)在即,坝前水位将达82.28 米,西边的巴东

县将达105 米(这一情况,三建委当局居然没有向负责文物保护的机构通报!),

规划中认定的130 多处文物点即将淹没,抢救时间已剩下不到一年多一点了。

    令他们不解的是,日夜兼程地制定并送上的规划,三个月过去,竟是毫无回音。

怎么回事?

       有人猜测,这规划是不是作得太大,花钱太多,让政府为难了?  这话听起来

让人同情,但中国是一个文物大国,政府在这方面有责任而且也确实投入了力量。

怎奈以有限的财力人力,1949年以来,在陕西河南等又多又好作的地块的发掘

只不过开了个头,地势险峻、交通闭塞的三峡地区根本还排不上号。这一回因工程

迫在眉睫,考古专家们觉得再困难也得上了。不料勘察下来,竟使考古界欣喜万

端。这是由于,过去因为知之有限一直处于边缘地位的巴楚文明,地下探测结论既

出,呈现出一派辉煌。学者们不但探明了巴楚文化的交接处,还找到了巴文化的中

心。更有甚者,这数千年前巴人的后裔土家族,还极为兴旺地生活在长江中游的支

上,并产生了如沈从文、黄永玉这样强悍的族人后裔。将对巴人的考古发掘与对

天的土家民族、民俗研究联系起来,这是目前国际上考古学的前沿——世界上尚

这样现成的一个范例。

       三建委对此没有足够认识是可以谅解的,因为,在1992年《议案说明附件》给

古迹44时,集合了真正的专家、具有权威性的《规划》还没有作出来。但

今年给出的《规划》是不是有点太过兴奋、太本位?  事实证明完全不是这样。学

者们出于专业判断,初步探明应该保护的共有1271项。考虑到实际予以保护的可

能,这次列入《规划》的,只有他们认为应该作的1/10,如地下本应作829 处共2000

平米,他们忍痛只报了50200 万平米;  如按照世界水电工程通例,凡具有相

文化容量的地区,文物保护经费应占到总投资的3%—5%,这就是说,若按三峡

官方给出的1200亿计,应为30—60亿;  若按三建委的负责人去年回答朱熔基

时的6000亿计,就是180 —300 亿;  即使按照1992年通过的《议案》中的

570 亿计,也有17—28亿。在《规划》中,他们非常克制地申请的是19个亿。而考虑

95年规划组长俞伟超已得知国家只肯拿出个亿这一现实,规划决定只为1996

最急迫的工作申请亿中的1/10,即 3000 万。这不能不说是非常通情达理、非常体

国家了吧。

       然而,据他们得到的回函,三建委移民局的答复是:  一个钱也没有!  这怎

么可能呢?  千方百计探询,方知《规划》送上之后,当局曾努力找一些未介入该

项工作的专家,看能不能本着体谅政府的态度,删掉一些文物项目。不料这一回,

竟连遭数度拒绝。最后,终于有一名毕业于民族学院的年轻的副教授脱颖而出,主

动致信当局,提出《规划》没有体现重点保护的原则,给了对文物保护分文

没有的行为以学术性的理论依据。

       难怪56位学者、教授、作家艺术家,甚至包括前红军和前官员要紧急呼吁了。

他们眼看着自己的信由执政的共产党的中央办公厅盖上收文章,又心急火撩地

等了10天,仍不见任何动静。总书记连他们这批国宝都不打算理了么?  这情

景该不会被处在一线、从而不得不常与三建委官员打交道的俞伟超不幸而言中

——去年,俞馆长回答我的提问时说的是,我的感觉,现在似乎是,我就是有

了钱也不给你,拖到最后你作不了了,我也就不必付了。我敢当面给他提出来:  

你是不是打的这个主意!?

        政府不为专家们拨款,正有一批人不要政府的钱而干得起劲呢——君不见在新

民谚要得发,下三峡的感召下,三峡地区的古墓盗掘与文物走私已日益猖獗。

        载《亚洲周刊》1997

      

            



北京传知行研究所版权所有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华清嘉园23号楼401。 本网热线:010-62618102

冀ICP备08103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