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动态 >  文章

中国垃圾围城之殇 探访北京“癌症村”

作者: 来源:多维新闻网 本网发布日期:2017/9/5 0:32:00

“垃圾围城”一直以来都是城市化发展的“世界性难题”。从上世纪80年代起,北京市遭遇“垃圾围城”。一边是不断增长的城市垃圾,一边是无法忍受的垃圾恶臭。垃圾处理问题开始成为中国城市的心头大患。 从“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的垃圾处理原则,被写入中国环境保护法,再到通过填埋,焚烧发电等方式进行治理,垃圾处理已成为中国环境保护重点工作之一。


北京市四大填埋场之一的安定镇垃圾填埋场,恶臭水土污染威胁着附近居民健康。(图源:多维记者/摄)

30多年过去了,北京垃圾围城改造状况和成效如何?对此,多维新闻记者对北京周边几处垃圾填埋和焚烧场进行了走访和调研。

“垃圾围城”之殇

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大兴区安定镇的安定垃圾卫生填埋场发现,作为北京市四大填埋场之一,垃圾填埋带来的恶臭和水土污染,正威胁着附近居民的健康和生活。

在安定垃圾填埋场数公里之外,就开始能闻到刺鼻的味道,且距离填埋场越近味道越大。沿途来来往往的垃圾运输车风驰而过,一路遗洒的污水,更是熏得人想吐。

记者沿途发现,这个垃圾填埋场周边不光有站上村,还有高店村,前、后野场村,前、后安定村等8个村庄。这么多村子,数万人口,几乎都在填埋场"气味"的覆盖范围之内。

近处看,虽然高达40米的垃圾山已铺上厚厚的土层并种植了树木,“雄伟”的垃圾山,让在旁作业的卡车显得相当渺小。但是,裸露的垃圾山外,散发出的臭味更是如洪水一般涌出。 来到村子之后,记者随便问了几个坐在路边聊天的大爷,一说起这个填埋场,老人们无不怨声载道,愤怒的说道:“自从这个填埋场在这里以后,尤其是每天傍晚,因为填埋场现在都是晚上排臭气,有时候还有爆炸声,你看垃圾山顶上那些粗大的排气管,有时候还冒火。天气炎热或阴天气压低的时候,臭味熏得头疼,没有一家敢开窗户。填埋场周围众多村庄的居民就是在这种环境下已经居住了近30多年”。

站上村离退休老村长介绍称,安定垃圾填埋场建于1996年,于当年12月份启用,2000年初规划时的占地面积为21.6公顷,日处理量为1,400吨之多,每年可填埋垃圾约40万吨左右。 2007年时,垃圾场经过招标又经历了“扩建”。填埋年限为16年(2007~2022年)。

对这烦人的臭气,填埋场依靠“洒香水”的办法和加大除臭剂剂量来治臭。殊不知,这种办法只是治标不治本的“面子工程”,始终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只是为了应付上级检查”一村民直言。

城市“后花园”成“癌症村”

更糟糕的是,当地村民怀疑,由于常年遭受恶臭侵袭及饮用污染水质,导致近几年癌症病高发。“就这两年,我们村有近二三十人已经死于肺癌,食道癌,脑癌等疾病,而且患胆结石,肾结石,肿瘤等疾病的人也不少,我们附近几个村子都快成癌症村了”,站上村村民一边板着指头细数着由于患癌症病逝的都有谁谁谁,一边告诉记者。

不过,至于癌症多发的直接原因究竟是否都由垃圾场污染所致,暂且没有直接的证据。记者也无法取证。不过,据村民介绍,关于水质污染程度的问题,村民曾多次向村委和区政府反应,要求对水质进行权威的技术检测。有关部门也有过检测,但村民均表示对检测过程的怀疑,而且,官方也没有公示检测结果。由于近几年村内癌症频发,村民们已不敢再用本地自来水烧水做饭,而是改从数公里远的邻村购买过滤水作为饮用水。

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北京大兴古桑国家森林公园,也就是御林古桑园,居然就在填埋场东边直线距离不到2公里的地方。水土污染导致附近桃树、桑葚树轻则长病害,不结果实,重则直接死亡,而且数量不在少数。尤其是占上、高店两村。但是这么长时间以来,附近有地的农户更是一分钱补贴与赔偿都没拿到。

