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动态 >  文章

阻止上访成中国黑暗产业链

作者: 来源:明报 本网发布日期:2018/11/18 22:25:00


在中国,从中央到地方都设有接待申诉民众的信访局。然而,为了让面子挂得住,地方信访局莫不想方设法阻止自己辖区内的民众到北京、特别是到天安门陈情(中国称上访)。(网上图片)

新京报昨天刊发长篇报道“上访者陈裕咸之死”,揭露出阻挠民众上访的“截访”,已经成为中国官商勾结的产业链。在调查报道衰微的中国传统媒体,这篇敏感议题的报道引发外界关注。

在中国,从中央到地方都设有接待申诉民众的信访局。然而,为了让面子挂得住,地方信访局莫不想方设法阻止自己辖区内的民众到北京、特别是到天安门陈情(中国称上访),因此和民间或明或暗的组织合作,在官方不直接出面的情况下,透过“黑保安”截访。

63岁的江西赣州市上犹县人陈裕咸就是在与截访者的激烈抗争中被綑绑殴打,死时全身遍体鳞伤,导致家属也难以辨认。

这宗命案发生在2017年6月,12名涉事的截访人员在6月中下旬全被逮捕,中共上犹县委、上犹县信访局长赖学文也在同年9月丢官。

事发一年多后,新京报以逾5000字报道此事,内容包含陈裕咸的儿子陈维树对事件的表述,并还原去年7月时任上犹县政法委书记刘晓龙在案情通报会上的说法。

内容显示,截访者牛力注册成立合法的汽车租赁公司,暗地里却专门对访民拦截、遣送,他还雇请“资讯员”专门打探访民消息。

这些资讯员一边在北京火车站拉客住宿,一旦诱骗打探出投诉者是全国各地前来北京上访的民众,就出卖资讯给专业截访者。

牛力长期以来从事截访生意,几乎拥有全国各地信访局官员的电话,他连系了赖学文后,这名上犹信访局长提出用2.5万元(人民币·下同)的代价,把陈裕咸带回上犹。

在暴力押送乃至闹出人命后,牛力曾向赖学文求援,希望能与北京警方沟通,保一保他的人。赖学文则回应“最多只能保3人”。最后,赖学文自己也被免除领导职务。

这宗案件暴露出,中国针对访民设置的官僚机构,不但不能保障民众权益,还成为加害者。

刘晓龙则在案情通报会上辩称,中央明令禁止雇用黑保安截访,但牛力合法注册公司,赖学文才敢雇牛力遣送访民。他还强调,整件事情的错误在于遣送陈裕咸回家乡时“没有干部陪着”。

在政治和市场等多重压力下,中国传统媒体已经愈来愈少见调查报道。纽约时报中文网今年4月的专栏文章指出,在中国总书记习近平上任掌权5年多后,审查程度日益加深,调查性新闻已迅速衰退。

不过,这篇报道题材虽然敏感,但也因为涉事的截访者已被抓获、官员也被免去职务,可能因此才得以见光。



北京传知行研究所版权所有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华清嘉园23号楼401。 本网热线:010-62618102

冀ICP备08103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