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动态 >  文章

四川水电开发有多疯狂?连大熊猫生态廊道都不放过

作者:小野 来源:荒野保护 本网发布日期:2018/1/19 3:58:00

2017年年末,中央环保督查组公布了对四川省的督查意见。

 

其中比较引人瞩目的是,督察组指出四川大渡河等河流水电开发过度。全省建成的水电站多为小水电,生态流量下泄不足,脱水河段较多。

 

 

四川是中国水能资源最丰富的省份,这里的河流都断流了,难怪会引起中央环保督察组的格外注意。

 

一条河流的生态保护和水电开发是矛盾的,多一个水电站,就少一座青山,也会少一段绿水。中央环保督查组非常直接的指出四川的水电开发问题,意味着环保部门开始关注河流生态问题,此举也许关乎中国河流生态的未来。

 

那么被环保部点名的四川省,水电开发疯狂到什么地步了?几座大型的水电站或许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但也许我要讲的这个故事能让大家多少理解冰山的一角。

 

2017年5月初,我和同伴抵达了位于横断山区邛崃山系中,一个叫做大川镇的地方。

 

四川雅安市芦山县的大川镇,曾经是一个十分普通的山间小镇。但这几年名气大增,因为来这里旅游的人,经常能与野生大熊猫不期而遇。有心人专门统计过,过去几年,就有19起游客与野生大熊猫遭遇的事件。而当地采药的村民,经常会在山里见到大熊猫。

 

 

黄水河是重要的熊猫走廊

 

大川镇能看到熊猫,因为它挨着黑水河省级自然保护区。这是四川省专门为了保护大熊猫而建立的保护区。

 

黄水河从大川镇穿过,在俊秀险要的峡谷中,奔向下游的青衣江。但如果从大川镇沿着黄水河逆流而上,你会来到一片名副其实的生态秘境。

 

 

黄水河河谷的生态十分原始

 

这片生态秘境挨着著名的西岭雪山景区,因为未曾开发,这里生态十分原始,也因为未曾开发,来这里旅游的人很少。即便如此偏僻,但这片秘境在成都的户外圈里早就名声大噪,沿着黄水河峡谷的“大川河景区”,是驴友公认的距离成都最近的原始森林。

 

从大川镇出发沿着黄水河逆流而上,只有一条窄窄的水泥路,大部分路段仅能供一辆车通过。

 

 

黄水河河谷气候湿润,降水十分充沛

 

就沿着这条狭窄而险要的公路,沿着河流曲折蜿蜒,路边的景色却令人惊叹。飞流而下的瀑布有时候就在路边,车穿过去就像穿过了水帘洞;山谷里的植被十分茂盛,开满了各色的花朵;路边甚至可以看到国家一级保护植物鸽子树珙桐;醒目的指示牌告诉你,这里还属于圆叶玉兰保护区和黄水河大熊猫走廊。怪不得这里经常能看到大熊猫了,原来这里是联接几个大熊猫栖息地的重要通道。而在黄水河的最上游,海拔2800多米的地方,满山遍野的杜鹃花正在幽幽绽放。

 

 

 

在路边很容易就可以看到这些保护植物

 

森林里的热闹,反而更加凸显出河流的安静。稍微有心的人都会注意到,一路伴随他们的黄水河,存在感极其微弱。要知道雅安是中国降雨量最多的区域之一,那这里的河流一定是汹涌而澎湃的。但出现在大家眼中的黄水河却是瘦弱的,只有不大的水量,有的地方甚至只看得到浅流。

 

 

雨季里几乎干涸的河床和下图充满水的水电站引水渠

 

造成这个巨大反差的幕后黑手,就是一个接着一个的小水电。黄水河上游海拔2000多米,到大川镇只有1000多米的海拔,沿着黄水河几十公里的路程,就有很多引水式小水电,这些水电站引走了河水,让黄水河失去的生机。

 

黄水河水电站不完全统计

 

从大川镇开始,往黄水河的上游走去,水电站一个接着一个,从空中看去,这些水电站将河流拦腰截断,对河流生态带来的影响却是深远而隐秘的。

 

在靠近大川镇的地方,一座不高的拦水坝将河水拦住,然后通过旁边的水渠引走,河道里的水是从拦水坝上翻滚下去,而旱季的时候,河道的水只能靠跑冒滴漏了(下图所示)。

 

 

 

 

 

 

 

 

而在山谷的更深处,数座大坝将河水牢牢的锁住,河水也只是通过大坝的缝隙往出渗水,不然在很多时候,河道里都是没有水的。

 

