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动态 >  文章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54:二零一九,为了希望不放弃

作者:李南央 来源: 本网发布日期:2018/12/23 5:45:00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54:二零一九,为了希望不放弃


    
    上篇“跟进——新旧两社会”的结尾,我请关注我案的朋友们为“跟进”第五年的结束篇写几句话,为“跟进”写入第六个年头鼓而呼。就收到了一些回应:
    旧社会是人们有权自由地指点江山粪土万户侯的社会。新时代是全社会必须向核心看齐不得妄议的时代。
    ——大陆 鲍彤
    封杀历史和伪造历史也是历史,而且绝对是操作者自我“抹黑”的历史。
    大陆 黄一龙
    一比“旧”“新”,发人深省;不能玷污,北大精神;无视民意,拒不开庭;害怕真相,何来“自信”。
    —— 大陆 淩銘
    一直非常关注南央老师持续五年之久的“状告海关案”。在全球民粹主义兴起,中美关系无法重回里根时代,中国大陆自由空间日渐逼仄的当下,单少杰先生“史为国之本,封杀历史为国之贼”的呼号,让人击节称快!“正是毫无希望,我们才充满了希望!”唐少杰教授的话,让看不到希望的人,感到一丝温暖。
    这个案子的意义早已超越了案子本身。南央老师长期坚持不懈,每一期跟进文章,让我们有机会共同目睹一个“现代法治国家”的司法现状,使我们能够透过作者的视角,看到这个国家和社会的百态,更为重要的是:寻找自由,平等和希望的人们由此得以守望相助,互相取暖。
     ——大陆 一位不敢署名的历史学者
    —个人、一个党,不会因为他们自吹自擂,控制强大喉舌大肆打造,就成个“什么”;一个人、一个党的所作所为,映入人们眼帘、烙在人们心坎里的,才是真正的那个“什么”。这无须具有高深如硕、博般的学问者,而只要神经正常之人,都能洞若观火,辨别得—清二楚。
    颠倒黑白,混淆视听,再无公正、正义,司法天平则绝对永远失衡,足以为执法、行政者鉴戒。
    李南央之为文,大俗大雅,观点鲜明,从无隐晦,酷似乃父。乃父之稳健、精密、虚心,亦理该出之于蓝而胜于蓝也。
    ——大陆 韦弦佩
    也有朋友送来的是大实话:
    从目前的形势来看他们要继续拖下去了,什么法制治国纯粹是骗人之举,为独裁服务实为真。
    ——大陆 其伟
    老朋友周实写给我的是这样一句话:“还要继续跟进吗?都已经有五年了!难道你就不累吗?我都看得有点累了。还要继续跟进吗?还准备来第六年?难道你就不烦吗?我都看得有点烦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看过后很感沮丧,回复他:“不再加点正能量?——但是只要你继续‘跟进’,我会继续关注。” 他再回复我:“我这是向你提问题,希望你能在下篇‘跟进’中回答我。”
    一些朋友为我“鼓而呼”:
    写给你:如果我们的父辈像李锐,如果我们像南央······
     ——大陆 戴晴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是学问之根本,也是为人之根本;读书无禁区,研究亦无禁区,原本是常识常理,现在却成为罕有之物。我们思想的空间、生活的空间要靠我们自己去争取和扩展,“李南央状告海关案”将成为经典案例载入中国法治史,成为公民为思考的权利和表达的权利而战的见证。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郭于华
    我非常钦佩你的勇气和毅力!
    这是一幅多么富有戏剧性的场面:一位女士单挑一个看似强大的组织,叫它政党、政府或政权都可以。它有万亿计的维稳经费,百万人计的的文武各行队伍,对它自己的高级干部写的纪实书籍,却不准出版。人家在香港出版了还不准带入境,一经发现就扣留在海关。书籍携带人不服,状告海关,法院居然不敢开庭,借故一再拖延。
    五十多本书让这个组织出尽了洋相。这就是为什么我一开始就想到沙叶新,果戈里。沙先生虽已故去,但这么好的题材不愁无人写。最好取名“天堂里的笑声”。
    ——美国 钱定榕
    回顾南央不舍不弃地“跟进”的五年,作为关注者的我也没有闲着。能在退休之后60多岁的年龄,为中国宪政开张做一点点努力,觉得自己的生活真正有了价值。四十年前,中国开始了所谓的改革开放,国家似乎在进步,老百姓有衣穿、有饭吃了,开始习惯低头吃碗里那过去不易见到的肉,却不抬头看碗外边发生的事情。直到有一天听到“当今”的斥责:“端起碗吃肉,放下碗骂娘”,很多人才猛然间发现自己正在堕入的黑暗。五年来,我看到周围愿意对事情问一个为什么,提出质疑的人越来越多。即使那些相信70多年的谎言的人,也开始习惯听听反面意见和敏感词汇。这燃起的星星之火在政府的高压摧残下何以一直没有被熄灭?我认为就是因为像南央这样的,不惧不怕、韧性和坚持到底的人越来越多。我们这一代人是在共产党的教育下长大的,它教育我们和一切反动派斗争到底。过去我们戴着党为我们配制的眼镜看世界,现在我们用自己的心将那个影像翻转过来。这次我们一定斗争到底!
    ——大陆 小学同学吴萍
    在这篇“跟进”的题头引言栏中,我写了自己的一句话:“当不正常成为常态,这个社会就陷入了黑暗;当大多数人接受了这种常态完全没有不正常的感觉时,这个社会也就再无希望。为了希望,我们千万不要放弃努力呵!”这是我对老友周实的回答。我感谢他督促我思考坚持下去的意义何在,我感谢回应“跟进53”朋友们的“送话”,你们帮助我越来越明白我为什么必须坚持。
    朋友们的回应中还有贾志刚合议庭长应当听到的话,录在这里,算是送给他的新年贺词:
    贾志刚名不符实,其志一点都不刚。有辱为其取名的先人。虽然不打交道,账还是要继续记的。他若自辩只是执行上头的命令,按照普世的法律观点,执行者也是有罪责的。
    ——美国 王速
    前段时间看那个沙特记者在伊斯坦布尔领馆被杀的案子,现在沙特政府招架不住了,开始逮人并准备判处主要执行人死刑,虽然王储还是要保的。那些做走狗的有没有想过,他们最终,要么是被主子抛弃,要么是被历史抛弃——在你的案子里,在中国今天的环境里,那些甘愿充当打手的,充当走狗的,有没有想过?即使是小小的一刹那······我们无从知晓。也许你的案子还有五年,也许更长。将来这些“跟进”要编成一本书,留在历史的长河中。
    加拿大 王家骏——李锐、李南央文章的忠实读者
    本月18日,习近平在北京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大会上说了这么句话:“不该改的,不能改的坚决不改。”迄今,共产党一直不改的就是政治体制——共产党领导一切。看来习近平发誓还是“坚决不改”,我的“状告海关案”开庭之日确实是遥遥无期了。不过,习近平在同一报告中还明明白白地说了这么一句:“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所以,我在本篇题头栏中录了马克思的话:“没有出版自由,其他一切自由都是泡影。
    在这辞旧迎新之时,我想对从梁家河走出来的习近平说一句:你若横下一条心,非要跟马克思的这一“指导”对着干,是一定会掉入你自己在三年前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讲话中指出的那个命运:“正义战胜邪恶的历史潮流不可阻挡,逆历史潮流而动必然失败。” 



北京传知行研究所版权所有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华清嘉园23号楼401。 本网热线:010-62618102

冀ICP备08103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