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动态 >  文章

盘点2018:国家地理最佳动物摄影作品新鲜出炉

作者: 来源:国家地理中文网 本网发布日期:2018/12/27 0:30:00

在漆黑的夜里,一群黑尾真鲨在法卡拉瓦环礁的南航道中捕食,法卡拉瓦环礁位于法属波利尼西亚的土阿莫土群岛。摄影师Laurent Ballesta的团队在无保护的条件下潜水拍摄,通过计算发现共有700条鲨鱼。 图片出自2018年5月刊《国家地理》杂志的“疯狂进食的鲨鱼”一文。 摄影:LAURENT BALLESTA (来自:国家地理中文网)

贾森岛是福克兰群岛中较为偏远的一个岛屿,该岛上栖息着世界上最大的黑眉信天翁群落。曾经数百头牛和羊在这里放牧,如今这里已变成了一个自然保护区。全球大约70%的黑眉信天翁都栖息在福克兰群岛。 图片出自2018年2月刊《国家地理》杂志的“战争之后,福克兰群岛开始保护野生动物及其栖息地”一文。 摄影:PAUL NICKLEN (来自:国家地理中文网)

在鸟岛附近的寒冷的南大西洋中,一只海星依附于一棵巨型海带上,整个画面看起来就像是一片水下的热带雨林。构成福克兰群岛的山脊迫使深海的营养物质进入浅水海域,由此形成了一个丰富的海洋世界,吸引了各种鱼类、哺乳动物和鸟类。 图片出自2018年2月刊《国家地理》杂志的“战争之后,福克兰群岛开始保护野生动物及其栖息地”一文。 摄影:PAUL NICKLEN (来自:国家地理中文网)

一个冬日的傍晚,在智利百内国家公园附近的萨米恩托湖上方的山坡上,美洲狮Sarmiento和其11个月大的幼崽挤在一起,灌木丛和岩石碎片似乎并不令它们感到困扰。Sarmiento已经养育了数代幼崽,大部分时间里,它都在这片地区捕猎和休憩。 图片出自2018年12月刊《国家地理》杂志的“巴塔哥尼亚的美洲狮”一文。 摄影:INGO ARNDT (来自:国家地理中文网)

在亚南极洲的玛丽安岛,一群新换羽毛的马可罗尼企鹅艰难地爬上一个古拉火山口的山脊。它们的背后是“露天剧场”,是一代又一代的马可罗尼企鹅在火山口中踩踏出的一系列平台。“火山口内的所有企鹅发出的巨大声响真的非常令人震撼,”生态学者Otto Whitehead说道。 图片出自2018年7月刊《国家地理》杂志的“迷失海洋:为何你看不见的鸟儿在不断消失”一文。 摄影:THOMAS PESCHAK (来自:国家地理中文网)

在肯尼亚的Bunyala水稻种植区,一位环保人士抱着一只生病的苍鹭,另一位手里拿着被空中喷洒的杀虫剂倍硫磷毒死的鸟。村民们会收集并吃掉这些鸟,尽管它们是被毒死的。 图片出自2018年8月刊《国家地理》杂志的“为何毒药正成为非洲野生动物越来越大的威胁”一文。 摄影:CHARLIE HAMILTON JAMES (来自:国家地理中文网)

美洲狮Sarmiento在灌木丛后面埋伏了一个小时,随后的半个小时里又在草地上追踪了猎物将近100米,最后才向这只原驼发动袭击。这是一只强壮的成年雄性原驼,它向侧面移动以躲避Sarmiento锋利的爪子。 图片出自2018年12月刊《国家地理》杂志的“巴塔哥尼亚的美洲狮”一文。 摄影:INGO ARNDT (来自:国家地理中文网)

当离开和进入玛丽安岛时,南方冠企鹅都必须穿过岩石峭壁和滔天巨浪。 图片出自2018年7月刊《国家地理》杂志的“迷失海洋:为何你看不见的鸟儿在不断消失”一文。 摄影:THOMAS PESCHAK (来自:国家地理中文网)

在全球最大的难民营边缘的Inani森林里,一头亚洲象透过树叶窥视前方。这头大象是被困难民营附近的森林中的38头大象之一,难民营阻挡了大象的迁徙路线。 图片出自2018年11月刊《国家地理》杂志的“濒危的大象被世界上最大的难民营围困”一文。 摄影:ISMAIL FERDOUS (来自:国家地理中文网)

食蟹海豹爬上漂浮的海冰上休憩、生育以及躲避虎鲸和豹形海豹。(注意食蟹海豹躯干上明显的伤疤。)随着南极半岛附近海域能够利用的海冰越来越少,类似图中这样来自陆地冰川的冰山为动物们充当着重要的栖息地。尽管名字是食蟹海豹,实际上食蟹海豹主要进食磷虾——南极另一种未来堪忧的动物。 图片出自2018年11月刊《国家地理》杂志的“大危机”一文。 摄影:CRISTINA MITTERMEIER (来自:国家地理中文网)

