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专题文章  > 三峡移民 > 移民报道 >  文章

400三峡移民身陷“危楼”恐惧

作者:上官敫铭 来源:南网 本网发布日期:2010/9/27 10:22:00

  重庆奉节县城三栋宿舍楼因近在咫尺的施工导致楼房下沉、开裂
  
  摘要:周亮说,自己暂不打算搬出这栋“缓慢移动的房子”———这个说法,是在现场检测的专业人员说的,“不是定论,也不是官方正式结论”。
  
  三栋住宅楼被下方10米外的建设工地所“动摇”。
  
  周亮说,自己暂不打算搬出这栋“缓慢移动的房子”———这个说法,是在现场检测的专业人员说的,“不是定论,也不是官方正式结论”。
  
  11月17日,周亮把自己所住的宿舍楼开裂的情况发布到了网络,网民称这3栋楼房为重庆奉节的“楼倒倒”。实际上,楼房还没有倒塌,但受上海塌楼事件的影响,此处的居民忧心忡忡。
  
  今年4月,重庆奉节县城一个山坡上3栋住宅楼约400名住户发现,他们楼下10米外的山坡上,有人开始动工建房。担心房子受到伤害的他们开始向官方反映问题,但得到的结论是不会有影响。到了11月,他们预料的情况终于发生,楼房整体下沉,房子开始出现裂缝。
  
  问题发生后,官方随即高调宣布进行调查并动员居民搬出。但是,因各种善后问题并未明确,官方的决定遭到了绝大多数住户的抵制。他们想要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楼房开裂?
  
  “大楼地基动了”
  
  重庆市奉节县历史悠久,“刘备托孤”发生在这里,“诗城”是它的美称。昔日的老县城,因三峡工程蓄水而淹没在水里,如今的新县城,建在一座叫“三马上”的山上,那里挤满了一栋栋火柴盒一样的楼房。
  
  2002年,周亮现在居住的房子已经建好。那是奉节的繁华地段竹枝路,一排宿舍楼在山上一字排开。2002年前后,这些楼房的住户先后入住,过着小县城居民平淡无奇的生活。
  
  直到今年4月,这一排楼房里有住户开始骚动。这其中,就有周亮。这是一个曾在机关上班如今待业的青年,喜欢上网。
  
  4月份,有人在大楼边坡处动土,并砍去了上边的树。“你们砍树干什么?”有住户问,对方的回答是“我们要在这里砌房子。”
  
  坡上的住户开始警觉。“要在山腰盖楼,那不是把我们房子的地基给动了吗?”周亮说。值得一提的是,准备施工的地方,离山上楼房的直线距离不过10米。
  
  开始有人去县的信访办上访反映。但得到的回复是“没有问题”“房子不是还都没事吗”?
  
  5月份,住户们继续上访。这次得到了安监局相对专业的答复。据住户陈家华回忆说,“安监局的领导说了,在山腰动土对上边的大楼有好处。”理由是,边坡削掉之后,砌上墙,浇上混凝土,可以加强对山上楼房的防护。
  
  但住户们认为这样的做法是危险的,“加固边坡,都是在斜坡上浇灌混凝土防护墙,哪有这样削直了再加固的”?
  
  在山腰上施工的,是一家名叫运发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建设项目。据奉节县国土局副局长谢明朋称,3栋楼房地基下的空地,经有关单位论证,可以进行房地产开发,但开发之前要先治理可能存在的地质灾害隐患。据悉,按地灾评估报告要求,开发建设需先进行边坡治理。
  
  4月,边坡动工建设。边坡的土被挖去,竹枝路上的三栋房子,像立在悬崖峭壁上的火柴盒。
  
  担忧变成了现实。11月5日,一楼的好几家住户的墙壁开始出现大面积裂缝,“晚上睡觉的时候,听到‘啪、啪、啪’的响声。”陈家华说。
  
  “大楼的地基动了!”住户们开始慌乱。
  
  “政府十分重视”
  
  住户们惊慌地找到了奉节县政府办公室,此前,他们多次反映过这个问题。11月13日,相关领导召集召开会议,建委、安监局、国土局等相关部门领导悉数到场。“政府是十分重视的。”一名官方人士称。
  
  14日,楼房所在地永安镇政府贴出告示,要求发生开裂的两栋楼房所有住户,“务必于11月16日下午14时前全部搬迁撤离”。未撤离者,政府将“组织强行撤离”。
  
  根据专业监测单位的监测数据,受影响的大楼,累计水平沉降6-8毫米。
  
  住户们奇怪,“撤离可以,理由是什么?”一名李姓住户说,在搞不清楚楼房开裂是谁的责任之前,难以接受政府的要求。这也是其他多数住户的想法。
  
  11月15日,写好了简要情况,拍了几张现场图片后,周亮把这一问题披露上网。《重庆市奉节县即将发生的上海倒楼事件》,周亮的帖子起了个醒目标题。
  
  帖子发布后的第四天,奉节县政府也在官方网站上发布了相关信息。信息称,“奉节县永安镇竹枝路185号石马水泥厂宿舍和239号机械化公司宿舍发生险情,县委、县府高度重视,及时采取措施应对”。
  