遥不可及的补偿和污染费

说到补偿和污染费,村民更是愤愤不平,均表示,“说是环保部每年都会下拨一批款项,以每人每天0.7元或每吨垃圾46元的污染费给村民予以补偿,但是30多年了,老百姓一分钱都没见到。我们生活在废气和恶臭中,有不少人都得了疾病,反反复复进医院也治不好”。为了要回属于自己的污染费,村民只能选择堵门的方式来维权。

据当地村民介绍,其实,每年环保部都会下拨污染费和补偿款项,但是,由于村委会领导层这么多年屡次换届,而且都说这些钱用在了村镇基建和环保项目建设,以及医疗卫生院的建设上了。不过这似乎只是说辞,因为据当地村民介绍,这些年这笔钱的来龙去脉老百姓并不知情。因为并相应的费用明细公布。

对此,近几年,这里时不时会发生群体性事件,安定填埋场周围的村民多次拦截通往垃圾填埋场的车辆表达搬迁和赔偿诉求,政府部门几次承诺会妥善处理和安排,但结果却一次次搁置。最近的一次是发生在在2017年的4月份,数百村民围堵填埋场大门,堵截垃圾车,希望讨个说法。当地政府承诺会在最晚10月给他们一个满意的解决方案。

“我们祖祖辈辈守着这片土地,如今乡亲们最大的心愿是,要么填埋场搬走,要么希望政府能够给我们合理补偿让村民搬迁。”站上村村民这样告诉记者。 政府这种不作为的处理方法,反而给当地村民造成一种“闹”则有处理的可能,“不闹”就继续水深火热的现象。

“安定填埋场属于市政工程,安定镇政府在管理上基本没有话语权”一位村民说。所以,村民只有通过拦截垃圾车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而无法通过法律途径维权。不得不说,这也是中国法制社会建设的悲哀。

其实,垃圾“围村”情况并非个例。安定镇垃圾填埋场只是中国垃圾填埋现状的一个缩影。有分析认为,只有综合改善中国环境保护意识、政策公信力,管理体制、运行机制、资金投入、技术装备、设施配套等诸多因素,中国垃圾围城才能得到有效治理。

警示“垃圾围城”“狼来了”

记者梳理发现,其实,在北京,“垃圾围城”并不是第一次。早在1983年,北京城经历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第一次垃圾围城。北京一半垃圾都是拾荒者“消化”掉的。

据统计,拾荒大军的人数从1998年的8.2万人上升到2006年的12万人,到了2014年,更是达到了17万之众的巅峰。到了2015年,废品回收出现了全产业链的危机。新的垃圾围城问题在北京出现,垃圾巨兽卷土重来。

中国住建部近年的一项调查数据表明,中国三分之二以上的城市被垃圾包围,四分之一的城市已没有合适场所堆放垃圾,垃圾堆存累计侵占土地80万亩。中国4万个乡镇、近60万个行政村每年产生的生活垃圾超过2.8亿吨,数量已超过城市。这只是增量,中国城市生活垃圾堆存量已经超过80亿吨。

一些城市的垃圾多到已无法自行处理,只能向其他城市转移。大城市周边的很多地方,以前被誉为“后花园”,现在,却沦为了“垃圾场”。 焚烧是大城市处理垃圾最好的办法。但无论是填埋还是焚烧,都会产生二次污染。填埋之法简单粗放,与其说是处理,不如说是转移,可谓“服务当代、贻害子孙”。

中国城市将绝大部分的垃圾进行填埋,犹如在地下埋了一颗定时炸弹。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自2013年2月中共国家环保部在官方文件承认中国存在“癌症村”以来。据中国民间专家估计,若包括非官方数据资料,中国大陆的癌症村约459个。而且,十之八九的垃圾焚烧发电周围都有“癌症村”的出现,这就是各地频发“垃圾门”的原因。

从西方国家生活垃圾处理方式的情况看,填埋法作为垃圾的最终处置手段一直占有较大比例; 农业型的发展中国家大多数以堆肥为主。其它一些新技术,如热解法、填海、堆山造景、详细分选等技术,正不断取得进展。

尽管中国也有一些大中城市和经济发达地区先后建设了一批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有些城市还花巨资从国外引进了技术和设备,但总体而言,垃圾处理依然在低水平上徘徊。中国农村情况更糟糕,大多没有环保基础设施,不少地方还处于“垃圾靠风刮,污水靠蒸发”状态。 


北京传知行研究所版权所有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华清嘉园23号楼401。 本网热线:010-62618102

冀ICP备08103119号