 

 

如果不是汛期,水库开了闸,河道里几乎没什么水

 

 

黄水河上较大的一个水库,全用来发电

 

整个黄水河,从源头到大川镇,实现了水电的全部开发。就在靠近黄水河源头的地方,也建有一座水库。因为五月份是雨季,水库中的水进入隧洞中水位过高,从半山腰的溢流洞溢了出来,形成了非常壮观的瀑布。

 

 

放眼四川,黄水河是一条十分普通的河流。但他所处的位置生态十分良好,是大熊猫的基因走廊带所在地,又不是一条普通的河流。

 

那么,水电站建设,对黄水河的生态究竟产生了什么影响?为了搞清楚这个问题,2017年10月中旬,我们再次来到了黄水河。

 

在此之前,我们曾拜访了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在那里,我们了解到,河流脱水或者减水,对两栖类物种,爬行类,还有鱼类会造成较大的影响。

 

 

 

 

而在沿着黄水河调研及访谈的过程中,我们也印证了这样的猜想。

 

每隔一段距离,我们都会到河边进行观察,很可惜,别说鱼了,就连小虾米都没有。水中寂静的可怕。

 

 

跟5月份相比较,黄水河上的水电站发生了一个变化。水电站的门口,或者拦水坝的旁边,都贴了一个生态流量的监督公示牌子。上面标明了下泄生态流量的大小。虽然仅凭肉眼,很难看出有了生态流量之后,河流发生的变化,但至少,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虽然处于汛期末尾,但河道依旧看起来没什么水。

 

拍摄于2017年10月中旬的河道

 

 

2016年旱季的黄水河

 

当地村民说,黄水河上的水电站大都建于2000年之后。当时芦山县集中力量建设了一大批水电站,芦山县打出水电强县的口号,把目光对准了大山里的黄水河。

 

大川河流金淌银,短短的20公里河道上,大小电站星罗棋布,已建和正在建的大小电站就有17处。它是芦山一条希望之河,身临其境,耳闻目睹,无不为这滚滚的开发热浪所 感染和吸引。这是2003年一则新闻对水电开发热潮的评论。

 

没有建设水电站之前,河道的水量巨大,因为源头是雪山融水,即便是旱季,这条河流看起来也很大。

 

水里的鱼也很多,有濒危鱼类重口裂腹鱼(雅鱼),齐口裂腹鱼,有黄石爬鮡(四川省重点保护物种),还有国家二级保护物种大鲵。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叫不上名字的鱼类。

 

但自从水电站建设之后,鱼儿们就难觅踪迹了。雅鱼彻底绝迹了,大鲵也不见了,就连青蛙都少了很多。

 

曾经的丰富物种,只存在村民的记忆里

 

为什么河里突然就没有鱼了呢,谈起这个问题,一位60岁出头的大爷显得很激动。他说水电站建好的时候,他去看过热闹,有些鱼直接就被发电引来的水流给冲死了。水电站搞得河里经常没水,鱼可不就慢慢都没有了嘛。除非拆了电站,有些鱼应该还能回来,不然肯定不会有鱼。

 

黄水河鱼类的消失,似乎不会给生活在当地的村民带来什么影响,顶多他们吃鱼要费点周折了。

 

但对生态了?黄水河谷拥有如此原始的森林生态,理应该有丰富的物种,但这里的河道是寂静的,青蛙,鱼儿都不怎么看得见。当芦山县十几年前确立水电强县的发展战略的时候,一定没有想到,眼下,生态才是金山银山。

 

水电开发已经过度了,现在要把过去的欠账给还回来。仅仅设立一个生态流量牌子根本不够,建议:

 

1,芦山县做好黄水河水电站的清退计划,对河道水量影响大的水电站要逐步拆除。逐步恢复河道生态,为大熊猫等物种提供更好地生存环境。变水电经济为生态旅游经济。

 

2,严格执行生态流量制度的同时,做好生态和生物多样性监测,及时调整生态流量,把水电站对河流生态的影响降到最低。

 

黄水河只是四川水电开发的一个影子,四川有无数条河流都和黄水河的遭遇一样,甚至更糟糕。

 

我们会继续讲述其他河流的故事,我们讲这些故事,并不是想让大家知晓四川水电开发疯狂到什么程度,我们只是希望,从现在,从此刻开始,小水电开发给生态带来的影响开始被重视,并考虑解决起来。



北京传知行研究所版权所有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华清嘉园23号楼401。 本网热线:010-62618102

冀ICP备08103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