  官方文稿中还不忘强调,“目前,险区居民情绪稳定,对政府所做的工作表示理解和支持。”
  
  实际上,住户们称对政府的工作不太理解,所以也谈不上太多支持。“口头上,政府是很重视哦,但行动太迟缓”,一位住户称,早在4月份,他们就开始向政府反映楼下的边坡“只能加固不能动土建房”,“但他们非得等到房子裂开了才重视”。
  
  搬不出的“危楼”
  
  11月18日傍晚,奉节县委书记刘渝平,到竹枝路看望居住在出现险情的大楼的住户。刘说,从目前情况看,“如果不下雨,暂时还是可以居住的”。
  
  官方要求为确保居民生命安全,先撤出人员和贵重物品。为此,政府愿意支付每户250元每个月的租房费用。
  
  住户们提出钱太少,政府又增加到了350元。但危楼的住户还是不愿意搬出。“搬出去容易,搬回来难啊!”住户陈家华说,奉节县城的租房行情,月租约400元,且最短的时间也是以半年计,搬出去几个月,是难以租到房子的。
  
  另一套方案是,官方可免费向两栋住户提供郊区的房子,那是三峡移民统建安置房;但由于水电气等设施不齐全,大多数住户又拒绝迁到此处。
  
  当然,在政府的动员下,有部分居民决定撤离,他们或投靠亲友,或住在移民安置房。但多数则选择坚守原地。“暂时还倒不了嘛。”
  
  周亮说,不少住户表示要搬走也可以,但政府最好先回答三个问题:是什么确切原因导致了楼房开裂?现在处于怎样的程度?如何解决?
  
  官方对此并无正式回复。
  
  对于当下的情况,除了动员住户搬出外,奉节官方采取了边勘察边设计边治理的应急处置方案。目前,奉节县国土局、重庆地质矿产研究院等相关专业人员仍在楼房间钻孔取样,以便勘察楼房地基的情况。初步的结论是,地基出现裂缝,下沉高度为7毫米左右,但房屋基桩没有受到影响。
  
  当然,隐患还是存在的。谢明朋称,如果治理不及时,裂缝一旦遭到雨水灌注,楼房可能倒塌。
  
  为了预防楼房再次下沉或开裂,官方安装了3个报警器,如遇紧急险情,仪器会自动报警。此外,官方还在3处楼房出口处,张贴了应急逃生示意图。
  
  不愿搬出的住户并不放心。他们主动组成了约10人的巡防组,24小时轮流值班———随时注意楼房的走向、裂缝,以及观察报警器的状况。
  
  “谁来保护我们?”
  
  裂缝就像蛛网,缠绕着多户一楼的住户、连接山顶的天桥。政府部门临时往裂缝浇筑的沥青和水泥,以及支起的加固铁架,并未能减少居民的恐惧。
  
  至今,楼房开裂的责任认定还未最后确认。山腰上的施工业主称,“我们一切听政府的。”而奉节官方组成的调查小组,尚未对事故形成正式结论。
  
  山底山腰山上都是矗立的高楼,这是奉节三峡库区移民后出现的普遍现象。由于土地有限,因盖楼施工不当,导致周边楼房发生开裂或松动的事件,已有几起先例。竹枝路3栋开裂的楼房,只是又增添了一起性质相同的事故。官方称为“地质灾害”,但住户们强调,这是人为事故。
  
  边坡仍在治理,但准备盖起的楼房已经早就预售。而在新的广厦落成前,周亮等不得不居住在“令人心神不宁”的“楼裂裂”中。
  
  11月25日,永安镇政府向不肯搬出的住户传达了一个信息:楼房开裂的情况并不严重,住户不需要搬出。官方称,下周将形成最终的鉴定结论,但应与目前的判断相差不多。
  
  没等镇政府的相关人员宣讲完官方的态度,住户们就散去了。
  
  住户们起先选择不合作,是认为责任在政府行政效率低下,未能阻止山腰上的施工;而这一次,官方初步结论与住户的预期相差甚远。
  
  11月25日,重庆地质矿产研究院的监测数据称,楼房“最近三天没有发生明显变化”。来自奉节县政府办公室的消息称,11月30日前,将完成经重庆市国土专家审查通过的咨询评估报告。
  
  官方的研判,是建立在勘察数据之上,但住户们仍心有余悸———这里,已成他们心里的“危楼”。“谁来保护我们的生命财产安全?”周亮们问,这是涉及到400多人的一起楼房开裂事件,应该有人负责。
  
  如果没有答案,再次选择颠沛流离,将是这400余名三峡移民的命运。
  
  采写/摄影:本报记者上官敫铭
  
  来源网址:http://gcontent.nddaily.com/a/93/a9365bd906e11324/Blog/8f0/115b0d.html


北京传知行研究所版权所有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华清嘉园23号楼401。 本网热线:010-62618102

冀ICP备08103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