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动态 >  文章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四十五)——党绝对不能领导一切

作者:李南央 来源:三峡探索 本网发布日期:2018/3/18 0:28:00

现行体制总病根即权力过分集中,党政要分开:“权力过分集中的现象就是在加强党的一元化领导的口号下,不适当地不加分析地把一切权力集中于党委,党委的权力又往往集中于几个书记,特别是第一书记,什么事都要第一书记挂帅、拍板。党的一元化领导往往因此而变成了个人领导。
    ——《邓小平文选》2卷239页

朱正先生为《李锐口述往事》写的序言中有这样几段:

这真是一本极好的传记文学作品。它提供了许多生动的细节,使人们对当年的历史能够有一个更具体的了解。我以为这本书的一个最大的特点和优点就是,传主在自述往事的时候,常常谈到他的思考,不仅仅是就事论事,也思考中国的现在和未来,中国怎样建设成为一个民主的、法治的现代国家的思考。这些都给读者很大的启发。

……

谈到政治体制的改革,老社长说出了他的一个根本性的思考:

中国的根本问题,还是要解决党的问题。党政要绝对分开。国家政权是国家政权,政党是政党。现在党的官员的权力高于一切,高于政府,高于法律,政府与法律都是附属于党。这个问题不解决,市场经济是搞不好的。现在搞出的是权贵资本主义,问题更明显了。

朱正先生是赞成李锐在叙述往事时所引发的思考的,而且援引了他以为是最重要的思考:“中国的根本问题,还是要解决党的问题。党政要绝对分开”。

我在2018年2月8日的新华网上,看到通栏大标题“平昌冬奥会中国体育代表团成立临时党委”下的报导:

新华网平昌2月7日专电(记者张寒、耿学鹏)平昌冬奥会中国体育代表团临时党委7日成立。

国家体育总局党组书记、平昌冬奥会中国体育代表团临时党委书记苟仲文在讲话中提出几点要求:一、作为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起来的体育健儿,要时刻牢记总书记的谆谆教诲和殷切嘱托;……

“中国代表团今天召开临时党委的党员干部会议,就是要把党领导一切体现在中国体育代表团的参赛过程当中,充分发挥代表团中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发挥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党委书记倪会忠说,“我们今后还要开展主题党日的活动,党支部、党小组开展有针对性的、有党的工作特点的运动队思想政治工作,让他们的国家意识、党员意识、集体荣誉意识等,都得到更充分的发挥。”

我简直是要大声疾呼了:请北京第三中级法院立即开庭审理李南央的“状告海关案”,让《李锐口述往事》——一位老共产党员对历史的回顾和思考成为现在各级中共领导的教科书,不要让如此荒诞、荒唐、荒谬且不经、无稽、绝伦的“党领导一切”的丑剧、闹剧再继续演下去了!如果本届冬奥运会“一枚金牌”的结果还不能让党的最高领导看到“党领导不了一切”,还看不清邓小平在十年文革浩劫后给中共指出的“党政分开”是救党于毁灭的唯一途径,其戴上“亡党罪魁”帽子的那一天不会太远了。

今年大年三十,陕西汉中村民张扣扣杀人,大陆官网一个声调:中国早已进入法制社会,告诫人们:“认为法律不公平的,也应该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权,学会用法律说话,用法律维权,用法律解读,用法律来约束自己,才是我们这个时代应有之义。” “状告海关”四年以来,我的行事可说是完全符合官网的“要求”;结果呢?!要求老百姓如此行为的前题,难道不应该首先是公权力必须学会用法律说话,执政党必须学会用法律约束自己吗?

北京时间2月25日,新华社公布了“中共中央关于修改宪法部分内容建议”的全文,建议对宪法进行二十一处修改,我以为最重大的是第五处,非同小可:在宪法第一条第二款“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后增加一句:“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我的“难道不应该首先是”的反问成了一句废话。

共产党执政后有过四部宪法:1954年宪法,1975年宪法,1978年宪法,1982年宪法,最后一部又经历了1988、1993、1999和2004年的四次修定,这一次是对1982年宪法的第五次修订。1954年、1975年和1978年三部宪法第一条的文字表述分别是:

1954第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国家。

1975/1978第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 

这三部宪法的第一条都只有一款。

1982年宪法的第一条增加了第二款,并对第一款做了修改——重提了1954的“人民民主”,保留了1975和1978的“专政”:

第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

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破坏社会主义制度。

之后四次修宪,这第一条两款一字未动。

共产党元老陈云的儿子陈元,孔原的儿子孔丹都说过这样的话:“统治阶级要有统治意识”。从“人民民主国家”→“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再到今天的 “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甲子之后,中共元老的儿子辈完成了历史性转折:从元老以谎言骗取民众支持,到儿子堂堂正正宣称:“共产党推翻国民党就是为了由我党统治中国,且世世代代统治下去”。这对于以“为人民打江山”、“让人民坐江山”为初心,如我的父亲李锐那样“两头真”的老人们无疑是极为残酷、难以接受的现实;但是,对于那些为了这个“初心”而视死如归的共产党的烈士们,对于那些被共产党的“初心”所蛊惑而被裹挟进国共两党腥风血雨的两次内战的平民百姓们,彻底抛弃共产党人曾经宣传过的“初心”,则是不能容忍的罪恶!!

将“中国共产党领导”从宪法序言移入正文条款,便用宪法的框架保证了江泽民之后是胡锦涛,胡锦涛之后是习近平,习近平之后(无论他连任几届或是终生)的接任之人,一定不是具备“国家政权是国家政权,政党是政党”思维的人民公仆,而必定是维护中共的专权稳定延续、一个人说了算的老大。在第五次修改后的宪法框架下,胡耀邦、赵紫阳这样的中共第一把手,彭德怀、李锐这样的中共高级干部,已是千古绝唱!

北京三中院给我的第十四次延审通知书是2017年11月28日发出的,我一直等到2月28日(北京时间3月1日),即未收到开庭通知,也未收到再次延审通知。这是否意味着在中国的“宪法”即将实际成为“党法”时,三中院已无需再遵守“行诉法”的程序呢?我不得而知。作为一个生活有保障,说话尙自由的人,面对中国怎样肃杀、残酷的前景,我可以始终保持住平和的心态,坚持我的“行为艺术”,一年、两年、三年、四年……直至走到生命的尽头。但是张扣扣做不到,太多的原因让他做不到!现在的民间一面倒地大赞“扣扣侠”,共产党的大佬如此地胁迫众人诺诺,不允一士谔谔,绝对地领导/统治下去,总有一天会将生活在社会底层伸冤无路,讲理无门的百姓逼到戮力同心,都如张扣扣般只认丛林法则,通通回归原始正义。真到了那天,中国必然大乱,如今呼风唤雨,撸起袖子干革命的“老大”便是“乱国罪魁”,他的下场不会比齐奥塞斯库好到哪里。

毛泽东可以公开说:我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习近平却得在宪法条款的保护下才敢为所欲为。中国毕竟不是毛泽东时代铁幕后的国度了,一江混水已汇入了西方民主国家的清流,虽然将清水变得有些浑浊,但清水的冲涮力其势无比,浩浩荡荡。因此我对中国的前途虽然悲观,但是并不彻底地悲观。我不会停下“跟进”的脚步!

李南央

2018.2.28.

 


北京传知行研究所版权所有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华清嘉园23号楼401。 本网热线:010-62618102

冀ICP备08103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