在一天的求偶过程中,四岁的美洲狮Charqueado(左)气得咬牙,发出低沉的咕噜声。据摄影师Ingo Arndt称,在一个小时里,两只美洲狮在一个相对暴露的地方交配了5次。之后,它们没有选择撤退到安全的地方,而是漫步到百内国家公园附近一个私人牧场的山坡上。 图片出自2018年12月刊《国家地理》杂志的“巴塔哥尼亚的美洲狮”一文。 摄影:INGO ARNDT (来自:国家地理中文网)

在新西兰的查塔姆群岛,信天翁最隐蔽的筑巢区是Te Tara Koi Koia岛上的一个天然洞穴。在洞穴内部,与大礼帽高度相当的鸟巢不受风雨的侵蚀。毛茸茸的幼雏将会在5个月的时间里学会飞行。 图片出自2018年7月刊《国家地理》杂志的“迷失海洋:为何你看不见的鸟儿在不断消失”一文。 摄影:THOMAS PESCHAK (来自:国家地理中文网)

在亚南极洲的玛丽安岛,一只头皮被撕掉的灰头信天翁幼雏充分展示了海鸟面临的入侵物种的巨大威胁。由于一些人类尚未弄清楚的原因,人类200年前引入这个岛屿的老鼠夜间开始捕食鸟类。鸟儿对于新危险缺乏本能的恐惧,因此通常会任凭老鼠撕咬,直到最后死亡。 图片出自2018年7月刊《国家地理》杂志“迷失海洋:为何你看不见的鸟儿在不断消失”一文。 摄影:THOMAS PESCHAK (来自:国家地理中文网)

巴布亚企鹅游出了鸟类中的最快速度:每小时35公里。它们一整天都会在靠近岸边的海洋里捕食,同时努力躲避海豹、海狮和虎鲸的猎杀。福克兰群岛上栖息着全世界最多的巴布亚企鹅繁殖配偶。 图片出自2018年2月刊《国家地理》杂志的“战争之后,福克兰群岛开始保护野生动物及其栖息地”一文。 摄影:PAUL NICKLEN (来自:国家地理中文网)

印尼巴漳岛的一位蝴蝶捕手在将自己的样本分类,之后他会在巴厘岛销售。在巴厘岛,蝴蝶会被出口到亚洲各地,之后再流入全球各地的收藏者手中。 图片出自2018年8月刊《国家地理》杂志的“深入蝴蝶捕手的黑暗世界”一文。 摄影:EVGENIA ARBUGAEVA (来自:国家地理中文网)

月亮水母遍布全球各个海洋,其名字源自它们晶莹剔透的伞状体。月亮水母伞状体边缘的纤毛可将食物拉入口腔中,它们的大部分食物都是浮游生物。月亮水母会根据进食食物的不同而改变颜色。 图片出自2018年10月刊《国家地理》杂志的“深入水母的奇异世界”一文。 摄影:DAVID LIITTSCHWAGER (来自:国家地理中文网)

2015年,一头雄性幼狮进食了一头牛后死亡,这头牛被马赛族的牧人涂抹了杀虫剂丁硫克百威,而这头幼狮是肯尼亚著名的马沙狮群的三个成员之一。马沙狮群曾猎杀了数头牛。 图片出自2018年8月刊《国家地理》杂志的“为何毒药正成为非洲野生动物越来越大的威胁”一文。 摄影:CHARLIE HAMILTON JAMES (来自:国家地理中文网)

一只雌性猎隼在高耸于蒙古平原上方的巢穴中守卫着自己的幼雏。据称成吉思汗曾饲养了数百只猎隼用于狩猎。如今,由于栖息地减少和非法野生动物贸易,猎隼已被列为濒危物种。 图片出自2018年10月刊《国家地理》杂志的“一位阿拉伯酋长保护世界上速度最快动物的计划”一文。 摄影:BRENT STIRTON (来自:国家地理中文网)

当太阳从玛丽安岛的西海岸落下时,四只漂泊信天翁开始展示特有的仪式舞蹈,这套复杂的仪式由一系列叫声和姿态动作组成,其中包括右侧信天翁的“向天鸣叫”的展示表演。漂泊信天翁终生为伴,其舞蹈仪式通常由亚成体完成,这有助于它们评估潜在的配偶。 图片出自2018年7月刊《国家地理》杂志的“迷失海洋:为何你看不见的鸟儿在不断消失”一文。 摄影:THOMAS PESCHAK (来自:国家地理中文网)

在怀俄明州,初升的阳光照在雄性艾草榛鸡身上,它们正在向雌鸟进行求偶展示:将胸部的两个气球一样的曩膨胀起来,展开尾羽。艾草榛鸡的求偶场地位于灌木蒿中的空旷地方。 图片出自2018年11月刊《国家地理》杂志的“艾草榛鸡代表着美国西部的斗争”一文。 摄影:CHARLIE HAMILTON JAMES 来源:国家地理中文网(官V)



北京传知行研究所版权所有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华清嘉园23号楼401。 本网热线:010-62618102

冀ICP备08103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